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刀穷一刀富一刀穿麻布,父亲因为赌石丢了命,我也从此走上了一条不归路》
第219节

作者: 白日依山尽V3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陈希皱起眉头脸色很难看,三千万对他来说也是一笔巨款,何况还是在刘东借了他三千万又消失的情况下,这三千万就显得更加的弥足珍贵了,所以现在他有机会要回来,是一定不会放过这个机会的。
  陈希没有暴躁,而是说:“马玲,你告诉我,你干什么生意能一下赚三千万啊?”
  马玲笑了笑,说:“成品玉石啊,邵飞赌赢了好几块料子,都给我出手,瘦猴也有投资啊,赚个上亿不是问题,怎么?你眼馋啊?”
  “把你的账本拿出来,给我看看。”陈希不爽的说。
  马玲笑了一下,说:“对不起,商业机密,我还真不能拿给你看,不过我赚不赚钱呢,你去问打蜡村的几个老家伙,我可没少给他们钱,我有的是钱,也输的起,不像你,没钱还要装阔,赌之前就跟你说了,赌石有风险的。”
  陈希咽了口唾沫,我看着他眼神里的凶光很凶,但是他没有发作,这种人最可怕,无论在什么时候都能隐忍。
  陈希看着五爷,问:“五爷,这件事,你怎么看?”

  五爷看着瘦猴,咳嗽了两下,问:“我只问你一件事,你有没有跟马玲之间做那种坑害自己的人事情?”
  “冤枉啊五爷,我跟陈希什么关系?我为什么要坑他啊?是他自己赌石输钱的,输不起啊,现在又想问我要钱,虽然我们是兄弟,但是我也没有理由给他三千万吧,如果我给了,那岂不是被他勒索?五爷,我才是受害者啊,他无缘无故砸了我的店,害我以后半个月都不能做生意,我的损失谁来赔啊?再说了,我的生意不好,五爷你也受影响是不是?”瘦猴故作委屈的说着。
  陈希握紧了拳头,我笑了一下,这件事,瘦猴肯定会站在我们这边死不承认的,如果他认了,那三千万就要吐出来,还要背上跟马玲一起坑害自己人的罪名,所以他是打死不会认的,而这样,他跟陈希之间的感情,就肯定破裂了。
  五爷听了,就点了点头,陈希看着五爷点头了,就知道没戏了,所以脸色极为难看,五爷说:“啊陈,你给我出谋划策很多年,我知道你很聪明,所以如果当初是个骗局,我也相信你能看的出来,三千万很多,我知道你也很难,但是,愿赌服输,这件事到此为止,不要在打了,瘦猴的损失,你得赔。”
  陈希看着瘦猴,脸色极为难看,嘴唇颤抖了几下,瘦猴笑了一下,说:“五爷果然明事理,谢谢五爷。”

  五爷挥挥手,说:“你们两个握手言和吧,我不想在老生常谈了,知道了吗?”
  瘦猴走了过来,说:“陈哥,这件事根本就不管我的事,就算有人要坑你,也是邵飞那个王八蛋,我们什么交情?我干嘛要坑你?是不是?”
  瘦猴说完就伸出手了,陈希冷着脸跟他握手,说:“知道了,你的损失我会给你的,五爷,我还有事,先走了。”
  他说完就从瘦猴身边离开,我看着他的表情很难看,一副想哭的样子,被人白白的宰了三千万,还要赔偿人家的损失,不哭才怪。

  “妈的,什么脾气,输不起就别玩,是不是五爷。”瘦猴生气的说着。
  五爷看着瘦猴,说:“无风不起浪,我希望下次这样的事情不要再发生了。”
  瘦猴听了,就看着马玲,尴尬的点了点头,我笑了笑,这件事圆满的过去了,但是接下来该怎么办,我还没有想到。
  这个时候,马欣突然看着她姐姐,说:“姐,你生意真的能赚那么多钱?”

