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高权力》
第2107节

作者: 失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自从最近市委出台了领导干部纪律守则,不许领导干部上班期间自己开车,小高天天都来接书记上班,哪怕头天晚上江帆自己开车回家,早上他都要赶到军区大院接书记上班。书记从来都是准时在七点四十分之前下楼,然后走二十多分钟左右的车程,这样就能保证他提前二十多分钟到单位,有时他没吃早点,还会去食堂吃早点。
  今天显然书记起晚了,作为司机的他,跟秘书的职责不同,他是不能上去催书记的,只好在院子里干等。
  尽管江帆在天亮后睡着了,但是他并没有睡踏实,等他醒来后,已经快八点半了,这是以前不曾有过的,他从床上坐起,头还是有些晕,他闭了会眼,这才起身,走进了洗漱间。
  简单洗漱后,他撑着疲乏的身子,坐在电脑前,想了想,再次打开了电脑,点开自己的邮箱,他昨天晚上回复她“妄想”两个字之后,他就关机了,想着她是否看到他的回复。
  果然,江帆点开邮箱后有她的回复,他没有着急打开,而是看了看时间,跟他发邮件的时间前后只差了三分钟,那么,也就是说,她那个时候也还没休息。
  他长出了一口气,点开邮件,就见她回复道:一别两宽,各生欢喜。
  一别两宽,各生欢喜,如果他没有记错的话,这句话应该出自唐朝人写的“放妻协议”里的内容,也是我国最早的离婚书,大意是:凡为夫妇之因,前世三生结缘,始配今生为夫妇。若结缘不合,比是冤家,故来相对;即以二心不同,难归一意,快会及诸亲,各还本道。愿妻娘子相离之后,重梳婵鬓,美扫峨眉,巧呈窈窕之姿,选聘高官之主。解怨释结,更莫相憎。一别两宽,各生欢喜。从这份离婚声明来看,这对唐朝夫妻离婚的原因,跟现代人一样,也是因为感情不和。离婚男主角还宽宏地祝福女主角,选择一个“高官”再嫁,这样的心胸,令今人感慨。当爱已成往事,婚姻走到尽头之时,“解怨释结,更莫相憎,一别两宽,各生欢喜。”

  显然,这是丁一在暗示他,他们以这样的姿态分手,不是很好吗?
  忽然,他对着电脑居然不知该如何回复她,这是他第一次不知该跟她说什么好。
  半天,他的手指才在键盘上憔敲出:这位夫君的雅量我没有,他可以愿娘子相离之后,重梳婵鬓,美扫峨眉,巧呈窈窕之姿,选聘高官之主,我却不能,因为他的爱没了,当然只有祝福,我不是……
  不知为什么,写下这段文字后,江帆的心不免有些惆怅,他按下删除键,看着刚刚打出的字由后至前一个个地消失,然后关机,离开。
  冥思苦想了半天,对着丁一回复的这八个字,他没有再回复她。
  走出家门,司机高山早就等在院子里,见他满脸倦容地出来,他赶紧走上前去,给他拉开车门,直到他坐进了车,才跑到驾驶室,开着车驶了出去。
  小高悄悄地从后视镜里看了书记一眼,小心地说道:“您是不是病了?”
  “没有,就是有些头疼,昨天晚上没休息好。”
  江帆说完,合上了眼睛,他显得有些无精打采。

  他闭着眼睛似乎在养神,但脑子却没闲着,仔细回想着跟丁一在邮件里的每一句对话:
  他首先给她发邮件,声称:我不离婚!丁一看到后回道:及时止损,关门大吉!江帆后来回了两个字:妄想!今天早上看见丁一回道:一别两宽,各生欢喜。
  字里行间,都透出她的决绝和果断,而不失教诲的口吻。
  江帆第一次意识到,他们夫妻关系,走到了危险的边缘,他们夫妻的缘分,也濒临尽头了。
  他是不能接受跟她离婚的事实的,说真心话,他从未想过要离婚,尽管丁一回家去住,但是他们一直都有联系,他跟她的家人也有联系,而且还会跟参加他们家庭的聚会,更没有割舍掉彼此的关系,当时在那样一种情况下她离开,他认为没什么不可以,有些事冷静冷静,彼此想明白也没什么不可以,何况那段时间他忙的不可开交,尽管她的脚负伤,但他都顾不上照顾她,只是他没有想到的是,丁一居然会提出离婚。

