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高权力》
第2106节

作者: 失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他不相信丁一真的回家有事,她一定是懒得看见自己,才临时找了个借口走开了。她宁愿答应彭长宜的条件,吃了从不吃的羊肉串,甚至宁愿在半路上吐出来也不愿见他,这让江帆很有挫败感,特别是在彭长宜面前,他的自尊心受到了前所未有的挑战,心里就憋了一肚子的心事,今晚一定要见她,告诉她,他目前还是她的丈夫,她躲不掉他。
  心里这样想着,踩油门的脚就用了力,汽车飞快地驶进了白杨大道,从后尾灯的光亮处,卷起一股烟尘。

  但是,等他停好车,掏出老房子的钥匙准备开门时,他发现了一个问题,钥匙插不进去了。
  他以为是自己喝多了酒,找不到锁孔,就掏出手机照亮,但无论如何,钥匙都插不进去了。他定睛一看,脑袋就是轰地一下,大门的锁换了!
  她换锁了,她居然换了锁!
  无疑,她是针对自己才换的锁,也就是说,她跟自己动真的了!
  那一刻,江帆顿感有些天旋地转,好在他及时靠在了大门上,才没晕倒。

  心中那种挫败感立刻袭上了上来,他抡起拳头,很想大力去捶门,但理智尚存的他,没有这样做,那样的话唯恐惊扰了邻居,这个大院里的人,差不多都知道他们的身份,半夜三更的,他不想闹出什么笑话。
  他无力地松开了拳头,他不知道自己是怎么走出胡同的,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上的车,反正一路上感觉都是晕晕乎乎的,在心里一直默念着一件事:她换锁了,她居然换了锁,不让自己进家门了……
  江帆当然不会知道,在丁一回来找他给他看离婚协议书的那次,丁一将江帆所有的钱物归还给他的同时,她就请来锁匠把锁换了,她换锁的目的,就是要告诉江帆,这个家不欢迎你,你以后再也没有资格随便出入了。她就是想表明这样一种态度,一种很坚决的态度!
  回到住处后,江帆踉踉跄跄进了电梯,当他走进这个冷冷清清的家时,心里忽然很不是滋味,胃里一阵翻涌,他赶忙跑到了卫生间,晚上喝的酒吃的东西就一股脑地吐了出来……
  正在呕吐的时候,他的电话响了,他知道肯定是彭长宜不放心给他打电话来了,江帆没有接,电话响了一会后就停了,等江帆稍稍平静后从卫生间里走了出来,拿起电话,果然是彭长宜,他给他发了一条信息:已到家,放心。
  江帆躺在床上,不知为什么,他恨不起来彭长宜,于公来讲,他要用彭长宜,从而达到自己的施政理念,于私来讲,彭长宜对他是百分之百的忠诚,这一点无需置疑。每次和他坐下喝酒的时候,他就会想起许多过去的时光,那种浓浓的兄弟之情就会跃然眼前,江帆如果不刻意去想这事,他几乎不能将丁一的日记和彭长宜联系到一起。但每到夜深人静的时候,他又是那么难过自己这一关。
  但是今天,丁一换锁,使他的确受刺激了,也使他意识到了他们夫妻关系的危机,他曾经跟她说过,让她给他时间想明白这一切,但是,显然她不等了,不但直接给自己下了离婚战书,还决绝地换了家门的锁,她这是要跟自己彻底一刀两断!
  想着想在,江帆忽然想起昨天他告诉过丁一,他给她留了邮件这件事,他从床上一跃而起,忍着头晕,打开电脑,查看是否有她的回复,果然,邮箱里有丁一回复的邮件,他点开,就见丁一回道:及时止损,关门大吉!
  他忽然有些气氛,止损?止什么损?难道你跟着我就是损失,就是在浪费青春吗?他气愤地回了她两个字:妄想!不等她的回复,他就关机回到了床上。
  半夜,他醒来后,睁开眼睛想了半天,把他跟丁一的前前后后都想了一遍,又回想着彭长宜说的话:是我的东西我不会轻易丢掉,别人的东西我也不要。难道,彭长宜已经知道了他们夫妻目前的关系?他怎么感觉彭长宜最近说的话,怎么总是有意无意地在敲打他?
  江帆在心里默默地问道:彭长宜,如果这事放在你的身上,你会怎么想?

