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村支教的哪些日子》
第268节

作者: 不说再见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他话音未落,单层玻璃另一面的房间门便被一名丨警丨察推开,紧接着就有相貌各异的六个人鱼贯走了进来,按照那名丨警丨察的指示面对玻璃站成一排,每个人手里还都拿着一个写有号码的牌子,竖在胸前,供玻璃外面的人观看。
  这些人一出现,郝景龙脸上的笑容和街头小人物特有的卑微就不见了,一双小眼死死的盯着玻璃里面那个举着三号牌的人,目光里有仇恨、有愤怒、也有浓浓的恐惧。
  见到他这副样子,严建明心里就暗暗叹了口气:果然奇迹不会发生啊!耗子差点儿被萧晋给废掉,肯定对他恨之入骨,现在背后再有不知道什么大人物给撑腰,根本就不可能临阵翻供。只可惜,像他这种小人物搀和进神仙打架里来,只能是炮灰的命。
  旁边张副处长也在仔细的观察着郝景龙的样子,他的想法跟严建明一样,也认为耗子肯定会指认萧晋,就是不知道萧晋会怎样应对。
  他的心里隐隐开始期待起来,因为那样一来,萧晋的背景、或者说他的依仗,应该就没办法再继续藏着掖着了。
  既然事情无可避免,那拖时间也毫无意义,于是,严建明就开口问道:“郝景龙,你看清楚了吗?”
  郝景龙双目依然死死的盯着三号,点头说:“看清楚了。”
  “这里面有打伤你的那个人吗?”严建明又问。
  “没有。”
  “是哪……嗯?你说什么?”
  “我说没有啊!”郝景龙一脸无辜的说,“严队,虽然我只是个不入流的混混,但以前也算是帮过您的,没有功劳也有苦劳嘛!求您看在我还受着伤的份儿上,就别折腾我了,拜托您下一次好歹有了把握再找我来,好不好?
  我这手腕子可真经不起市局家里来回的跑,要是每次都这样的话,那我就不告了,别仇没报成,再把胳膊给搭进去。”

  严建明这会儿的表情很古怪,眼珠子瞪的溜圆,脸皮也在不停的抽搐,嘴角扯来扯去,似乎是想笑,但怎么看都比哭还难看。
  他的长相本来就很凶,这么一扭曲起来,就更吓人,看上去好像下一刻就会一巴掌拍死郝景龙一样。
  “严……严队?”郝景龙有点害怕,一边慢慢的往后挪,一边干笑道,“你……你别生气,我是跟你开玩笑的,以后不管什么时间、什么事儿,我绝对二十四小时开机,随叫随……”
  话没说完,因为他的后背撞到了一个人,扭过头就看见了一张有着典型岭南人高颧骨的瘦脸膛。
  “你再仔细看看!”张副处长一把抓住郝景龙的手臂,指着单向玻璃里面的三号问:“这里面,真的没有打伤你的人吗?”
  因为被抓的是手腕受伤的那个胳膊,所以郝景龙不敢挣脱,吓得眼泪都快出来了,点头跟小鸡吃米似的。
  “没有!这里面的人我一个都不认识!这位领导,我……我胳膊疼,您能放开我么?”
  “哦,抱歉抱歉!”
  张副处长破天荒的给一个平头老百姓道了歉,再望向单向玻璃窗内的时候,目光就变得复杂起来。

  能看到指认室监控的房间内,董初瑶和田新桐的表情也都很精彩,当郝景龙说出“没有”这两个字的时候,她们甚至下意识的觉得自己所看到的一定是个假监控录像。
  单向玻璃的里面一共有六个人,高矮胖瘦不一,长相也都没什么特别出彩的地方,可是,三号在笑啊!那样灿烂却又带了点张狂和痞子气的笑容,谁能无视?谁又能看一眼就忘?为什么那位受害者却说里面没有一个是伤害他的人呢?
  “这……这就是他所说的,让告他的人听话?”发呆许久,田新桐喃喃的说。
  董初瑶也醒过神来,直勾勾的看着眼前的屏幕,道:“估计是了,只是不知道,他人在千里之外,是怎么接触到那个受害者、又让他乖乖听话的。”

  田新桐沉吟片刻,蹙眉说:“那个受害者是个街头混混,这属于贾雨娇的势力范围。”
  董初瑶想了想,摇头道:“如果真是雨娇姐帮了他,他没必要瞒着我们,既然他说没求任何人帮助,那就应该是他自己做到的……或者说,是他的手下势力做到的。”
  再瞅一眼屏幕中笑的越发得意的三号,田新桐就撇起了嘴:“这个家伙,看着整天吊儿郎当一点正事儿不干的样子,没想到竟然不声不响的就有了自己的势力,还是轻而易举就能摆平邓睿明这种级别麻烦的势力。”
  “什么?”董初瑶的声音一下子就提高了一个八度,“这件事跟邓睿明有关?”
  相比起张副处长的复杂心情,严建明此时的情绪就比较单一了,那就是惊喜,比听到升职加薪还要惊喜。

  奇迹发生了,郝景龙竟然真的翻供了,两天前来报警时的言之凿凿,变成了此时的睁眼瞎。萧晋就在玻璃的另一边笑的肆意张狂,郝景龙却选择性的失了明。
  此时此刻,严建明恨不得抱住郝景龙的脑袋重重亲上几口,他不在乎郝景龙翻了供会迎来怎样悲惨的结果,他只知道,萧晋没事,他就没事,反正行凶者还没找到,大领导们要求的公平公正还不简单么?
  看着表情愁苦中还夹杂着几分恐惧和忐忑的耗子,严建明深吸口气,最后一次郑重的确定道:“郝景龙先生,请你再仔细的辨认一下,并明确的告诉我,这里面真的没有打伤你的那个萧晋吗?”
  郝景龙转头又看了一眼玻璃那边的三号,暗叹口气,摇头说:“没有,这里面没有我说的那个萧晋。”
  “很好!”严建明大喝一声,就伸手摁下墙上的通话器按钮,对玻璃里面说:“你们可以离开了,谢谢!”
  六个人陆续走出指认室,外面有个女警示意他们把手里的牌子放进墙边的一个箱子里,萧晋低头看看自己手里的三号,对女警说:“我能留下这个吗?”

  女警秀眉微微一蹙:“你留这个干嘛?”
  萧晋微微一笑,说:“第一次到这种地方来,觉得新鲜,想留着它当做纪念。”
  虽然那只是一块塑料牌子,可毕竟也属于公家财产,那女警自然不会让他随便拿走,刚要开口拒绝,就一旁的男同事插嘴说:“可以,你可以带走它。”
  “谢谢。”点点头,萧晋就出去了。

  那女警觉得奇怪,就问同事道:“你干嘛让他拿走啊?一共就十个数,他拿走一个‘三’就凑不齐了,回头被领导发现了怎么办?”
  “不就是几块破塑料牌子嘛!”男警不以为意道,“又不值什么钱,回头你去后勤再拿一套就好啦!”
  “我当然知道它不值钱。”女警不满地说,“我问的是你为什么要平白无故的答应他、让他拿走?话说,那人是谁啊?”
  这女警是刚刚才调到刑警队做文职的大学生,长得倒也有几分姿色,在荷尔蒙旺盛的刑警队楼层,向来都是最受大家照顾和呵护的那个,男警还没女朋友,自然不敢惹她不开心。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