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秘书圈子》
第1177节

作者: 白小旦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黄浩瀚被抓这事,黄金海之前和时涛说过此事,但是时涛当时也是没什么法子,公丨安丨局那边,他并没有什么力量,杨虎肯定不听他的,因此爱莫能助,而宋开多呢,他当时没有找宋开多,而宋开多也是知道此事,他要是愿意帮忙,早就主动帮他忙了,现在他想了想,便是向他们二人一起求助一下,让他们帮忙。
  宋开多听了,便是看了黄金海一眼,要说这样的事情,他不是不想帮,帮了黄金海,黄金海肯定感谢他,但是一方面黄浩瀚的事情说出去太难听,二是黄浩瀚的事情是杨虎搞的,而杨虎是陈功调过来的人马,他发话,杨虎未必会听,而杨虎不听他的话,他的面上就是不大好看,所以如此一来,他就没法开口说话了。
  现在黄金海向他提出这个要求,他又能怎么说?
  “老黄,市公丨安丨局那边现在是怎么说?”时涛想了想问道。
  黄金海道:“浩瀚现在被逮捕了,我觉得在公丨安丨局我们没什么办法,但是现在已经到了检察院了,难道就没有什么办法了吗?宋市长你和检察院的王检察长打个招呼,先把浩瀚放出来不好吗?”
  检察院的王检察长与宋开多的关系不错,宋开多听了,心里倒是一动,黄金海到底是市里的纳税大户,如果他作为市长,一点人情都不讲,不帮黄金海一把,别人也会说他的,说起来,他这也不是徇私,而是为了市里的经济发展,公丨安丨局不通融,检察院应当能通融一下。
  如此一想,宋开多道:“那你先回去,我和检察院说一声,看一看能不能行。”
  第一千三百六十九章 为难之处

  检察院的检察长接了宋开多的电话,心里头很为难,因为这个事情非常敏感,被害人又在盯着这个事情,如果检察院把人给放出来了,被害人到检察院闹怎么办?
  听了检察长的话,宋开多道:“黄金海是我们市的纳税大户,公丨安丨局不顾大局,你们检察院不会也不顾大局吧?被害人那边你们要多做工作,人嘛可以先放出来,让黄金海严加管教,之前不是调解好了吗,现在你们再给调解一下,只要差不多,就把人放了,你看行不行,如果实在不行,那就算了。”
  检察长听罢宋开多的话,想了想,只好先答应下来,宋开多发了话,黄金海又是市里名人,黄远发则是市里的老干部,这样的情况,他不得不考虑,虽然公丨安丨局能挡住压力不枉不纵,可是他和杨虎不一样,杨虎是外来人,与市里的领导没有交情,他则是来到洛河三年多了,各方面的关系都在,他不是生活在真空当中啊。
  过了几天,检察院变更了黄浩瀚的强制措施,不过没有让黄浩瀚取保候审出来,而是对黄浩瀚采取了监视居住措施,也就是让黄浩瀚呆在家里,然后有公丨安丨人员进行看管,不让黄浩瀚离开家里。
  黄浩瀚一被放出来,杨虎就知道这个事情了,听说此事,他立刻感到吃惊,他没想到检察院居然把黄浩瀚给放了出来了,而且也没有和他打招呼。
  想了一想,杨虎感到这里面有些蹊跷,黄金海已经被放出来了,现在他儿子又被放了出来,大家知道了,一定会认为黄家的事情被摆平了,而只所以会被摆平,老百姓知道了,一定会意识到是什么原因。
  把这个情况立刻告诉了陈功,陈功听说检察院把人给放出来了,眉头立刻皱了起来,难道说在公丨安丨局没有办成的事,在检察院办成了?检察院难道认为这个案子有问题?
  陈功本来不想再去关注这个事情,一切按照法律来处理是了,可是又是出了这样的事情,黄金海被放出来,他可以理解,毕竟他的事情不大,取保出来了,倒是正常,可是黄浩瀚怎么也给放出来了呢?
  “你去和检察院交涉一下,看一看是什么原因。”陈功向杨虎吩咐了一句。
  杨虎答应下来,便是让公丨安丨局的人去检察院问一问情况,检察院的办案人员就告诉公丨安丨局的人说这是领导定的,他们执行的是领导的命令。
  听到这话,公丨安丨局的人马上回来跟杨虎汇报,杨虎想了想,看来只有他自己亲自去检察院问一问这个事情了。
  杨虎就来到了洛河市检察院,到了检察院之后,检察长知道他来了,心里猜测着可能是黄浩瀚的事,便让一名副检察长去见杨虎,他自己躲着不见。

  洛河市检察长是副厅级干部,比杨虎高一级,因而杨虎来到检察院,要是见不到检察长,倒也正常,但是这一次杨虎想见一见检察长,问明情况,再说杨虎可是陈功调过来的人,检察长不看僧面也要看佛面,见他一下吧。
  结果杨虎就是没见到检察长,常务副检察长出来见了他,看到这种情况,杨虎也没有多说什么,就是问了问黄浩瀚的事情,想知道黄浩瀚为什么放出来了。
  这名副检察长便是根据检察长的指示向杨虎作了解释,他对杨虎说,黄浩瀚一案,一是案件事实还有些不清之处,他与受害人到底有没有恋爱关系,现在还存在不清之处,二是黄浩瀚认罪态度好,积极想调解,而且还向检察院交了钱,同时之前给被害人的五百万,现在也没有要回来,三是黄浩瀚是未成年人,不满十八周岁,应当从轻处罚,综合各种因素,给黄浩瀚变更一下强制措施是合适的,符合法律的规定。而且还是采取了监视居住措施,确保黄浩瀚能随传随到。

  副检察长说了半天的理由,杨虎听了之后,一时愕然,心想查了半天,还是事实不清?如果真是这样,最后黄浩瀚是不是要无罪了?
  “黄检察长,黄浩瀚犯案之后,百般想逃脱法律的追究,看不出他有悔罪的表现,此后他父亲黄金海又指使他人引诱威胁受害人翻供,可见他没有什么悔罪的表示,黄浩瀚的犯罪行为是清楚的,没有什么不清的地方,至于说他未成年,他的确未成年,但未成年人犯罪也要承担法律责任,我们现在把他放了,社会效果会非常不好,老百姓会怎么说,一定会认为,我们办案人员徇私枉法了,不然怎么可能把犯罪分子给放出来呢?虽然变更强制措施并不代表是不追究他的责任了,但是老百姓不懂法律,一见人出来了,就会认为不追究他的责任了,你说我们这样做到底好不好?”

  副检察长听了,面有愧色,便是他还是说道:“杨局长,这个案件情况非常特殊,我们检察院也有为难之处,既然法律规定有从轻的一面,我们只好按照从轻的方面去处理,这已经很不容易了,你要理解,而且现在变更了强制措施,如果法院判他实刑,他还是要服刑的,这样也不是要放纵他的犯罪行为,受害人那边,我们会处理好,向他们讲清楚这个道理,而且这个案子我们很快就起诉出去了,不会让你们公丨安丨局有什么麻烦的。”

  听了副检察长这话,杨虎意识到检察院可能也面临压力了,而这个压力肯定不是来自于黄金海,黄金海只是一个商人,没有这么大的压力,能让检察院服软的,也只有市里少数几个领导。
  日期:2018-07-05 06:36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