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刀穷一刀富一刀穿麻布,父亲因为赌石丢了命,我也从此走上了一条不归路》
第215节

作者: 白日依山尽V3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将近一亿多吧,你分三千万,我拿九千万,够意思吧?”马玲说。
  “我草,你才给我三千万,你拿九千万?我草,马玲,你这还够意思?”瘦猴很不爽的说。
  马玲冷笑了一下,打开车门,说:“瘦猴,我出脑子,你是出体力的,你他妈傻啊,你要是搬砖能比我赚的多,我们两换换好了。”
  她说完就上了车,我开着车,离开了夜总会,从后视镜我看了一眼,雨地里的瘦猴不屑的呸了一口,我知道,这件事尘埃落定了,贪心的瘦猴,知道马玲拿了九千万,他觉得自己分的少了,所以,如果陈希来问他要钱的话,他绝对不会给的。
  宝马760的油门被我轰到了底,发动机的爆炸声在雨地里抹杀了一切,我兴奋而开心,虽然是给别人送了三千万过去,但是也等于送了一张死亡请帖。
  车子在雨地里呼啸的开往勐卯镇,来到马玲的别墅,我打着伞,跟马玲进屋,她身上的衣服淋湿了,说:“今天我很兴奋,很开心,但是,我眼睁睁的看着三千从我手里溜走,你该怎么补偿我?”
  我笑着一把将马玲搂在怀里,霸道的亲吻了过去,但是她死命的往后靠,不让我亲吻,但是我的身体紧紧的贴着她,让她也无处可逃。
  “邵飞,我他妈的陪你演了一天的戏,出钱出人出力,最后什么都捞不到,还得陪你睡一觉,我他妈不是傻逼。。。”马玲粗鲁的说着。
  我有点不爽,松开了马玲,说实在的,马玲什么都好,性感,漂亮,豪爽,但是太粗鲁了,一句话就把女人应该有的气质全部都跑掉了,我看着她,虽然性感诱惑,但是现在没有了心情。

  我说:“那块料子不是给你出手吗?”
  “能赚多少?一百万?两百万?我稀罕吗?全部给我还差不多?”马玲说。
  说完就去倒酒,我看着他把猩红的红酒倒进酒杯里,就摇了摇头,我说:“一人一半。。。”
  马玲笑了一下,端着酒杯过来了,一只腿跪在沙发上,身体诱惑性的骑在我身上,把红酒递给我,说:“这还差不多。”
  说完她跟我碰了一下,然后喝了一口酒,我也喝了一口,她把被子拿走,然后轻柔的骑上来,双手搂着我的脖子,轻轻的把头顶在我的额头上,我闻着她身上的清香,感受着那特殊的温度,双手不知觉的就攀上她的腰肢。

  马玲没有拒绝,低头轻吻 我,我贪婪的用唇咬了一下,但是随后她就火热起来,将我狠狠的压在沙发上,突然我背后传来一阵撕裂性的痛苦,痛的我弹起来,把马玲扑倒沙发上,疼的我龇牙咧嘴。。。
  背后的伤被压了一下,很疼,马玲有点惊吓,急忙爬起来,掀开我的衣服看了一眼,脸色变得很难看,说:“对不起,我忘了。。。”
  我紧紧的握着拳头,这一阵疼痛,把我的怒火也烧了起来,满头都是汗,马玲捧着我的脸,说:“对不起,我真的不是故意的,我忘了,他真狠啊。。。”
  我看着马玲,皱起了眉头,我说:“是啊,他真狠啊,他是你爸爸啊。。。”
  马玲堵着我的嘴,说:“不准你说他一个字不好,他是我爸爸,只能我说,听到了眉头?”
  我有点生气,我说:“那我被冤枉被用马蹄铁烫就是活该吗?谁他妈来补偿我?”
  马玲慢慢的蹲下身体,我冲上俯视马玲,她黑色的礼服已经完全敞开,那雪白的诱惑,让人血脉喷张,我内心火热而愤怒,突然马玲跪在我面前,俯身下来,抬眼妩媚的看着我,说:“所有的愤怒,我来替我父亲为你平息,所有的委屈,我来弥补你。。。”
  我看着她,听着那拉链撕开的声音,脑子有点混乱,她居然肯这么做。。。
  呼。。。
  我看着天花板,身边的马玲已经精疲力尽,雨夜有点寒冷,我掀起被子盖在马玲的身体上,一切的怒火与委屈都在她身上得到了弥补。
  但是我内心知道,我还是恨五爷的,那种痛,平常人忍受不了,但是我更怨恨的是,五爷只是把我当做一个小小的马前卒,一切的平和与善意都是伪善,但是他让我明白了一个道理,在大人物面前,没有所谓的平等而言,永远也不会,田光再牛逼在五爷满前有一个身份的羁绊,五爷是长辈,田光见了就得低头。
  而我跟田光之间也是,他是我老大,我永远都只能在他的羽翼下生存,如果有一天,我要出头干掉了他,那就是没有义气,被人不耻。
  我摸了一下马玲的头发,她抬起头,但是很快就靠在我的腿上,我问:“你妹妹跟光哥的进展怎么样了?”
  “不知道,都在忙生意,忙你的事,不过最近有几个打蜡村的大佬说挺感谢我的,说我给他们送了几百万,有什么事,可以找他们帮忙的,你说的对,人有钱果然牛逼。”马玲说。

  我笑了笑,我说:“今天田光问了我一句话,他问我,如果跟你妹妹结婚,有多大几率能接替你爸爸。”
  马玲听到我的话,立马坐起来了,不可思议的看着我,有点发蒙,她说:“你怎么说的?”
  我笑了起来,马玲很紧张,如果田光真的跟马欣结婚了,那么她的地位就完全就丧失了,而且,就算到时候他在怎么有本事,也不可能从田光跟马欣联手的情况下夺走五爷的一切,那时候,五爷的一切,都是马欣跟田光的,而且正大光明,合理合法。
  “我告诉田光,在本质他跟肥猪张没什么不同,五爷如果想要退休,早就退了,他还在贪恋权位,所以就算结婚了,也没有实质性的结果,最多就是从小弟变成家族打工仔,至少十年,五爷都不会有想退休的打算。”
  马玲听了,就搂着我,深吸一口气,很后怕,她说:“如果有一天,我让你跟田光决裂,你会答应吗?”
  我皱起了眉头,我不知道,有太多人想要我跟田光决裂了,但是我真的能做到吗?

  我不知道。。。
  我不想回答假设性的问题,对于未来,我不做预测,我只想走好眼前的路,控制眼前的局面。
  我与田光会决裂吗?
  不会。
  但是,我们绝对只能有一个人站在终点。
  雨还是在下,一夜的大雨洗刷着我的神经,我在温柔与刺痛中不安稳的睡了一夜。
  当黎明来的时候,我起床,离开马玲的家,回到酒吧,小弟们都聚集在一起,见到我回来,说:“飞哥。。。”
  我看着这十几个人,虽然很少,但是我看的出来,都很讲义气,说他们是小弟,不如说是酒吧的员工,都是张奇跟赵奎找来的朋友,有小兄弟,也有同龄人,显得有点稚嫩,但是狠厉与决心都是不少的。
  张奇看着我,说:“飞哥,我收到了消息,说陈希今天放出来,他请了律师,中午会去跟瘦猴谈判,我们该怎么做?”
  我听了有些意外,没想到陈希这么快就能放出来了,律师真是个好东西,我坐下来,捏了捏鼻梁,有点疲倦,最近不知道为什么,总是感觉到力不从心的感觉。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