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高权力》
第2110节

作者: 失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老顾说:“我看还可以,我问他行吗?他说没问题。我下来后就站在路边,看着他打转向,并线,然后就开走了,我看他开的很稳当,意识也应该清醒,看不见他的车了,我也就回去了。”
  彭长宜皱着眉说:“这个情况你早上怎么没跟我说?”
  老顾说:“我感觉你们喝了酒开车是常有的事,就没往心里去,市长,江书记怎么了?出事了吗?”
  彭长宜说:“没怎么,他直到现在还没来。”

  “哦——我去他家找找去?”老顾说道。
  彭长宜想了想,说:“行,你去吧,别声张。”
  彭长宜挂了老顾的电话后就开始琢磨,私事,那么晚了,他能有什么私事?难道他昨天晚上去找丁一了?除去丁一,他应该没有私事,这一点彭长宜还是相信江帆的,但是,他就是昨天晚上找丁一了,也不至于到现在还不上班?
  彭长宜真的担心了,但他是不好给江帆打电话的,就给丁一打了电话。

  丁一接通后,说道:“科长你好,有事吗?”
  “我快到阳新县了,来这里拍片来了。”
  彭长宜想了想说:“你把电话使劲贴近耳朵,调小音量,我有话跟你说。”
  丁一照着做了,说道:“嗯,说吧。”
  “书记去哪儿?”
  丁一就是一怔,说道:“我不知道啊?”
  “他昨天晚上没去老房子找你?”
  “我……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

  彭长宜听得出,丁一有些紧张。
  “他直到现在还没来上班。”
  “那你赶紧给他打个电话问问不就知道了?”
  丁一在心里就开始犯嘀咕了,难道,江帆昨天晚上真的来老房子找自己了?他要是来了,肯定是发现自己换锁了,但是丁一昨天睡得很晚,她现在仔细回忆,并没有听到敲门的声音。

  “要是能打电话还问你干吗?”彭长宜有些生气。
  丁一能感觉出科长对自己的不满。
  彭长宜继续说道:“他到现在还没上班,昨天晚上喝了好多酒,小丁,听我话,别死乞白赖的较真了,差不多就行了,他毕竟不是你一个人,是全阆诸的,他的担子很重,不要对他苛求太多,还是那句话,差不多就行了。”
  “这个……好像跟我没什么关系了。”她执拗地说道。
  “你说什么?不许瞎想,我跟你说,现在阆诸表面上是一团和气,但暗地里你知道有多少人希望他完蛋希望他死吗?你千万不能意气用事!”
  丁一的心一动,但却平静地说道:“好了,我知道了,以后再说吧,我们快到了。”

  丁一说着,没等彭长宜答话就挂了电话。
  彭长宜知道丁一的性格,他本想再给她打过去,怎奈,她的那边没有讨论这事的环境,只好作罢了。
  扣上电话后,他就在屋子踱步,一时不知道江帆的下落,他就一时不安心。
  过了有十多分钟,老顾打进来了,他说:“市长,我看见江书记的车了,他跟我擦肩而过,去单位了。”
  彭长宜关切地问道:“里面有他吗?”
  老顾说:“这个,我看不见,我只看见是小高在开车。”
  彭长宜的心放了下来,十有八九,江帆在车上。
  于是,他大步来到办公桌后面坐下,打开电脑。
  他的电脑里有一套监控装置,他在负责装修常委大院期间,除去在警务室安装了这样一套监控系统外,还把这套监控系统引进自己的电脑里,只要他打开电脑,切换到监控模式,大院的一切尽收他的眼底。
  果然,彭长宜从监控画面上看见江帆的车停在前排房前,秘书邸凤春早就跑了出来,给书记拉开了车门,江帆下了车,他整了整自己的衣服,走了进去。这里,看不见他的正脸。

  彭长宜的心放了下来,关闭了电脑。
  这时,鲍志刚打来电话,他说:“长宜,小邸给我来了电话,说江书记来了,让咱们过十分钟过去。”
  彭长宜叹了一口气,他暗自嘲笑自己是操劳的命,在亢州,他就没少为这对冤家操心,现在仍然是这样。他不由想起了刚才丁一的电话,她为什么说跟她没关系了?
  十分钟后,彭长宜跟在鲍志刚后面,拿着笔和本,准时来到了江帆办公室。他看见,江帆正在漱口,小邸正将一个还挂着奶浆的玻璃杯端走,另一只手端着一个小碗,碗里有两个鸡蛋,他知道这是早上在常委的小食堂,小邸给市长打的牛奶和鸡蛋,但显然江帆只喝了牛奶。
  江帆擦了擦嘴,看了他们两个一眼,说道:“不好意思,今天来晚了。”

  鲍志刚说:“您是不是病了?我看您的气色不太好。”
  江帆微微一笑,说道:“没有,我这老毛病又犯了,失眠,天大亮后才睡了囫囵觉,一睁眼就八点多了。好,咱们开始说事。”
  彭长宜发现,江帆的脸色的确很憔悴,也很苍白,他就想,肯定是昨天晚上他们夫妻发生了什么?
  邸凤春将书记的杯子端到他的办公室,司机高山正在那里,高山便接过来到外面的水池里洗碗。邸凤春拿起桌上的笔和笔记本,回到书记办公室,给鲍志刚和彭长宜各倒了一杯水后,便坐在旁边,做好了记录的准备。

  鲍志刚和彭长宜跟江帆汇报了刚才他们俩商量的几项工作内容,当彭长宜汇报完行政审批大厅下周就能投入运营的时候,江帆出乎他们俩的意料,说道:“算来,我们应该是全省动作最快的一个,为什么我们的动作快,就因为我们不用专门搞一栋建筑,所以,要大张旗鼓地宣传,搞一个隆重的剪彩仪式。”
  鲍志刚和彭长宜对视了一下,他说:“还搞剪彩仪式啊?”
  “搞,要搞,要好好搞一搞,不一定多铺张,但最起码要造势,要广而告之,要让公众明白这个服务中心是干嘛用的。”?江帆边说边站起来,在他们面前走了一个来回,坚定地说道:“在这个问题上,别怕出风头,不是所有的工作都需要闷头傻干,有时候该宣扬也要宣扬,甚至要大张旗鼓地宣扬。”
  彭长宜笑了,说道:“刚才我还跟鲍市长说,说您一定不会同意搞剪彩仪式。”
  江帆说:“必须搞!在这个问题上,咱们怎么搞都不过分。”
  他重新坐回刚才的位置,说道:“为什么要搞,我是这样考虑的,因为我们在全省是第一个,他们建设最快的也要半年以后才能投入运营,这是一。再有,我们这个班子,在全省来说,按平均年龄来说,除去锦安,我们是最年轻的一个,冲这个,也要搞;还有一点就是,阆诸这段时间太晦涩了,也该要整点动静了。我知道咱们眼下的日子过得有点紧巴,但该花的钱一定要花,还有,搞得热闹一点,不一定要多花钱,这需要你们跟蔡部长好好琢磨一下,还是那句话,要造势,一定要大造声势。”

  鲍志刚和彭长宜听他这么一说,感到有道理。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