  也许,哀莫大于心死,她对彻底失望了,想想那段时间,他的确忽视了她,忽视了她的伤,忽视了她的感受……看来,他必须要认真对待这事了,不然,他就要付出代价,想想昨晚她宁愿吃羊肉串,也不愿留下见他,包括她的换锁,这些都深深地刺激了江帆,那种刺激,不亚于最初发现他的日记。
  必须要认真对待!他在心里默默地说道。
  彭长宜今天也险些起不来,昨天跟江帆喝了太多的酒,第一次他喝白酒,江帆喝啤酒。
  他来阆诸以来,这也是他们第一次单独喝酒,而且聊得非常深刻和尽兴,江帆几乎把阆诸全部的底都给他亮开了,聊到很晚才散。

  他今天也是第一次入住“木屋”。
  躺在自己过去的被褥上,聆听夜晚夏虫和蛙鸣,他再次有一种回归自然的感觉,感到无比的舒畅,自由,这是他住的那个高档宾馆没有的感觉,是在三源时才有的感觉。但是他忘了一件事,那就是他忘了给舒晴打电话了。
  舒晴知道彭长宜今晚跟江帆两口子喝酒吃烤肉尽欢的事,尤其是知道丁一先到的时候,不知为什么,她就有些放不下心来了,晚上,她没有吃晚饭,干什么都不安心,总是在心里惦记着江帆来没来,彭长宜跟丁一在干嘛?直到她打电话得知江帆到了,心才稍稍放下一点。
  她的担心并不是多余,通过跟彭长宜的接触,她能感觉得到丁一在他心目中的位置,原来还好,他们不在一个城市,现在却不是这样了,他们不但在一个城市,而且江帆和丁一还出现了矛盾,尽管彭长宜曾经反复说过,他们的关系是干净的,但是她还是有所担心。直到昨天晚上,这种担心就更加的强烈了。
  本来说好他们结束后彭长宜给她打电话,结果,她左等右等,已经快半夜了,彭长宜的电话还没来。姑娘的心就开始嘀咕了,这么晚他们还没散吗?她很想把电话打过去,问问他们到底散没散,又唯恐他们没散,那样给江帆夫妇的印象似乎不太好,她就忍着忍着,实在太晚了,她才决定给彭长宜打这个电话。结果,这位老先生早就进入梦乡了。

  舒晴又好气又心疼,说道:“那你就睡吧,明天再聊。”
  彭长宜这才想起晚上答应给她打电话而没打的事来,就有些抱歉地说道:“这么晚你还没睡呀?在忙什么?”
  舒晴委屈地说:“我什么都没忙,一大晚上就忙了一件事,那就是等一个人的电话!”
  “等电话?等谁的电话?”彭长宜明知故问。
  舒晴知道他是故意的,这是他耍赖的惯用手段,就故意用一种很嗲的声音说道:“等一个男人的电话呗——”
  彭长宜故意说道:“男人,哪个男人?你除了我之外还有其他男人?我告诉你舒晴,我坚决不允许这种事情发生!”
  “彭长宜,你也太霸道了吧?我怎么就不能等别人的电话。”
  彭长宜说道:“这个问题我必须霸道,你就是不能等别人的电话!”
  舒晴娇嗔地说道:“可惜这个男人的电话我没等到,他害得我半宿没睡觉,你说,我还搭理他吗?”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