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一起出差的女领导羞辱了!》
第895节

作者: 喷子大师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你个狗日的,老子恨不得一脚端死你!”万浩鹏满头是火,武训啊,武训,不是他吃什么豆腐,不招钱青秀,叶佳佳肯定不会不接牛卫国电话,他不绝望的话,极有可能不会跳楼。事情不会变得这么棘手,他也不会毁入被动落个要辞职的下场。
  万浩鹏越想越火,他压不住了,冲着武训大吼着,吼得武训一头雾水地瞪住了万浩鹏,万浩鹏可从来没这么吼过他,交往这么久以来,现在当副县长了,脾气长涨成这样吗?
  武训很有些不舒服地想着,目光自然也变得不友好起来。
  万浩鹏见武训目光如此地不友好,意识到自己急躁了,站起来在病房来来回回地走动了,他说服自己一定要压住火,事情发生了,他总得面对,找武训发火没意义,也伤了他和武训多年来的兄弟之情,再说了,在他最低谷的时候,是武训陪他度过的,这段兄弟之情,他算将来坐了宇江一把手之位,他也不能如此冲着武训大喊大叫。
  “武训,对不起。”万浩鹏转到武训床边,主动向武训道歉。经历得越多,万浩鹏越珍惜兄弟之情,特别是武训这种从低谷一直不离不弃的兄弟。
  “发生什么事了?”武训见万浩鹏道歉,不满自然也淡了下来,而且万浩鹏一个劲转着圈,肯定发生了大事,否则万浩鹏不会这样失态的,自然原谅了万浩鹏。

  “牛卫国跳楼身亡,我现在不知道如何对学姐讲这件事,是在你被青秀踢伤,他打学姐电话不接的时候,他一定是绝望才跳楼的。陆贤超是我和郝五梅校长联手,让柳锦给他希望,他最终选择了自首,牛卫国再怎么坏蛋,可他对叶佳佳的爱是真实的,是绝对的。
  武训,刚才我骂重了,我这是急的,牛卫国跳楼时开着直播,而且说是我逼死他的,所以这次我算功劳再大,我也抵消不了牛卫国这一跳造成的负面影响,大家同朝为官,我一个小小的年轻的副县长凭什么能逼死县长,他喊话我背后有大靠山,事实也确实是这样的,如果我没有大靠山,我能调动那么多的力量吗?特别是志化县的力量如此倾巢而动地帮我,武训,我和你是生死相共的兄弟,这些话除了对你,我任何人都不能说,你不会冲我身边的靠山而来,但是大多人都是冲着我身后的靠山而来。

  越是这样,我犯了错误处罚会越重,不重不足以平熄官愤,莫书记刚接任不久,宇江的官场人心本来稳定,如果这个时候放任我继续呆在五龙县,继续做着常务副县长,你觉得对整个宇江的官场会是一个什么样的结果呢?哪怕大家都知道左清泉和牛卫国都是自身有问题,可是放眼而望,几个又没问题呢?
  武训,所以一听是你的风流导致了现在的结果,老子说不气是假话,我已主动向市委提出来辞去副县长的职位,市里同意了,所以接下来我会在家休息一段日子,我刚才不该冲你发火,现在我最最为难的是如何告诉学姐牛卫国的事情?
  武训,不生气啊,狗日的,老子也不生气,你想个办法,我怎么让学姐知道这件事?”万浩鹏说着,举手做了一个要捅武训的样子。
  武训一边躲一边说:“别打别打了,我错了,错了,兄弟,对不起,对不住了。”
  武训被万浩鹏这一番话感动了,也是的,他被钱青秀踢成这样,人家还主动赔礼道歉,如果没有万浩鹏这个兄弟,孙清城会怕他一个小小的杂志主编?而且孙清城明明和他关系不错,却不给他打电话,给万浩鹏打电话陪礼道歉,用意不言而喻了。
  万浩鹏收起了玩笑,一屁股坐在了武训身边,武训也收起了不正经,认真地想着,这件事确实很棘手。
  “我们能不能不要给学姐说这件事呢?瞒一天是一天。”武训看着万浩鹏问。

  “不能,牛卫国对学姐的感情是真的,再怎么说也得让她去送一送牛卫国,你个狗日的,现在这个样子怎么陪她?而我这个时候显然不适合再出现在五龙县,五龙县的官员看我都会心生畏惧的。算我真心真意想去送牛卫国一程,也没人信我,会认为我作秀,显摆甚至是黄鼠狼给鸡拜年,你想想是不是这个道理?”万浩鹏摇头说着,这也是莫向南不让再回五龙县的原由,再说了吴涛去了五龙县后,他有能力收拾这个乱局,这一点,万浩鹏不担心,吴涛的能力,万浩鹏见证过。

  “那也是的,你要不好开口,我来说,你去找那个野丫头,让她陪着学姐回五龙县去,让她一定好好看住学姐,另外你五龙县还有亲信,让你亲信看着她,这样应该安全了。”武训给万浩鹏建议着。
  “好吧,我出去找青秀,你先把微博看一下,想想如何措辞,认真点啊,狗日的。”万浩鹏骂了一句,朝外走。
  走道另一头,钱青秀和叶佳佳在说小话,一见万浩鹏过来了,钱青秀一脸热情地迎了去,叶佳佳便明白这姑娘内心装着万浩鹏。
  “万哥,你没把武主编怎么样吧?”钱青秀问。
  “他认错了,对了,青秀,我和你商量点事。”万浩鹏说着,眼睛看向了叶佳佳,叶佳佳便明白,她呆这里不适合,虽然心里一阵不是滋味,她盼万浩鹏回来,结果是他总和这小丫头呆在一起,对她却是这般客气,显然很有一种生份之感,这是她没想到的,她多希望再看到万浩鹏如最开始见她那种目光,那目光里有一种惜日暗恋的欣赏,真的是时光回不去了吗?
  叶佳佳很有些不是滋味地朝病房走去,进了病房后,武训说:“学姐,你把门关,我有事和你商量。”
  叶佳佳见武训一脸严肃,把门给关了,不知道发生了什么,走到武训身边坐下说:“是不是出事了?”
  “嗯。”武训点头。
  叶佳佳却很是平静,问:“牛卫国被抓了是吧?”
  武训看着叶佳佳如此平静,心里却在捉摸,她这是对牛卫国有感情还是有恨意呢?

  “不是,这严重。”武训摇着头说,目光却一直在看叶佳佳。
  “说吧,事情都这样了,牛卫国被抓被判,我都不会意外的。”叶佳佳接了一句。
  武训一听叶佳佳如此说,而且表情之认为是牛卫国被抓,显然她意识不到牛卫国会跳楼,她越这样,武训反而不知道如何说了。
  病房外,万浩鹏已经给钱青秀交待了去五龙县的详细理由,而病房的门一直关着,万浩鹏担心,武训这个狗日会不会说话?能不能让叶佳佳接受这个已经存在的事实呢?
  武训垂下了头,他在搜尽自己的词汇,想尽量用最最和缓的说词告诉叶佳佳,牛卫国走了,升天了。
  “你倒是说啊,小万肯定什么都告诉你了,他自己不肯面对我,让你找我说的是不是?”叶佳佳问。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