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口供:千万要记住,什么也别说》
第905节

作者: 陈鸣谦2015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然而,让陆鸣感到意外的是,所谓守灵并不是跟他想象的那样整晚上都陪在死人身边,医院里早就为陆紫燕在太平间附近安排了一个房间,里面不仅有家具,而且还有床。
  “姑姑,我们今晚……就在这里守灵?”陆鸣有点疑惑地问道。
  陆紫燕点点头,一边脱下外套挂在衣架上,一边有点疲惫地坐在沙发上,说道:“给我倒一杯白开水……”
  陆鸣急忙找到杯子倒了一杯开水放在陆紫燕面前的茶几上,然后站在那里不知道该做什么,而陆紫燕也不理他,自顾拿出手机懒洋洋第拨了一个号码,说道:“你明天什么时候能到……真阳上午就能到……”
  说着,瞥了一眼陆鸣,继续说道:“有件事不太好办,爸临终前也不知道是怎么想的,特意交代我不用向陆云轩的家人报丧,也不让他们来参加葬礼……”

  陆鸣一听陆云轩的名字,马上就竖起了耳朵,等明白了陆紫燕的意思,心里一阵乱跳,不禁一阵纳闷,心想,爷爷的那些后人跟陆岩一家一直有来往,怎么会突然不让他们参加葬礼呢?
  只听陆紫燕又说道:“陆尚友的孙子在陆家镇,老爷子的意思是让他做代表了……不过,大过年的,不通知他们也好,省的他们大大小小的都跑来反而麻烦,等过了年在告诉他们吧……”
  陆鸣听了陆紫燕的话心里一阵兴奋,没想到陆岩竟然只让自己一个人参加他的葬礼,这件事如果传出去,岂不是等于老头纸承认自己才是陆尚友的嫡系传人?反倒是自己那些兄弟则成了水货了。
  正自得意,忽然注意到陆紫燕的目光正打量着自己,于是急忙垂下脑袋,做出一脸悲戚的样子,心里却琢磨着自己在葬礼上应该做些什么。
  毕竟,凭着陆岩的威望,来参加葬礼的肯定有不少大人物,说不定市委市政府的人也要参加呢,自己能在这种场合公开露面,其意义非同寻常,没想到当不了烈士陆云轩的孙子,反倒成了老革命陆岩的孙子了。
  只听陆紫燕继续说道:“刚才我和大哥商量了,他明天就带着全家人赶过来,我的意思是这个年就在陆家镇过了,也算是最后陪陪老人家吧……”
  陆鸣猜测陆紫燕有可能是在跟她的丈夫通电话,她嘴里的大哥应该就是陆岩的大儿子,顿时心中一动。
  心想,怪不得蒋凝香说自己的机会来了,如果陆岩的儿子女儿全家人都在陆家镇过年的话,自己可不是派上用场了吗?
  也许,陆紫燕在给自己报丧的时候,已经想到这一点了,即便他们不知道自己已经控制了财神的遗产,就凭自己这个董事长的头衔,她也相信自己有这个接待能力,再说,为了陆岩的家人花点钱又算得了什么呢?
  终于,陆紫燕挂断了电话,陆鸣张张嘴本想马上献殷勤,可随就想起了蒋凝香刚才说的话,说白开了,陆岩不过是自己爷爷的马仔,虽然眼下家世显赫,可那都是自己爷爷的功劳。
  如果他们不知感恩的话,自己就算是去舔他们的脚也没用,如果他们知道感恩的话,不用自己去求他们,也应该不会把自己当外人。

