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事情根本不曾经历过》
第97节

作者: 假贾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先前进来的几拨人,能起身动弹的,都已经往里走了,各自找了石室歇息。现在石门那儿又有人进来了,蓬头散发,一身衣衫湿淋淋的贴在身上。萧雩仔细打量,才看出来这不是宗门里哪个普通的女弟子,是谷主的独生女吴锦萱。
  向来高高在上不可一世的吴大小姐这会儿狼狈不堪,她正扯着石门旁边一个弟子叫喊:“我爹在哪里?你快去给我爹报讯,派人去救金勉师兄。”
  被她抓住的那个弟子只是个低阶弟子,哪里知道谷主在哪里?可是被吴大小姐抓住,他能怎么说?
  “师姐,谷主正在里头同长老商量事情。”
  吴大小姐蛮不讲理把金勉从石牢带走的事也不是什么秘密了,萧雩也听说了。现在见她气急败坏,心里倒觉得这世上事一报一还,吴大小姐要是不把金勉硬接出去,那金勉现在就应该关在这里,反而比别人冒着风雨赶来要太平得多。吴大小姐非不讲道理把人接走,现在又着急上火的,早知今日何必当初呢?
  吴锦萱连抓了好几个人,没一个愿意为她跑腿传话的,更别提冒着风雨再出去寻找金勉的下落。萧雩在一旁,她说话凌乱急躁,不过前因后果萧雩也听出来了。金勉身上有伤,这几天吴锦萱把他安置在自己院子里照顾。可她哪会照顾人,端茶喂药都做不好,今晚下雨之前,她去端药,回来就发现金勉不见了。吴锦萱急的如热锅上的蚂蚁,心心念念只想让人给她找人。
  萧雩想到金勉那天挑拨安长老与万峰主争斗,觉得这人轻易不会被旁人暗算,他暗算别人还差不多。眼下他突然不见踪影,说不定是见着事情不妙,自己先偷偷开溜了。
  萧雩左右看看,他刚才好象听人说没见着徐长老,连带着也没见着徐夫人。徐长老也受了重伤,大家都没了功力,徐夫人只怕也难找着帮手把徐长老带到这里来。
  可是看吴大小姐这样,亲娘亲外公对她来说都没有一个金勉来得亲,她心心念念就只想着她的金师兄,别人是一概都顾不上了。
  “我觉得真元好象恢复了一些……”莫辰听见离他不远处有个弟子这样说,有些迟疑,不是很确定。
  莫辰也能感觉到自己的真元似乎恢复了些,但是极其不稳,就象山间的雾气一样,忽隐忽现的。

  总比刚才要强多了。
  这里的阵法上一次来时看不出什么,但是现在莫辰能感觉到,这阵法确实不白给。别看这里地势低,可是积水漫不进来,连那种气味也似乎也被阻绝在外了。
  据说这里葬剑谷当年存储一些贵重东西的地方,这防护自然要严密一些。
  莫辰只想尽快弄清楚真元消失的真相,无暇细细琢磨这儿的阵法了。
  他熟门熟路往里走,就在孙老者待的那间石室之旁见着了吴允深。

  孙老者也在,他正给半躺在榻上那人施针。
  半躺着的这人看服色也是长老一流的人物,面色惨白,双目无神,一身上下也湿答答的。
  莫辰走近,吴允深侧头看了他一眼,没说什么。
  这大概就是默许的意思。
  莫辰走得近些,就听见半躺着的那人说:“外面的水,我刚才来的路上已经见了,还让孙师兄替我舀了些。水肯定是从下头漫上来的,还有当时挖矿挖太深露出来的毒沼渗出来的毒水。但是这毒性微弱,不可能对真元造成什么影响。”
  虽然这人说几句话就又喘又咳,眼见着象是要断气一样,可莫辰对他不敢小觑。
  这人肯定是有真本事的,这种时候吴允深也得向他请教。

  这人的判断和莫辰的判断差不多。
  一开始莫辰也觉得是水有问题,但是这一路过来他也判断出来不是,问题肯定出在别的地方。
  可既然不是水,又有什么能叫所有的宗门弟子全都中招?
  吴允深显然也在想同样的问题。莫辰听他对半躺着的那人说:“岳长老先好生歇息,我去外头看看。”

  原来这就是那位中了毒的岳长老。听金勉说他炼制出了那枚惹祸的夺灵造化丹,结果自己没福气用上,还被人下了毒。现在看来这人的情形着实不怎么好,纵然能保住命,只怕也只是废人了。
  吴允深往外走了两步,停下来等莫辰跟上。
  “你怎么没有走?”
  “没了修为,往外走未必能脱身。”莫辰跟他就实话实说,没说什么假话空话,对吴允深这样的人来说,他什么人没见过?什么话没听过?骗不了他。
  再说莫辰也犯不着骗他什么。
  “也好。”吴允深点了一下头,问:“你觉得,是怎么一回事?”
  “我也觉得不是水的原因。”莫辰说:“刚察觉的时候我就留意了,呼吸间真元就一分一分的渐弱了,那些没被水浸的人也一样如此。”这情形不象是中毒,也不象是被人下了药。
  可是问题出在哪儿呢?
  “爹!”
  这声叫喊在又深又长的甬道之中听来格外高亢刺耳:“爹!”
  吴锦萱披散着头发跌跌撞撞跑过来。看得出来她平时必定是娇生惯养,习惯了有修为在身的日子,现在乍一没了修为,连路都走不顺当了,上石阶的时候还重重的绊倒了一次。
  吴允深就这么冷眼看着,并没有要去扶女儿一把的意思。
  吴锦萱疼的眼泪都流出来了,只是她的脸原来就脏着,又是泥又是水的,现在再混上眼泪也看不出来。
  真疼啊。
  吴大小姐自小到大何尝这么疼过?又是急,又是气,又是委屈,爬起身来走的比刚才还不顺当。
  “父亲,金师兄他不见了,你赶紧吩咐人去救他。”
  莫辰心里感觉很怪……
  金勉在哪儿,大概只有他和吴允深两人最清楚。金勉想杀他,两人还动了手,吴允深赶来清理了门户。可是这一切吴锦萱不知道,她还心心念念想着她的金师兄呢。
  吴允深要怎么回答女儿呢?
  直接告诉她金勉是万石山庄派来的?这人存心挑动葬剑谷内乱,还干得相当成功,起码因为他一个,葬剑谷的长老峰主们折损了好几个,元气大伤。
  可是看她这样,莫辰觉得告诉她实话可不是上策,她未必会信,而且要是听到金勉死了,说不定会怎么折腾。
  吴允深沉声问:“你母亲呢?你外祖父呢?他们在哪里?可已经脱险平安了吗?”
  吴锦萱愣了一下,显然她根本不知道,可能想都没想过。
  “你外祖父身上也有伤,你母亲一个人怕不好照应他,你该去接应一二。”
  “可母亲那里有人手,金师兄却是下落不明啊。”
  这会儿葬剑谷哪里还有什么人手?
  莫辰没想到吴锦萱对生身母亲也凉薄如此。
  日期:2017-07-27 06:54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