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高权力》
第2111节

作者: 失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江帆又说:“如果咱们现在跟省里汇报,说马上行政审批服务中心要投入运营,不搞剪彩仪式,闷声不响地搬进去,我跟你们说,省里保准不同意,肯定会希望咱们也搞一搞,别忘了,咱们是省里这项政策最早的践行者,所以,也借这个机会,邀请一些省里有关领导来阆诸看看,跟他们汇报一下咱们的工作思路、工作目标和运营城市的理念,这样也为下一步工作打下基础。仪式可以隆重,但不要花哨,广邀媒体。我们自己的媒体今后一段时间的任务就是搞好转变职能作风的宣传,搞好这个服务中心功能的宣传,咱们自家的媒体早就该提前宣传,但我发现最近无论是报纸还是电视台,并没有这方面的内容。”

  鲍志刚说:“要不现在把老蔡叫来?”
  江帆说:“等开会的时候一块再说吧。小邸,你把我们的水杯端到接待室去,咱们碰碰一下人事问题,我那天晚上睡不着觉,在纸上划拉了划拉……”
  彭长宜一听接下来要说人事工作,他便站起来要走。
  江帆说:“长宜,你也听听,这对你熟悉人事情况有好处。小邸,别让其他的人打扰我们。”
  邸凤春说着,就给领导们推开接待室的门,打开了空调,把他们的水杯端进里面后就出来了,这个时候如果书记不往里叫他,他是不便进去的,他知道,经过领导们的秘密研究,阆诸的人事布局不久就会发生变化……
  周末,彭长宜本来想回家,女儿的夏令营结束了,他想回去看看女儿,前两天他给女儿打电话,女儿说她晒黑了,妈妈说比爸爸还黑。彭长宜笑了,说道:“你是爸爸的女儿,只能黑,不能白。”

  彭长宜回去还想将部长带来,他昨天给他打电话了,郑重告诉他,他在阆诸给他建了一个行宫,就等着他检阅入住呢?
  尽管王家栋的嘴上说去不了,但是心里却甜滋滋的,他说等他把家安排安排就去。
  就在彭长宜快下班的时候,他突然接到江帆打来的电话,江帆告诉他,别回家了,一会樊部长来。
  彭长宜很高兴,他也好长时间不见这位德高望重的老领导了,就痛快地答应了,随后问道:“咱们晚上去哪儿?”

  江帆说:“他提议去邹子介的园子我看看,晚上就在那里,那里清静。”
  “好,我马上让老顾去准备。”
  “嗯,一会下班你坐我的车走,我不带司机。”
  彭长宜马上打电话把老顾叫了过来,吩咐他去筹备晚饭,多弄些清淡的,所有的饭菜不许放糖,因为樊部长血糖高。

  老顾说:“冰箱里还有好多羊肉串呢,要不您晚上露一手。”
  彭长宜说:“没问题。对了,房间里的被褥晒过吗?”
  老顾说:“我上午抱出来晒的,下午上班后我回去收进屋的,晒得蓬松松的,是不是樊部长晚上住这儿?”
  彭长宜笑了,神秘地说道“不是没有可能。”
  老顾走后,彭长宜坐了下来,开始思忖着怎么接待樊文良。
  自从他来阆诸后,樊部长还从来都没来过呢,尽管他知道省领导不会总往一个地方跑的,但江帆以前跟他说过,樊文良来阆诸,路过的时候比较多,而且大多是晚上来,几乎没怎么公开露过面,差不多都是江帆单独接待他,听听江帆汇报目前的工作,了解一下阆诸的情况就走了,可以说是来无踪去无影,江帆大多时候是在军区招待所接待他,在外面接待的时候也有过一次,还是头选举的那次,他在阆诸是公开露面的,但在座的也只有佘文秀和江帆两个市领导参加。

