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高权力》
第2108节

作者: 失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这个……”彭长宜一下不知说什么好了,但他永远不会有“词穷”的时候,他说道:“视情况而定,如果,是等你男人的电话,那等多晚都不叫晚,如果是其他的什么人就算了,坚决不能搭理他,不但不能搭理他,你一开始就不能等……我说,你真等到这么晚啊?”
  “是啊,我是诚信之人,当然不能失约,不像他,说晚上给我打电话,结果我就等啊等啊,等到眼皮发黏,等到月儿下沉,也不见有电话打来,我心想,我明天还要上班,怎么也不能这么干等啊,哪怕睡半宿也行啊,所以,我只好冒着打扰别人的风险,打了这个电话。”

  彭长宜歉意地笑了,说:“不好意思,我今天晚上喝多了。”
  舒晴说:“似乎你跟他们喝酒没有不喝多的时候。”
  彭长宜说:“没有他们,只有他,是单立人的他。”
  舒晴一怔,说道:“为什么?小丁不是来了吗?”
  彭长宜知道这才是舒晴不放心的关键,他躺在床上,将手机放在枕上,闭着眼睛说道:“是啊,来了又走了,而且早就走了,你打完电话不大一会她就走了。”
  “她晚上还有别的事?”

  “她呀,什么事都没有,就是不想跟我们在一起。”
  舒晴糊涂了,说道:“不想跟你们在一起干嘛还去呀?”
  “是啊,我也是这么说,我说你来得走不得。为了不让她走,我跟她订了一个屈辱条约,让她吃下了五串羊肉串再走,不然没人送她。”
  “哦,我糊涂了,到底是怎么回事?”
  彭长宜说:“是这样,她从来都不吃羊肉,她要是想走,必须有车送她,因为邹子介的试验田尽管是部队的蔬菜基地,但离市中心很远,几乎到了郊区,而且四周都是田野,这里的道路是部队修建的,跟哪儿都不通,所以这里没有出租车经过,半夜三更的,就她那个胆儿,她才不敢步行回家呢。所以就答应了我的条件,吃了五串羊肉串,我才让老顾送她走,结果到半路全吐了。”

  “吐了?你怎么……为什么要这样难为她?”舒晴本想说你怎么舍得这么难为她,话到嘴边,临时改了口。
  彭长宜说:“是啊,现在想想真不合适,结果我就被他老公罚酒了,一上来他老公就罚了我一大玻璃杯酒,我一口气喝干的,喝下去后感觉胃里都是火烧火燎的,如果我张嘴出口气,保证遇到火星就能点着。”
  舒晴没有笑,彭长宜这话他听过好多遍了,她仍然关心一个问题:“既然你知道,为什么还让她吃啊?”
  “为的是不想让她走呗,谁知道她为了走,连这屈辱的条约也答应。”
  “她为什么执意要走?”
  “为了不见江帆呗——看你这刨根问底的,我困了,睡吧……”
  “不行,我等了你半宿,我一会都没睡,你好歹还睡了一会,你必须解答我的疑问,不然我睡不踏实。”舒晴口气很强硬。

  彭长宜看了看表,已经过了12点了,他说:“宝贝,我明天再告诉你,睁不开眼了——”
  “不行,要不我生气了!”
  “哈哈。”彭长宜不由得大笑。
  彭长宜说:“你这口气怎么像家长训斥孩子?”

  舒晴也笑了,说道:“你就是我的孩子,总是调皮捣蛋不让大人放心。你说,是不是你惹小丁生气了?”
  “你别往我头上栽赃,我不会惹任何人生气的,我刚才说了,他是不想见她老公。”
  “为什么不想见她老公?”
  “这个……”彭长宜犹豫了一下,但为了让舒晴放心,他还是说道:“他们夫妻现在正在闹别扭。”
  哪知,舒晴听了这话,就更加得不放心了,她紧张地问道:“从什么时候开始?”
  “好像我来后他们就开始闹了。”
  彭长宜根本没想那么多,就实话实说了。

  “啊?彭长宜——该不会是因为你吧……”
  姑娘一时心急,直接说了出来。
  彭长宜一惊,噌地从床上坐起,瞌睡虫也跑走了,他赶忙解释道:“看你,想哪儿去了?怎么会因为我,况且我现在名花有主,你以为她是那么没有觉悟的人?我说不告诉你吧,你偏问,自寻烦恼不是?”
  舒晴松了一口气,仍然不放心地问道:“那到底是怎么回事?”
  彭长宜叹了一口气,说:“宝贝,我可以告诉你,但是你要保证不往歪处想,否则我一辈子都不告诉你。”
  “好的,好的,我保证。”舒晴乖巧地说道。

  彭长宜叹了一口气,这才说道:“起初,我也不知道他们夫妻闹矛盾,后来我才知道,唉——说到底,这事还真跟我有点关系,为这事,我一直过意不去,这也是我今晚喝多了的主要原因。”
  舒晴的心提到了嗓子眼,说道:“到底是怎么回事你快说呀——”
  彭长宜说:“你还记得我去省城那天跟陆原喝酒的事吗?”
  “记得,你喝多了,在我这睡了一下午。”
  “是,也就是那天,我才知道他们夫妻闹别扭了。”
  于是,头晚喝多了彭长宜,就将他怎么知道他们夫妻闹别扭的事跟舒晴从头至尾说了一遍,但是他没有醉倒把什么都说出来的地步,他隐去了丁一在日记里记载关于他们在她家的老房子发生的事,只是含糊告诉他,似乎江帆从丁一日记里对妻子有点误会,但目前并没有影响到他跟他们夫妻的关系,仅此而已。
  尽管仅此而已,远在省城的舒晴就坐不住了,她担心的事,还是过早发生了。
  其实,当彭长宜第一次跟舒晴说江帆邀请他去阆诸工作的时候,舒晴就有些担心,担心他们到了一起反而会不好,这种担心不因为别的,主要是因为彭长宜跟丁一跟江帆各自的关系。后来,当彭长宜决定去阆诸的时候,舒晴没有表示反对,但这种担心她却埋在了心里,这也是彭长宜来阆诸后,舒晴电话打得比从前更勤的主要原因,不但电话打得勤了,人也明显来的勤了,尽管有时是一闪而过,哪怕在饭店匆匆见个面吃顿饭就走,她也要来看看彭长宜。

  尽管内心里有担心,但舒晴是理智的,彭长宜之所以毫无遮掩地跟她说了这一切,就说明这个男人的内心还是磊落的,也应该是纯粹的。
  但姑娘还是向心上人表达了自己的担心,她说道:“彭长宜,你让我好不放心啊——”
  彭长宜知道舒晴担心了,他的酒已经完全醒了,他信誓旦旦地说:“你不用担心,我知道自己该怎么做,请你相信我,也相信他们,他们夫妻会没事的,我们都是明白人,明白人跟明白人好打交道。”
  “但是,但是……江帆会不会对你……”舒晴没敢说出来,她怕一语成谶。
  彭长宜很坚决地说:“放心,这一点我相信他,毕竟,我跟他妻子的关系是干净的,并且从来没有背着他做过什么,我的为人他了解,向来明人不做暗事,如果我想怎么做的话,早就做了,而且会公开去做。”
  舒晴有些难过,说道:“彭长宜,你知道吗?我最担心就是这个,但我不敢告诉你我的担心,怕你笑话我……”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