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职场强人的意外纠葛》
第36节

作者: 姜仔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喂,小舅子,是我,我到黑钻楼下了。”
  “什么?你问我来这干什么?你姐没告诉你吗,当然是帮你们昨晚那件事。”
  “你让我去?我现在不去,我被你的人堵在一楼了,那些不长眼的不让我去。”
  夜流星把手机递给他们,”喏,他要和你们说话。“
  那人接过手机。

  ”是,老板,好的,可是,他打伤了咱们的空手道教练啊。“
  ”什么?额,好吧。“
  夜流星扣着鼻屎,一副小人得志的样子看着他打完了电话。
  ”怎么样?还有什么好说的?“
  那人哑巴吃黄连,只得硬着头皮说:”先生,请随我们来,老板在等你。“
  来到了六楼,一间高级会客厅里,龙鸣西装革履,坐在办公桌后的椅子,冷冷的打量着他。
  夜流星见到他,也不客气,大咧咧的一屁股坐到旁边的沙发。

  像个好宝宝一样,在会客厅里左摸右看,那副举止,土鳖极了。
  ”小舅子,没想到啊,原来这么气派的运动馆是你的产业啊,如果哪天我失业了,到了你这儿,凭咱们这实在亲戚,你可得给我个经理干干啊。“
  龙鸣一看到他心烦,这个吊儿郎当的家伙,横看竖看都觉得不靠谱,他很怪自己的姐姐是怎么脑袋犯抽了,把他作为自己的丈夫,这次又把这么重大的任务交给他。
  冷笑一声,龙鸣开口了,“夜流星,刚才在楼下你没把他们放倒,还真是给我面子啊。”

  “唉,没办法啊,谁让咱天生是平易近人的人呢,总是宽宏大度的对待每一个冒犯我的人,是这么善良,有时候我自己都会被我自己感动呢。”
  夜流星是这种给个杆往爬的人,算面对冷言冷语,也能把它变成自我感觉良好的说辞,从而直接让本来心存挖苦的对方崩溃,这种脸皮厚的功夫在哪都适用,而且男女皆奏效,简直是万法不破。
  “放屁!”听完夜流星这番话,龙鸣有些怒了,“那你为什么打伤我连个屁都不放?”
  而夜流星这边不气不恼,一本正经,”扁你一顿,已经很对不起你了,如果我再朝你放个屁,那我还是人么?“
  ”唉呀,行了行了。”夜流星不耐烦的摆了摆手。

  “龙鸣,我说你跟个娘们似的唧唧歪歪个什么劲啊,我今天是来办正事的,不是来和你扯淡的,耽误了大事,不知有多少人因丨毒丨品受害啊,你吃罪得起吗?“
  夜流星又变成了一副义正辞严的模样,而龙鸣在他面前有些里外不是人了。
  龙鸣气的呼哧呼哧的直喘气,脸涨得通红,把这个风度翩翩的公子龙少气成这样的,恐怕也只有他夜流星一人了。
  可偏偏龙鸣拿他没一点办法,来的,人家油盐不进,蒸不透,煮不烂;来武的,自己技不如人,苦练十几年,自以为很不错的小实力,到他手里像渣渣一样。
  总的来说,还是那次交手严重挫伤了龙鸣的自尊心,这个骄傲的男人,容不得自己失败。

  可现实却狠狠地给了他一耳光,让他被打的爬不起来,一败涂地的,恰恰是他最看不的那种二愣子。
  龙鸣俯下身去,掏出一个档案袋,甩到了夜流星身边的沙发。
  ”这是你在龙艺的资料,你以一名体育教师的身份进去,好了,该说的都说完了,现在,马,滚出我的视线!“
  夜流星乐呵呵的,不以为意,好像对方骂的不是他一样。
  ”那我走了啊,小舅子,下次皮痒了,再来找姐夫,我可以免费帮忙啊。“
  ”滚!“
  离开了黑钻,沐浴在和煦的天气里,夜流星心情一片大好。
  他才不是那种把闷气留在心里和自己过不去的那种人,十足的乐天派,算下一秒是世界末日,他也能在前一秒享受生活。
  事实证明:这种没心没肺的人,活得最久。
  拦了辆计程车,他回到了月海别墅,把那份资料过了一遍。
  任时间是明天,那么今天还是空闲的,还有充足的时间去做一些事情。
  晚九点,龙城市区,一片灯火通明,晃如白昼。
  黑夜里,有人纵情笙歌,有人忙着自己暗地里见不得光的生意,白天里无法宣泄的人性阴暗面,借着黑夜统统可以得到尽情的释放。
  酒精,声色的刺激让生物荷尔蒙剧增,飙升的肾腺素使得各大娱乐场所的顾客异常兴奋。
  这时,一个身穿牛仔装的男子,走进一家酒吧,他那漠然的神情,和这喧嚣的环境格格不入。
  穿过散座区举杯喧嚣的的男男女女,他来到柜台后面,坐在了那仅剩的单人沙发,一点没客气。
  因为,那个位置是为他而留的。
  顺着旁边沙发的男人的目光看去,居高临下,酒吧里的所有散座,一览无余。
  牛仔装男人开口了。
  “阿飞,真搞不懂,在酒吧里你有好好的休息室不待着,为什么每天晚跑到这来,你不觉得吵么?”
  罗飞转过头,看着来人,微微一笑,“我啊,自打开这间酒吧,我每天晚坐在这,观察着这里的每个酒客,久而久之,这成了一种习惯,改不掉了。”
  “你在观察什么?”

  “这里的人来自社会各个职业,甚至也可以说各个阶层,因为这间酒吧,他们难得的汇聚到一起,而他们组成的,便是人间百态。”
  “作为一个黑道的副帮主,你见过的人间百态,太多了吧?”
  “是啊,确实太多了,想当初,我还在这酒吧里挨过一顿毒打,后来呢,我成了这里的老板。”
  “听起来,好像颇有一番故事。”
  罗飞接着说道:“可因为这是娱乐场所,免不了各种闹事的刺儿头出现,直到现在,没人敢在我的酒吧里挑事。”

  说到这,罗飞的双手一挥,颇有成感的道:“现在这里一片歌舞升平,多好啊,算酒客们有了口角,也只能压着脾气到外面去解决。”
  “这一切,都是随着我的地位而变化的。”
  “哦?”夜流星来了兴趣,“当初挨过毒打,到现在,你的经历应该也很不凡吧?,方便说说吗?”
  罗飞酝酿了一下,开口了:“大概是八九年前,我和我的女朋友再加几个朋友来这里喝酒。

  那个老板是个黑道人,横行霸道。
  他看了我的女朋友,而我,宁死也不让他得逞。
  当时,我涉世不深,也没什么势力,那几个随我来的朋友,看事不好全都溜了。
  我被他们拿了一百多个酒瓶子,把浑身下砸了个遍。
  当时的我像个血人,浑身的伤口沾满了玻璃碎屑,从头到脚没有一处完整的地方。

  我身边的玻璃渣都快把我埋起来了,浸着鲜血的玻璃碎屑在灯光的照耀下晶莹剔透。
  而在我看来,那个色彩却糟糕极了。
  周围的谩骂声,叫好声,还有棍棒的击打声响成一片。
  我几近昏迷,大脑里强烈的倦意像潮水般涌来,完全是保护她这个信念在潜意识里支撑着我。
  努力的告诉自己,千万不要睡着,如果睡着了,我完了,她也完了。

  我趴在地,死死的抓着那个淫棍的裤脚,任凭他拿着一个又一个酒瓶爆在我头。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