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口供:千万要记住,什么也别说》
第904节

作者: 陈鸣谦2015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你去听听那些病人都在谈论什么,看看丨警丨察抓住罪犯没有?是什么人干的……”
  陆鸣临下车前冲陆虎吩咐道,不过,刚走几步又回头交代道:“可别犯老毛病啊,要是再被丨警丨察抓住的话,一百张嘴也别想说清楚……”
  陆虎笑道:“我这次光听不问,看他们能把我怎么样?”
  当住院部传来第一声爆炸的时候,医院的保卫部门第一时间封锁了高干病房,陆鸣到达的时候仍然有武装军人把守,在通过各种身份验证之后,才放他进去。

  陆鸣长这么大还是第一次奔丧,连自己老娘死的时候都没有料理过她的后事,所以对医院里怎么处理死人压根就不知道。
  只管钻进电梯一路来到了陆岩的病房,微微喘息着敲敲门,等到一个陌生女人打开房门的时候,一下就楞在了那里。
  只见房间里面坐着七八个人,有老有少,有男有女,其中还有几位军人,看看基本上都是上校大校级别,其中还有一个还是少将,每个人脸上都一副悲戚的模样。
  他以为自己走错了房间,可抬头看看病房的号码确实是这个房间,于是冲那个皱着眉头一脸审视模样的中年女人问道:“请问……陆……陆紫燕在这里吗?”
  女人一听陆鸣说出了陆紫燕的名字,脸上的神情稍稍松弛了一下,问道:“啊,你叫什么名字?”
  陆鸣还没有回答,就看见陆紫燕从里面房间走了出来,于是急忙叫道:“姑姑,我来了……”
  陆紫燕闻声朝门口看了一眼,认出是陆鸣,稍稍一愣,然后走过来说道:“进来吧,没想到你来的这么快……”

  陆鸣喘息道:“你放下电话就赶过来了,姑姑,怎么突然……”
  陆紫燕打断了陆鸣的话,说道:“人还在病房里,等一会儿就要送到太平间去了,你进去看看他吧……”
  陆鸣感觉到房间里每个人的目光都聚焦在了他的身上,一时感到浑身都不自在,忍不住微微颤抖了几下,然后目不斜视地跟着陆紫燕走进了里面的病房。
  一走进病房,就看见两个护士,还有两个穿着白大褂的医生,靠窗户的一张床上躺着一个人,从头到脸都被遮在一块雪白的被单下面,只是被单下面的身子小的就像是一个孩子,陆鸣知道那应该是陆岩的尸体。
  陆紫燕走过去伸手揭开了了被单,露出了死者的脸,然后冲站在那里呆呆发证的陆鸣招招手,小声道:“过来见他最后一面吧。”
  陆鸣颤巍巍的走过去,这倒不是因为害怕,而是紧张,说实话,他对陆岩的尸体并没有多少恐惧感,只是一颗心跳的太厉害。

  只见陆岩的脸上神态平静,除了脸色苍白之外,甚至看不出这是一个死人,反倒像是睡着了一般。
  晚上陆鸣见到陆岩的时候,他的身上还穿着病号服,可眼下被单下面露出的却是军装,显然是刚刚换上的。
  陆鸣呆呆地盯着陆岩的脸注视了好一会儿,酝酿了一阵情绪之后,忽然双腿一软,普通一声跪倒在了床头,嘴里叫了一声“爷爷”,然后眼泪就夺眶而出,哽咽的说不出话来。
  其实,他本来是打算像那次在毛竹园母亲的坟前那样放声嚎啕大哭,可意识到自己如果表现的太过分的话,反倒会让陆紫燕心生疑虑,毕竟,自己只是和陆岩见过一面,哪来这么深的感情?

  再说,只有婆娘才会嚎啕大哭,一个大男人总要控制一下自己的情绪,这种压抑的悲伤才才更适合一个男人的情感表达方式。
  不过,要说陆鸣完全是在装哭,那可冤枉他了,实际上,乍一意识到躺在床上的这个老头曾经跟自己的爷爷形影不离,并且在见到自己第一面的时候,不用任何验证,就马上确定自己是陆尚友的孙子。
  就凭这一点,老头的死确实让他有种痛失亲人般的感觉,一股感情的潮水立即就涌上心头,几乎不用装马上就进入了角色。
  “爷爷……你怎么就走了呢……我还有……还有好多话要对你……说呢……我本来还想请你去看看我爷爷的老宅子呢……你不在了……再也没有人知道我爷爷的事情了……”
  陆鸣嘴里哼哼了几句,然后就哽咽的说出话来,只觉得一只手伸过来搀扶他,不用看就知道是陆紫燕。
  心想,连她都不哭,自己如果继续哭哭啼啼的反倒不合常理了,于是借势爬起身来,一瞥眼就看见了床头柜上放着的那本家谱。
  他想都没想就抓在了手里,哽咽道:“爷爷,我要亲手把你的名字写在家谱上,让子子孙孙都知道你威名……”
  陆紫燕好像对陆鸣拿走家谱丝毫都没有在意,而是扭头冲其中一名医生说道:“李院长,接下来的事情你安排吧,我家里人要到明天才能赶过来,我父亲的遗体最迟明天下午送到陆家镇……”
  陆鸣听了陆紫燕的话微微感到吃惊,心想,遗体为什么要送到陆家镇呢,那里连个火葬场都没有,难道老革命的遗体不用火化就能下葬?不可能。
  只听李院长说道:“陆部长,你真的决定追悼会放在陆家镇?那里的条件毕竟比不上市里面啊,再说,到时候还要送回市里面火化,就怕太折腾老爷子了……”
  陆鸣第一次听人称呼陆紫燕为部长,心想,也不知道她是什么样的部长,部长这个职务可大可小,可以是国家领导人,也可以像陆虎那样只是个保安部部长,想必陆紫燕这个部长不会小吧。
  只听陆紫燕说道:“这是我父亲的遗愿,就按照他的要求办吧……”
  李院长问道:“今晚守灵的人有安排吗?既然亲属们都没有赶过来,要不要我安排人……”
  陆鸣没等李院长说完,急忙说道:“我……今晚我守灵……”
  这时,一直站在一边没说话的那位医生问道:“这位是……”
  陆紫燕瞥了陆鸣一眼,说道:“这是我侄子……今晚就我们两个守灵……时间不早了,你们安排一下,然后就回去休息吧……”
  李院长说道:“我已经安排王副院长在医院值班,有什么事情你们随时可以找他……”

  说完,几个人从病房里出来,陆紫燕对坐在外面的那些人说道:“时间不早了,你们也回去休息吧,追悼会定在后天举行……”
  那些人都站起身来,一个个走过来跟陆紫燕握手,嘴里都说一句“节哀顺变”,然后一个个离开了房间。
  陆鸣一听陆紫燕说追悼会后天举行,心想,后天是大年三十,开完追悼会之后还要把遗体送回市里面火化,等折腾完基本上已经是晚上了,说不定连年夜饭都赶不上了,到时候还不知道陆媛他们又会怎么想呢。
  半个小时之后,医护人员把陆岩的遗体转移到了太平间,说实话,陆鸣虽然不害怕陆岩的遗体,可太平间这三个字却让他感到恐惧。
  心想,陆紫燕虽然说要守灵,可多半不会通宵待在那里,要是让他自己一个人待在阴森森的太平间里,半夜里还不吓的半死,是在不行只能叫陆虎来作伴了,这小子说不定已经在车里面睡下了。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