《与职场强人的意外纠葛》
第37节

作者: 姜仔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我不知道我还能坚持多久,只是在用最后残余的一点生命,与他拖延。
  我女友被他们制住,看到我的样子,已经泣不成声。
  她哭喊,求饶,可是没有人理她,所有人都在冷眼旁观。
  我入道以来,大小风雨经历的不少,可我还是觉得,那天是我人生最绝望的时候。”

  说到这,罗飞顿了一下,喝了一口手的那杯鸡尾酒。
  夜流星插了句嘴,“后来呢,是黑虎帮的人救了你们?”
  ”没错,正当我坚持不住的时候,黑虎帮的老帮主来了,他与那个当时老板是势均力敌的。
  那个混蛋不敢冒着开战的风险,对我和我女友不利,只得最后任由老帮主把我俩带走了。
  我很感动他会力保我这个和他非亲非故的无名小子,我铭记老帮主的大恩,提出了想跟他混,他答应了。
  从那以后,我是他身边的一个忠诚小弟。
  他遇到暗杀,我第一个冲去和刺客拼命。
  有人得罪了他,第二天我算冒着被砍死的危险也把对方人头提到他面前。
  两次和对手火拼,我们被逼到了山,我连着两天饿着肚子,也要把抓来的山鸡给他吃。
  一切,都是为了当初的恩情。
  我罗飞,混足于黑道,自问不是什么好人,可还懂得什么是知恩图报,老帮主救了我和我女友,我的命是他的。
  我做这些,没想得到什么,只求自己心坦荡。
  后来我才知道,这一切,老帮主都看在眼里,记在心。
  后来在副帮主被人谋害之后,老帮主力排众议,推举我为副帮主。
  最后,为了堵住众人的嘴,老帮主当众命令我拿下投名状。
  而目标,是之前意图非礼我女友的这家酒吧老板。
  新仇旧恨加在一起,我当然是干劲十足,当我把刀架到那个混蛋脖子时,他苦苦哀求我。
  他还有七十多岁的父母无人赡养,求我饶他一命。
  可他刚说完话,脑袋离开了脖子。

  他的两个儿子我也没放过,统统做了我的刀下亡魂,这大概是我此生最罪恶的一件事了吧。
  但我不后悔。
  都说祸不及妻儿,可事到临头真的这么做吗?
  你当着儿子的面,杀了他父亲,留着那几个孽种将来长大了找你寻仇吗?

  出来混的,不仅要做好自己被杀的准备,还要做好被人灭门的准备。
  你可以杀别人,别人当然可以杀你,你杀别人全家,别人也可以屠你满门,出来混,迟早是要还的,不过早晚而已。
  当晚我浑身是血的把人头扔到了黑虎帮一干众人面前,自此,无人不服我,这间酒吧,也到了我的名下。“
  罗飞呼了口气,”如果当初我不是宁死不屈的硬骨头,老帮主也不会救我,如果我不是为老帮主鞍前马后,他也不会赏识我,如果我不够狠,也爬不到今天的地位。“
  此时,夜流星望着罗飞的侧脸,冷酷,刚毅,颇有几分老道的枭雄的风格。