  但就目前来说,江帆是不可能跟彭长宜摊开说这事的,一来彭长宜到了自己身边,二来毕竟那都是自己内心的东西,内心的东西没有对错一说,谁的心里没有点见不得人的东西,这些东西在心里放着行,一旦拿出来,未必能见得阳光摆得上桌面来。
  所谓的阴暗的东西,每个人都有,不一定都是消极的东西,而是那些难以说出口的内心隐秘。这些东西江帆有,彭长宜有,王家栋、樊文良都有,但他们谁公开拿出来说了?王家栋直到现在也没有跟彭长宜解密当年周林被选掉的内幕,樊文良更从未涉及过哪怕一个字。彭长宜也一样,他无法公开当年调查小洋楼的种种行径,更无法公开自己内心对丁一的那份深沉的爱,有些东西,就是放在心里压一辈子都不能拿出来公开的,放在心里的东西叫秘密,拿出来公开叫丨炸丨弹。能压在心里一辈子的秘密,不一定有多么龌龊,不一定有多么消极,但就是不能公开,一旦公开,就会影响到已有的社会秩序和人际交往的秩序,就会带来乱子。

  江帆就是这样,他对彭长宜和丁一的关系,以前也是有过担心,但随着事情的发展变化,彭长宜又是真心帮他们,这种担心就消失殆尽了,一旦有一天,他意识到,他担心的,的确曾经存在过,而且自己得来的这份感情,说到底是彭长宜馈赠的结果时,他的内心当然就会失衡,而且彭长宜还是自己肝胆相照的弟兄!
  一个时期以来,可以说他都在这种不平衡中度过的,他甚至有时没办法面对丁一,每当面对她的时候,他的内心都会有一个心魔跳出来提醒他曾经发生过的一切,如果是别人,也许他并不在乎,比如贺鹏飞,他就不在乎,哪怕是贺鹏飞抱着下面留着血的丁一把她送进医院,哪怕是何鹏飞以丈夫的名义签字同意给丁一做流产后的手术,这些,他知道后,没有感到心里不平衡,相反,还对何鹏飞表示了感谢。

  但是江帆对彭长宜既恨不起来,似乎又怨不得,随着彭长宜的到来,随着他们三人之间那种过去真诚的情谊逐渐再现,江帆反而感觉自己这段时间好多了,最起码他不再去刻意想这件事了,彭长宜一心一意为自己,就像他曾经跟丁一说的那样,如果要彭长宜的脑袋,他恐怕都会要掂量掂量给不给他,而一般人的第一反应肯定是不给。
  这就是彭长宜,他还是很了解他的,这种了解,是经过无数次事件检验过的。老胡出车祸受伤住院,他给老胡献血,瞪着眼硬是逼着大夫抽了800CC,樊文良跟江帆说,看见长宜的时候,他的脸比生命垂危的老胡好看不了多少;他对王家栋,是带着一份感恩的心情,拿他当成自己的老人那样对待,当然,对他和丁一,更是一片赤诚,没有二心。
  了解彭长宜的人,都知道他不但工作有一套,对朋友也是一颗真心,这一点,江帆心里非常明白。
  后半夜,江帆不能说是失眠,但最起码他是晕晕乎乎过来的。他今天第一次起晚了,确切地说是头痛的不想起床,感觉一夜都没睡好,一会睡一会醒的,直到天亮,操场传来战士跑操的声音,他才总算迷迷糊糊睡着了。
  司机小高早就等在院子里了,眼看着过了八点,书记还不下楼,这在以往是没有过的。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