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勉传--民调局异闻录前传》
第1294节

作者: 儿东水寿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离墨走了几个州郡也没有几家商铺买到天云母、方寸蛇胆和寒天花米三种稀有之物,凡是有购买了这些物品的管事也已经将所购之物尽数销毁。
  离墨怎么说也是楼主的弟子,知道这些稀有之物都天材地宝之类。不过就算在天材地宝当中。这些东西也是极为少见的。这段时间当中,他一直都在处理这件事情。也是泗水号的财力大的吓人,将本来就极为少见的几样天材地宝几乎绝了根。
  回到陆地上之后。离墨也借用泗水号的势力替自己去打听楼主和元昌和尚的下落。他倒不是还有什么昔日的手足之情,只是不想再见到这两个人,能避开还是避开不见面的好。
  不过有些事情不是想避免就能避免了的。当离墨走到益州地面。正在当地泗水号的商铺当中检查他们账目。偶尔听到有人在商铺打听有没有天云母、方寸蛇胆和寒天花米三种稀有之物,听到这里离墨隔着窗户偷偷看了此人一眼,并不是那天海上骗走自己黑尾焦木的‘张病已’。
  这个人虽然是一般百姓的打扮。不过离墨还是一眼看出来他是修士出身。当下,离墨命商铺的小伙计去传话,就说店里并没有这三种制作漆器的原料。不过几天之后。从其他货站会运来一批货物,其中就要他要寻找的方寸蛇胆。只是只有一副蛇胆,远远不够炼制漆器的。

  果然。此人听到之后,表情从惊喜又变回了失望。虽然只有一副蛇胆,他还是决定要买下来。同时又让伙计去查别的商铺、货站当中是不是备有这三样炼制漆器的传说之物。
  离墨让伙计给了一百金一副方寸蛇胆的天价,此人没有丝毫犹豫,给了二十两黄金的定金。打听了还要再等三天才能拿到方寸蛇胆之后,这才离开了商铺,约定三天之后回来交付八十两黄金取走蛇胆。
  这个时候,从此人说话的口气和习惯当中,离墨肯定他就是当天在海上骗走自己黑尾焦木的‘张病已’。当下。他小心跟随在此人的身后,亲眼看着他进了当地的一座寺庙。
  和这次一样,此人也是用了张病已的名字。不是了寺庙十五贯铜钱。只不过是换算了金价之后,给了一颗金锞子。白天离墨担心他认出来自己,便回到商铺等到夜深人静的时候,再次是用术法到了这座寺庙当中。
  离墨掩藏住了自己的气息,就在他到处寻找那个人待在哪一座禅房的时候。经过一座禅房门口听到了一个熟悉的声音:“陆刚兄,你真的确定在商铺里定下的就是方寸蛇胆吗?”
  说话的声音正是和他曾经同门学艺元昌的声音。随后里面‘张病已’的声音响了起来:“泗水号这样的老字号说出来的,应该假不了。只可惜蛇胆只有一副,还是差的太远。元昌大师。你是有名的高僧。还是不能帮帮我这个忙吗?”
  这时,元昌的声音再次响了起来:“现在盯着我的人实在太多,如果你用了佛门的势力去买这三样珍宝,马上便会有人猜到你在我的身边。陆刚兄,我已经私下找人帮忙了,只是最紧也是邪了。平时还能找到一样半样的,现在三种天材地宝一种也找不到了。”

  说到这里的时候,元昌突然顿了一下。随后他压低了声音继续说道:“不能找到别的什么天才地宝代替吗?就算威力小了一两成,只要足够轮回了广仁、火山师徒的就够了。吴勉、归不归他们我再另找办法对付。”
  听到这里。外面的离墨心里便紧缩了一下。虽然这些年来他一直守着刘喜、孙小川二人生活在海岛上,不过也知道没有广仁、火山这两位大方师,里面的元昌和尚已经早死几个来回了。想不到他竟然会密谋除掉两个救了他几次的恩人。
  “不行,对他们必须一击即中,你我都没有第二次机会,你是知道这个的。”陆刚马上拒绝了元昌的提议。顿了一下之后,他继续说道:“还有,你答应我的。我帮你除去广仁、吴勉他们。你也要保着我的平安。得了楼主的术法之后,你一定要保着我。只要徐福不回来,他手下的弟子便都不是你的对手。到时候,按着你的计划,只要你吞噬了第二个楼主的术法,再等到皇子的身份定下来。便可以……谁!”

  说到一半的时候。说话的陆刚突然大吼了一声,随后禅房当中冲出来两个人影。离墨都不明白自己哪里漏出了破绽,好在他当时做好了随时把发现的准备。早已经催动五行遁法。见到禅房里面两个人冲出来,离墨的身体已经消失了一半。
  就在这个时候,元昌和陆刚同时对着离墨施展了术法。离墨再身子消失的一瞬间。一口鲜血喷出来,随后才消失的无影无踪…….
  后面的事情就不用说了,吴勉、归不归在官道上遇到了离墨,随后两次被元昌、陆刚追杀。只是归不归还是不太明白安元寺又是怎么一回事?为什么离墨指派泗水号的人去调查这家寺庙?
  “之前我的人就是在安元寺跟丢的元昌…….”离墨缓了口气之后,继续说道:“元昌现在是皇帝司马炽的替僧。还有一个天下第一僧的封号。他走到哪里都是监理寺务,主持都要在他之下,要做点什么谁也拦不住他。路过其他的寺庙最多只住三晚,不过却在安元寺连住了十九天。我一直怀疑元昌将什么东西藏在了安元寺当中。应该就是等着陆刚去取的。现在看起来,我猜对了……”
  “猜对了又能怎么样?”归不归嘿嘿一笑。坐在了离墨的床榻上,对着他继续说道:“陆刚到底想要做什么,元昌又想要做什么?他们俩混在一起是各自利用,还是另有图谋?小娃娃你真的说的清楚吗?”
  看着已经被他问住,不知道应该怎么回答的离墨。归不归再次笑了一声,随后继续说道:“老人家我知道你什么都不说,是为了不让泗水号和徐福有买卖的事情外泄。周围都是人精,你说出去三分,人家可能就知道九分。当初在那个谁门下为徒的时候,你的性命都可以交出来。现在跟着刘喜、孙小川哥俩混饭吃,你也算是对的起他们哥俩了。
  不是老人家我捧你,当初老人家我也是收过几个弟子的。连你一个脚趾头都赶不上。知道了我老人家得罪了徐福,那几个赔钱货马上就和老人家我划清界线。不承认是我老人家的弟子。还写了焚天表当着徐福那个老家伙的面烧了,就好像他们那一身的术法都是胎里带出来似的。”
  看着眼前的离墨。又想起来自己那几个不成器的赔钱货。当下归不归连连叹气,随后继续对着发愣的离墨说道:“你跟着我们这么多天。就是为了转移陆刚、元昌的注意力是?想必现在给你两位东家的密信早已经送出去了吧?”
  “所以我才不能透露和泗水号的关系”离墨的语气终于轻松了一点,顿了一下之后。他继续说道:“而且那位公孙屠方士也知道元昌、陆刚勾结在了一起,这个时候想必徐福大方师已经在安排对付陆刚的事情了。捎带着元昌的事情或许也可以解决了。”
  “你办了件傻事……”看着离墨的眼睛看是放光,归不归当下给他泼上了冷水:“如果你不提元昌的话。或许徐福那个老家伙还真会派个出众的弟子带走陆刚的。不过现在从你这里知道了他们俩勾结到一起的话,那个老家伙除了看热闹,什么都不会做的。”
  日期:2017-07-30 09:02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