  没想到,你外表坦诚直率,竟然还干过这么狠毒的事,连两个孩子都没放过。”夜流星不禁有些感慨。
  “无毒不丈夫,对自己人怎么都好,但是对于敌人,特别是仇人,务必斩尽杀绝,妇孺不留。”
  此时的罗飞,收起了平日里随和的面孔,而是一副心黑手狠的刽子手模样。
  随即他叹了口气,”像我这样的人,死后肯定是要下地狱了。“
  ”怕下地狱不会混黑道了,黑道哪一个行业,不是下地狱的勾当?伤春悲秋,揣度来世,可不是你们混黑的人的风格啊,你们不都是只争今世的荣华富贵,权势荣耀的么?“
  ”荣华富贵,权势荣耀?“罗飞苦笑了一声,”这些身外之物,古往今来,害死了多少人?我若是在乎这个,又怎么会是一个区区的副帮主呢?“
  罗飞接着说,“事实,我当初入道是为了不让我的女友,我们的生活再受他人践踏,通过我自己给她一份应得的安全感,可是”
  罗飞的眼迸出几道寒光,“自从她死后,打乱了我的一切,只是这条路没法回头罢了,否则,我早退了。”
  夜流星有些惊愕,“她死了?”
  “是的。”罗飞想到这,双目圆睁,眸子变得血红,面目狰狞,一字一字地从牙缝挤出来:“她是被金飞那个畜生*,跳楼自杀的。”
  酒吧里一片喧嚣热闹,可夜流星像静止了一般。
  脑海闪出几个琐碎的片段。

  破旧的地下室,凄厉的哭喊,黑袍人,还有自己无力的倒在地……
  夜流星瞳孔一阵剧烈的收缩,凝成两点寒星。
  双手也因为过度的情绪,止不住微微颤抖,双手的骨节声密如爆豆。
  外表平静的男人,此刻正在竭力压制着即将喷发的愤怒,犹如一座风和日丽却又岩浆暗涌的火山。
  许久,夜流星平静的说道:“那种衣冠禽兽,你不想杀了他么?”
  闻听此言,罗飞苦笑一声。

  “我当然想,可是杀他,又谈何容易呢?”
  “他武功不在我之下,而且出入身边都有保镖相伴,最重要的,他是金刀社社长,这龙门三大势力之间有着微妙的平衡,所以,我不能轻举妄动。”
  “可能是我杀了那两个孩子的报应吧,这报应落在了我女友的身,让我失去了我最爱的人,出来混迟早是要还的,这句话,真他妈准啊!”
  说到最后,罗飞已经哽咽起来。
  他端起一杯酒。
  还未下肚,两滴热泪,已落到酒杯当。

  夜流星在一旁只得默默地看着,作为朋友,此刻他知道,罗飞需要一个人在他身旁帮他分担这份痛苦,至少满足他的倾诉欲望,这些积压在心里的苦水,说出来,起码他会好过一些。
  同时,夜流星心牢牢记住了这个名字:金飞。
  早晚有一天,你会以最惨的死法离开这个世界!
  夜流星一把握住了罗飞的肩膀,“如果有一天,金飞落到我的手里,给你一个动手的机会,你杀不杀?”
  罗飞愣了几秒,坚定了目光,“杀!”
  “夜兄,如果你能帮我报此仇,我罗飞的命是你的!”罗飞目光灼灼的说道。
  夜流星满意的笑了,”谁要你的命,自己留着和我做兄弟吧。“

  台下面酒客依旧喧嚣,台,两个有着相同经历的男人,默默地在孤寂,一点一点消化着自己的痛苦。
  罗飞的痛苦说出来了,沉闷的心敞亮了许多。
  可夜流星的痛苦却只能埋在心里,自己品味。
  这好像一只永不过期的苦胆,每每拿出品味,都是满满的苦涩,苦到了心里。

  过了许久,罗飞的情绪逐渐稳定下来,”夜兄弟,你来这里,还有别的事吧?“
  ”嗯,不错,我有个问题,希望你能如实告诉我。“
  ”好,你说吧。“
  ”你们黑虎帮,是否与丨毒丨品沾边?“

  罗飞略一思索,“没有,这是不可能的,黑虎帮的历史也不短了,早形成了自己稳定的产业,赌场,洗浴心,ktv,还有罩的场子,等等,黄赌毒三样,只有这个毒,我们是绝不染指的,这个,当初的三家合约也明令禁止的。”
  夜流星微眯了眯双眸,“看来,这个位时间最短的金刀社最可疑啊。”
  罗飞有些惊诧,“怎么,你现在还调查这些事?”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