  尽管那个时候彭长宜还没有来阆诸,但是江帆事后跟他说过,所以他知道情况。
  下班后,所有人都走没了,彭长宜才拿着手包,从中间的走廊穿过来,直接进了江帆办公室。
  一看,江帆办公室还有人,是政法委副书记李汝明。
  彭长宜就是一怔,刚要退出来,江帆就站了起来,说:“进来吧长宜,我和汝明书记的事情也谈完了,不能耽误他下班,他还要回省城照顾嫂子。”
  李汝明是从省公丨安丨厅下来的干部,曾经是小窦父亲提拔上来的干部,当年也是小窦父亲向上级推荐的他,让他来阆诸任政法委书记,这还是李汝明得知彭长宜跟窦老一家祖孙三代都有关系的情况下,主动找彭长宜,跟彭长宜介绍了自己这层关系。

  彭长宜听江帆这么说,就问道:“嫂子怎么了?”
  李汝明说:“没怎么,上午打电话跟我说,做了一个小手术,我一听就火了。”
  江帆说:“听出意思来了吧,嫂子做了一个小手术,他一听就火了,你琢磨一下,能是什么手术?”
  彭长宜笑了,说道“该不会是那种手术吧?”
  李汝明说:“你想说什么?”
  彭长宜说:“我的意思是不是又有小侄子了?”
  “哈哈。”一旁的江帆大笑。
  李汝明说:“江书记这样引导你,你就这样想,什么小侄子,我都什么岁数了,是她们医院新成立了一个整容外科,她做了什么提眉手术,我一听就来气了,我说你什么岁数了?还做那个?刚才打电话的时候,被江书记听见了。”
  江帆说:“女人啊,无论多大岁数都是爱美的,你还是赶紧回去欣赏美嫂子吧。”
  李汝明笑着跟他们摆手走了出去。
  江帆笑着说:“长宜,咱们也走,早点去等老领导。”
  彭长宜发现,此时的江帆气色恢复了不少。
  彭长宜要过江帆车的钥匙,就走了出来,拉开车门,坐进了驾驶室,他是不能让书记给自己开车的。
  车上,江帆跟彭长宜说:“我刚才征求了一下汝明书记对公丨安丨和司法口的工作意见,我有个想法,想让上级给咱们换个公丨安丨局局长来。”
  彭长宜说:“早就该换了!我在三源的时候就深有体会,如果公丨安丨局局长不配合咱们的工作,那就费大劲了,所以,关键时刻,公丨安丨这支队伍,必须拉得出去才行!”
  江帆笑了,说道:“这个任务交给你了,改天你去找窦厅长公关去吧。”
  彭长宜说:“我听说公丨安丨内部对这个局长意见很大。”
  江帆说:“是啊,所以,我们把这个局长给他退回去,这也是个契机。”

  彭长宜笑了,说道:“我要是跟他要局长的话,就把他姑爷调过来,就怕老武说拆他的台。”
  江帆说:“对了,那个陈乐是不是也是副处了?调他过来也行吧?”
  彭长宜说:“小乐比小强提的晚,恐怕有些难以服人,说真的,这两个人我早就想要一个过来,有把握的是小强,撇开窦厅长的关系,他的把握也要比小乐大点。可能的话,先把小强弄过来,然后再说小乐。省厅没事,就怕老武不干,他肯定得跟我急。”
  江帆说:“我估计没问题,只要是升迁,你那个老武不会阻拦的。”
  彭长宜笑了,说道:“其实您就是不说,我也想跟您建议,咱们以后的工作很艰巨,有的时候,公丨安丨这支队伍必须能拉得出去,无论是在亢州还是在三源,公丨安丨,是我们工作的保障,但我从不轻易使用他们,一旦使用,必须要发挥作用。”
  “是啊,你说的有道理,这事就交给你了,如果当时调人困难的话,就让你那个小乐和小强什么的先来干副局长,这样过渡一下也行。”

  彭长宜说:“我怕老武不干。”
  “哈哈,我不管了,你怎么办怎么好。”
  说着话,他们就来到了部队农场,刚进去,江帆就看见了通往邹子介繁育基地的水泥路上多了一架木头牌楼。
  江帆说:“这个老邹,怎么还立个牌楼,不好,改天你跟他说声,尽管是在部队农场,低调一点好。”
  彭长宜说:“别说,我还真不知道他这是什么时候立上的。”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