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高权力》
第2112节

作者: 失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等他们走近时才看清,这个所谓的牌楼,就是由两根木桩支撑起来的,上面一块木板,木板上烫刻着两个大字:庐落。
  彭长宜笑了,说道:“是为了您这个名称立的。”
  江帆说:“一会让他拆了吧,这样不好,一是立这个本身不好,二是为我这两个字就更不好了。”
  “行,估计是今天刚立上的,土还是新鲜的呢。”
  江帆说:“他毕竟是租的这个地方,弄得跟花儿似的没用,说不定哪天不让你租了,另外,咱们老来,如果他对外还行,不对外好像这里是咱们的会所一样,所以,那些花里胡哨的东西千万不能让他搞了。”
  彭长宜说:“您说得有道理,一会我就让他拆了,省得被樊部长看见。”
  彭长宜说着,就把车开到了一个偏僻的地方停下。
  邹子介和老顾正在支桌子。
  邹子介过来说道:“伙房正在准备,都是庄稼饭,只炖了两只小柴鸡,其余差不多都是素食。”
  江帆点点头,沿着竹廊走去,老顾正在那里摆放碗筷。
  彭长宜把邹子介叫到了一边,跟他说了江帆的意思,并让他安排人,在樊文良头来之前拆掉那个木头牌楼。
  邹子介一听,说道:“我原想把这个地方弄得漂亮一点,来了客人好给领导们长脸,既然书记说了,今天一天没干别的,光立这个牌楼了,不过拆好拆,我马上安排人去拆。”
  但是,还没容邹子介安排人去拆,樊文良的电话就到了。
  他是打给江帆的。
  江帆赶快走过来,跟他们大声说:“别拆了,樊部长马上到了。”他说着,就向大门口走去。
  彭长宜吩咐老邹和老顾抓紧准备,也跟在江帆的后头朝大门口走去。
  他们刚在大门口站稳,就见一辆黑色的奥迪驶了过来,停在他们的面前。江帆赶紧走过去,拉开了车门,樊文良从车里下来。
  江帆和彭长宜先后跟老领导握手。
  江帆便头前带路,要带樊文良步行进去。彭长宜则示意樊文良的司机开进大门,并告诉他进门后一直向左开。
  哪知,不但樊文良没跟江帆移步进去,就连他的司机也没动。
  正在江帆和彭长宜纳闷的时候,樊文良走回车旁,拉开车门,跟他们俩人说:“今天,我给你们俩露一手,大变活人!”
  樊文良的话音刚落,车门洞开,王家栋拄着拐下来了。

  彭长宜一见,惊喜地一拍巴掌说道:“天哪!怎么提前一点都没透露消息啊?”
  樊文良微笑着说:“透露了消息你还有这么惊喜吗?”
  “哈哈。”彭长宜搓着手,没有立刻向前,而是等江帆跟王家栋握完手后,才说道:“我对您有意见了,三番五次邀请都不来,樊部长一去你怎么就来了?”
  江帆打量着王家栋说道:“气色不错,精神矍铄,满面红光。”
  王家栋笑了,说道:“江书记你就取笑我吧?”
  樊文良说:“我是周一去北京参加了一个葬礼,在那里见到了小江,小江就跟我说了,说在阆诸,有这么一个世外桃源,长宜租了一座房子,给老领导预备的,想把老领导接来住一段时间,但是人家一直没吐口要住,我一听这是好事了,如果我将来退休后,能有人这么想着我,别说给我租房子住了,就是截长补短给我打个电话,我就满足了。”

  江帆笑了,说道:“看您说的,谁不想着您,我和长宜也会想着您的,这里的房子我都租下了,王部长一座,您一座,我和长宜一座,不光房子,连土地我也租下,供您老享用。”
  樊文良没笑,而是慢条斯理地说道:“好啊,有你这句话我听着舒服就行了。”
  江帆认真地说道:“怎么是光有这句话?这是现实,就摆在眼前的现实,听着您好像不大相信似的。”
  樊文良说:“我说的也是事实,我只能落一个听着舒服就是了。”
  “哈哈。”大家有都笑了。
  樊文良说得有道理,他是不可能真的让江帆把这里的土地都租下来供他享用了。
  王家栋拄着拐,站在水泥路上,向四周瞭望着,说道:“别说,真不错,我决定住下了,只要你们不怕麻烦就行。”
  樊文良指着王家栋跟他们俩人说:“看见了吧,虚伪,这么大岁数还这么虚伪,小江和长宜早就给你预备好了,他们怎么会嫌你麻烦?”

  江帆笑着说:“这一点我不敢抢功,这主要是长宜的想法。”
  樊文良说:“有人想着就不错了,有几个能混到您老这个水平的?”
  王家栋听樊文良这样说,赶紧给他作揖,说:“樊部长啊,您就别折煞我了,您要是跟我说‘您老’,您瞧见我这条腿了吧,也得弯回去了——”
  江帆和彭长宜被两位老挚友间的幽默逗得又是一阵大笑。
  彭长宜再次引导樊文良的司机将车向前开去,他们一行便走进了大院。
  樊文良倒背着手,跟江帆走在前面,彭长宜和王家栋走在后面。樊文良远远地就看见前面搭了一架木牌楼,就很感兴趣,走到跟前,就见上面一块原木板上烫刻着两个颜体大字:庐落。

  樊文良站住,抬头看着这两个字,说道:“长宜啊,这两个字不像你的风格,倒像江书记的风格啊?”
  彭长宜赶紧说道:“您太睿智了,这是出自江书记的口中,那天我们坐着闲说话,江书记就给我租的那座房子起了两个名字,一个是庐落,一个是庐宇,不曾想,隔墙有耳,被这个园子的主人听到了,他就抢走了庐落,过了一天我再来一看,为了霸占这两个字,居然还矗起一架牌楼,您再看看上面这两个字,那可是标准的颜体啊……”
  江帆赶忙说:“这两个字一看就是电脑打印的,不是真人写的。”
  樊文良抬头看着,说道:“的确是电脑打印的,不过这里用颜体,也很符合这里的风格和整体环境,怎么没落款。”
  江帆一听,赶紧屈身说道:“樊部长,您往里来看看,里面更好。”
  樊文良笑了,不再追究这两个字了,倒是王家栋又认真地看了看,说道:“以我这外行人的目光看,这两个字放在这里的确很和谐。”
  江帆听见后赶紧回头说:“这个牌楼碍事,他这里经常过大车,马上就要拆了,老邹,老邹,你说拆怎么还不拆!”

  邹子介正大步迎了过来,本来他都已经伸出手,跟樊文良都握上了,听江帆这么说,吓得赶紧缩回手,说道:“马上拆,马上拆。”他说着,就朝远处正在干活的助手喊道:“刘聪,安排人去把牌楼拆了!”
  刘聪愣住了,反问了一句:“刚搭上就拆啊?”
  “拆!快点,马上!”
  邹子介坚决地说道。
  樊文良笑着,依然操着不紧不慢的口吻说:“好好的,为什么要拆?”
  江帆抢先答道:“我刚才说了,他这里立一个这个不合适,总是过大车不说,这里毕竟是部队农场,您老先生弄了庄园,也不伦不类。”

  樊文良看着江帆,笑了,他继续往里走,边走边看。
  江帆跟身后的邹子介说道:“老邹,赶紧给樊部长介绍介绍你这里的情况。”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