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高权力》
第2113节

作者: 失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邹子介诚惶诚恐地紧走了两步,跟在樊文良的身边,他激动地说道:“樊书记,真没想到在这儿看见了您,您还是刚来亢州时的那个样子,一点都没变化,我还想再跟您握握手。”
  樊文良握着邹子介的手,眼睛却看着江帆。
  江帆跟了上来,给樊文良介绍邹子介,说道:“这就是我跟您提到的那个自费育种人邹子介。他的事迹曾被收录到《中国育种人》和《共和国的骄傲》这本丛书里,在玉米育种界,是一位多产专家,籽种远销东南亚各个国家。”
  樊文良握着他的手,说道:“早就听过你的大名,可是那个时候无缘相见,辛苦了。”

  邹子介双手握着樊文良的手,说道:“都是领导们帮助的结果。”
  樊文良说:“你搞育种的,不好好育种,搞这个园子干嘛?”
  邹子介说:“这个是我目前最大一块试验田,也是我们这些同行往返的必经之路,这里就是一个歇脚的地方,他们来了,我们还可以到地里观察籽种的表现,探讨繁育技术,既然是个基地,就该有点样子,这个竹廊如果别人做的话,连工带料少说也要两万块钱,但是我做就花不了那么多了。”
  “你做花了多少?”樊文良问道。
  邹子介伸出一巴掌。

  “五千?”
  邹子介说:“都不到五千,因为竹竿是我这两三年从海南往回运种子的过程中,一点点捎回来的,另外这个竹廊都是我自己设计,我指挥着我们这里的民工干的,您说能不便宜吗?尽管这里是部队的农场,我也想让这里有别于咱们老百姓的农田,所以就略微美化了美化,江书记和彭市长怕我到头花了冤枉钱,不主张我在这里投资。”
  “那你干嘛还盖了这么多房子?”
  邹子介说:“这房子也是一举两得,下面都是空的,被我挖成了地下室,主要是储存种子用,因为储存种子有严格的温度和湿度的要求。上面的房子我刚才说了,就当客房,不错的朋友来了省得住宾馆,尤其是我们这些人,整天在地里劳动,睡不惯宾馆的软床,睡硬板床他们高兴。”

  樊文良听了邹子介的话点点头,对邹子介很感兴趣,问了他好多育种界的情况。
  江帆和彭长宜陪着樊文良和王家栋参观。他们沿着竹廊,来到了最后一排房。
  彭长宜首先把东边留给王家栋的两间房的房门打开,樊文良和王家栋进去后,樊文良说道:“老王,你这行宫不错啊!”
  王家栋笑了,说道:“您就取笑我呗——”
  樊文良说:“在这里住一宿不给200块钱是不行的。”
  樊文良走到床前,掀起床单,翻开着床上铺的被褥等,说道:“呦呵,新被褥?而且还铺了好几层,看来这个铺床的人了解你,不错,不错。在这个庐落中睡觉,想不做美梦都不行。”
  “哈哈。”大家又被樊文良的幽默逗笑了。
  他们又参观了西边两间房,樊文良一进去就发现了那个班台有些面熟,他四处打量了一下,忽然说道:“这个桌子怎么这么眼熟,还有这些柜子……”
  江帆说:“您的眼太毒了,您居然还认得这个桌子?”
  樊文良用询问的目光看着江帆。
  江帆说:“让长宜告诉您。”
  彭长宜说:“呵呵,除去东边屋子里的那张床之外,这四间房里所有的家具都是原来您办公室的,钟鸣义用过,韩冰来了后,没在您的办公室办公,我从三源回来后,开始是在韩冰的办公室,过了一段时间后,就搬到您的办公室办公了,这些家具自然也还都保存着,这次亢州机关所有的家具都换了,我正好回去,就跟他们把这些家具要来了,他们那里用不着,这里也正好缺这些,就跟他们要下了这些宝贝,外带着这还要了他们好多别的家具。您的这一套家具都是实木的,结实,现在找不到质量这么好的办公家具了,这么多年都不变形。”

  樊文良抚摸着他用过的这些办公家具,一件一件地看着,说道:“老王啊,我想起主席的一句话,忆往昔峥嵘岁月稠啊!”
  王家栋笑了,说道:“确实如此。”
  樊文良说:“我记得这套家具当年还是你带着人亲自给我挑选的?”
  王家栋抚摸桌面说道:“是的,老范当时给您选中的是一套普通的办公家具,是压缩板的,家具都拉到市委大院了,刚要卸车,被我看见了,我寒碜他说,你给书记弄这些货不真价不实的东西,你安的什么心?老范当时很委屈,说,咱们用的不都是这些吗?我成心气他,说道,咱们是咱们,书记能跟咱们一样吗?书记的办公室,就是过去的中军帐,那必须能坐住阵才行,你这破家具用不了两天,坐垮了、压塌了怎么办?小心到时书记法办你!结果吓得他都没让卸车就拉回去了。后来,他让我给您去选家具,我就给您选了这套水曲柳的实木家具。结果当时有成心出老范丑的意思,但时至今天,这套家具的确没有选错。”

  王家栋说这些话的时候很是感慨,也许,他想起了那个已经作古的老对手了吧。
  樊文良听了他的话,兴致勃勃地说道:“这样,我今天晚上也不走了,陪你在这里住一晚上怎么样?”
  “太好了!”王家栋说道。
  “太好了!”江帆和彭长宜也说道。
  这时,晚饭已经准备好了,老顾过来问彭长宜是否开饭?
  樊文良听见了,说道:“开,早就饥肠辘辘了,今天,我要跟你们王部长喝两口。”
  江帆说:“您行吗?梅大夫……”
  江帆的话还没说完,樊文良就打断他说道:“不管她,将在外,君命有所不受!”
  大家笑过之后,王家栋小声跟江帆说道:“这个时候不多……”
  哪知,樊文良听见了,说道:“谁说的,这个时候经常有。”
  看得出,樊文良到了这里也很放松,能主动提出喝两口,在江帆和彭长宜的印象中几乎没有。
  江帆、彭长宜陪着樊文良和王家栋坐下,樊文良招呼邹子介过来坐。
  邹子介说:“领导们先请,我和老顾今天是服务员。”
  樊文良说:“那还行,用你这么大的专家当服务员,折煞我们了。”
  老顾从邹子介手里拿过羊肉串,说道:“去吧,去吧,这里交给我和小刘了。”
  樊文良对他们精心准备的这桌地道的农家饭菜很感兴趣,吃的也很开心,但是他由于血糖的关系,被夫人严格规定了饮食标准,毕竟不敢放开了吃、放开了喝,什么都是点到为止。
  席间,江帆跟樊文良说起行政审批服务中心剪彩的事,话还没说完,就别樊文良打断了,说:“江书记啊,咱们吃饭不谈工作,这么美好的时刻,别让工作冲淡了我们的兴致。对了,小丁呢?怎么不把她叫来见见她的老部长?”

  江帆似乎早就知道樊文良会问起丁一,就从容地答道:“今天晚上她实在是有事脱不开身,不然我就把她叫来了。”
  樊文良说:“理解,她的工作比咱们还没有规律。”
  江帆说:“是啊,比我还忙。”
  樊文良担心王家栋总是坐着身体受不了,喝完最后一杯酒后,说道:“对了,如果我不走了有地方住吗?”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