  既然这样,何必要奴颜婢膝地去讨好他们呢,如果爷爷在天之灵看见自己这副没出息的样子,非气死不可。
  想到这里,陆鸣好像忽然有了底气,不仅慢慢在陆紫燕对面坐下来,还大着胆子摸出一支烟点上,然后抬头盯着陆紫燕,一副老成持重地问道:“姑姑,爷爷的葬礼你是怎么打算的,你说说看,我能做点什么,陆家镇我还是非常熟悉的……”
  陆紫燕似乎对陆鸣当着她的面抽烟一点都不在乎,犹豫了一下说道:“阿鸣,不是做点什么,事实上,老爷子的葬礼整个都要你来操办……”
  陆鸣手里的烟差点掉在地上,吃惊道:“整个葬礼?这……难道政府不出面吗?”
  陆鸣知道,像陆岩这种德高望重的老革命去世,葬礼不用说应该是国家出面操办,怎么也轮不到自己这个小人物头上啊,难道陆岩的葬礼要花费很多钱吗?
  陆紫燕缓缓说道:“原本我父亲的葬礼应该有相关部门出面操办,可我爷爷临终的时候说,他早就离休了,不想给国家添麻烦,这个葬礼就由自家人来办,并且指定你来替他张罗……”
  陆鸣做出一副恍然大悟的神情说道:“原来是这样,那我还有什么可说的?能替爷爷尽点孝心求之不得呢,就怕中间有什么闪失……”
  陆紫燕打断陆鸣的话问道:“你操办过葬礼吗?”
  陆鸣点点头说道:“操办过,我岳父的葬礼就是我办的……”
  陆紫燕一脸疑惑道:“你岳父?你不是还没有结婚吗?”

  陆鸣急忙分辨道:“其实也不是岳父,实际上我跟他女儿已经解除婚约了……”
  陆紫燕疑惑地注视了陆鸣一会儿,说道:“我父亲希望按照陆家镇当地的风俗来办他的葬礼,你知道都有哪些特点吗?”
  陆鸣说道:“那当然知道,虽然陆家镇离W市不远,可在丧葬嫁娶上还真有不少却别……这样吧,明天一大早,我就赶回陆家镇召集人手开始做准备工作。
  我想爷爷生前的很多熟人都要来瞻仰他的遗容,必须先布置好一个场地,不过,追悼会这一部分我恐怕就难以胜任了……”
  陆紫燕说道:“你也不用把葬礼想象的太复杂,一切从简,不过,葬礼后天举行,明天就有不少来宾感到陆家镇,恐怕要在当地住一晚上……”
  陆鸣急忙说道:“这都是小事,吃住方面一点问题都没有……”
  顿了一下,又说道:“姑姑,你可能从来没有去过陆家镇,那里可不会跟你想象的那么落后,四星级宾馆好几家呢,至于吃的东西比城里面还要多,还要新鲜……”

  陆紫燕难得地淡淡一笑,说道:“最迟明天中午我会给你一个参加葬礼宾客的名单,到时候你心里就有数了,至于追悼会,有专门的司仪,致悼词的人也会安排好,你就是整个葬礼的总指挥,只要把控整个流程,并且做好接待后勤工作就行了……”
  陆鸣又是一阵兴奋,心想,来参加葬礼的还不知道有多少大人物呢,全部由自己负责接待,这种风光可不是什么人都能轮的上的。
  看来明天等蒋凝香一下飞机,就算是绑也要把她绑回陆家镇,只有她才能帮自己出谋划策,再说,她可是个喜欢结交大人物的女人,这么难得的机会,不信她也会轻易放过。
  陆紫燕见陆鸣脸上阴晴不定,似乎有点过意不去,说道:“阿鸣,你看,这事正好赶上过年,倒是让你操心了……”
  陆鸣急忙说道:“姑姑,你这是什么话?我光棍一个,什么忙过年不过年的……对了,你刚才说家人都要在陆家镇陪爷爷,所有的事情都由我来安排吧……”
  陆紫燕似乎也被陆鸣的热情所感动,叹口气道:“怪不得我父亲跟你只见过一面就念念不忘呢,在他眼里,还是你最亲啊……”
  顿了一下,盯着陆鸣问道:“你知道我父亲为什么仅仅见过你一面就把这些事情都交给你去办吗?”
  陆鸣茫然道:“那是因为爷爷把我当自己的孙子呢。”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