  听到马欣的话,我皱起了眉头,她是来砸场子的?她这么说,分明就是质疑马玲,别人的质疑我们可以搪塞过去,但是马欣不可以,她是局外人,而且是五爷的女儿,更是马玲的妹妹,他要是质疑,如果马玲不给个解释,那么别人会怀疑的。
  我看着马欣,真是个多管闲事的人。。。
  马欣的话来的很突然,所以让所有人都楞了一下,特别是马玲,她是楞了很久,才有点结结巴巴的说:“是啊,很,很赚钱的。。。”
  马欣笑了起来,说:“姐姐,虽然你说很赚钱,但是我真的很疑问,爸爸的茶楼,餐厅,温泉会所还有旅游公司四个产业加起来,每个月的净利润才两百多文,而你才做生意不到一年的时间,你光给别人的分红都上千万了,这么好赚?”
  马玲有点心虚,她确实赚了很多钱,但是没有马欣说的那么多,而且,给瘦猴的那笔钱也不是分红的钱,大家心知肚明,只是不能说出来而已。
  马欣看了看我,随后有点不爽,说:“妹妹,你什么意思?是不是我赚的多,你眼红啊?”
  马欣笑了起来,无所谓,而是大方的说:“姐姐,我只是问问而已,你赚钱多,我怎么会眼红呢?我恭喜你还来不及呢,只是,我想提醒你,爸爸不想我们做犯法的事情,赚钱可以,但是不要过度,趟过了那条底线,后果很严重,别到时候失去了自由才觉得惋惜。”
  “妹妹,你诅咒我啊?我的钱都是一分一分赚来的,用血汗赚来的,我问心无愧啊,赌石犯法吗?有那条法律规定赌石犯法啊?妹妹,我知道这段时间我赚了很多钱,你不开心嘛,我把赚到的钱分给打蜡村的人,他们都说我好话,让你没面子了是吧?但是我也是想为爸爸分担一份责任,他是马帮的最后一任“大锅头”,他就是死,也会给马帮的人吃饱饭,我看他辛苦,帮他分担一下有什么不可以?”马玲生气的说。

  马玲的话,让马欣有点脸色难看,我看着田光也皱起了眉头,对于马玲的话,我有点疑问,我小声的问田光:“大锅头什么意思?”
  田光瞪了我一下,说:“大锅头就是马帮的老大,以前马帮吃饭有规矩,马帮歇梢后,先是为马添料加草,让马先食,然后人才做自己吃的,以示对马的关爱崇敬,马队朝哪个方向走,生火做饭的锅桩尖必须正对这一方向,烧柴必须一顺,切忌烧对头柴,这就一根棍子两头烧象征窝里斗,是坚决不允许的,而开饭时,马锅头坐在饭锣锅正对面,面对要走的方向,大锅头第一个添饭,添饭时平平地称添最上面一层,以表示公平,而大锅头吃第一碗饭,他就有义务,带领大家能吃上饭,现在你懂了吧?”

  我听到田光的话,心里明白了,我现在终于知道五爷为什么要养着打蜡那帮人,原来是因为这个关系,作为马帮的大锅头,他有责任养着马帮的人,即便马帮解散了,他还是得养着,这说明五爷的是个重情义讲信用的人,我也终于知道为什么五爷不准马帮的人打打杀杀的了,这就跟两头烧火的棍子一样,很快就会把寿命消耗尽。
  对于马帮,我这个昆明人也只能算是一知半解,不深入进去,根本就不能知道,但是知道的越多,也越发现,马帮真的是个传奇,即便已经解散了,但是该有的规矩依然有,五爷还在坚持。
  马欣跟马玲的对峙只是持续了一会,马欣尴尬的笑了一下,说:“赌石真的那么赚钱,那么还有穷人吗?姐姐,忠告你一句话,多行不义必自毙,好自为之。”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