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高权力》
第2105节

作者: 失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彭长宜觉得江帆还是理想主义的色彩,有点书生意气,尽管他动起脑筋来,殷家实未必是他的对手,但他的学识和觉悟决定他在关键时刻玩不出邪的,这也可能是他的致命优点!孩子都没了,还说这个,这在彭长宜看来就是典型的书生,彭长宜的原则就是“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我必犯人”。他想起早年周林落选的时候,王家栋跟他说过的一句话,在政治到了关键时刻,要敢于使用下九流的手段,不然不能称其为政治。

  “好了,关于阆诸的事,你以后慢慢都会知道,我会有针对性地告诉你一些,但不会是全部,因为我在认识人和认识问题上,是带着我个人的局限,我不会强加在你的头上。”
  彭长宜明白他这话的意思,就说道:“来阆诸,我是依仗着您来的,在对待一切人和一切事上,我会跟您保持一致的。我曾经跟关昊说过,我说我天生就是做辅臣的料,这一点我对自己还是有信心的。”
  江帆说:“不对,你当一把手也做得很好吗?不然你也来不了阆诸,到不了今天这个位置,我就是凭着你这一点,才敢公开去省委要你,如果你在下边干的平平庸庸,或者怨声载道,我一是不好要你,二是根本也要不来你。”
  彭长宜谦虚地说:“那是您认为我干得好,再说,基层的事简单。”
  江帆说:“你就别谦虚了,咱们这里的干部,好多都是从基层上来的,你去问问他们,没有一个说基层的事简单、好干的?”
  彭长宜笑了,端起酒杯,跟他示意了一下,干了。

  江帆也干了,说道:“长宜啊,你猜怎么着,我忽然找到了过去咱哥俩喝酒聊天的感觉了。”
  “是啊,这个感觉我此时此刻也有,如果小丁不走就更好了。”彭长宜说着,再次端杯。
  江帆叹了一口气,说:“唉,她现在对我有点不满意,在跟我闹小性,不想见我……”
  彭长宜故意说道:“她不想见您就不见您了?现在跟过去不一样,过去要是不想见您,您还真见不着她,现在你们成为一家人了,一家人就是低头不见还抬头见呢?她能躲哪儿去?”
  “算了,不说了,喝酒。”江帆不打算跟彭长宜说这些,有些事在心里可以过不去,但却是不能说出口的。
  彭长宜没端杯,而是故意神秘地说道:“是不是因为张医生……”
  江帆放下了酒杯,他看着彭长宜,很想跟他说不是因为张医生是因为你,但他是万万不能这样说的,他心里的那个疙瘩,完全是狭义上的,如果说出来,就不是狭义层面上的事了,再说了,那只是江帆和丁一间的个人问题,某种程度上是夫妻矛盾,是家务事,一旦公开,就会影响全盘,影响大局,在对待日记这个问题上,作为男人,江帆的心眼的确不大,有些东西他的确不能释怀,但真跟工作这个大盘相比,他还是能权衡出利弊的。

  江帆看着彭长宜叹了一口气,说道:“长宜啊,我刚才就跟你说了,我和张医生是清白了,调来这么长时间了,我只请她吃了一顿饭,算是尽了地主之谊,而且那顿饭还不光是我们两个人,还有他们院长,那天正赶上她出门诊,病人很多,不但来得晚,而且还走得早,还有就是昨天那一次,我们共同去了北京,共同回来,本来她想留下来,帮助老领导处理一些内务事,但老领导的一对儿女都回来了,你在那里不方便,我说你不放心他,过两天再来看他,现在留下照顾他不合时宜,就这样,她听了我的话,又跟着我回来了。”

  彭长宜笑了,说道:“您跟我说没用,关键是要让小丁知道这些,恕我冒昧,您就没有见着怂人压不住火的时候吗?”
  江帆一怔,看着他,问道:“你什么意思,难道我会跟你说的那样,那样欺负她?”
  “呵呵。”彭长宜看着江帆笑了,说道:“我不是这个意思,我的意思是今天看见小丁,感觉她不是太开心,她不开心,我没看出来,是老顾看出来了,怎么哄也不行,我联想到她给我的张医生的电话,就想您是不是有些事情没跟她解释清楚,让她觉得受了委屈,不然干嘛一听说您来她立刻就提出有事要走?来时高兴着呢,也没说有事?”
  江帆叹了口气,说道:“我没跟她解释得这么详细,况且有些事也不是说能解释就能解释的……小丁的脾气秉性你该知道,也也有任性的时候。”

  彭长宜的本意是想逼江帆说出他们闹矛盾的真相,但江帆坚定信念,不会将事情的真相公开,只把问题归结到丁一的任性上。
  彭长宜不好再深究了,江帆不说,目的已经很明确了,就是他不希望他们夫妻间的事影响到旁人。他点点头,笑着说:“小丁的脾气我倒知道,但她大部分时候是不会与人为恶的,不过她一旦任其性来,也是一条道走到黑的人。
  江帆说:“不说这些了,烦,咱们喝酒……”
  江帆喝了不少的啤酒,尽管啤酒不像白酒那么烈性,但喝多了也会头晕的,彭长宜也喝了不少的酒,每次他们俩人喝酒,都是这样,不尽兴不散。但是江帆今天显然不在状态,也可能是疲倦的原因,也可能是丁一不想见他的原因,反正他有点多了。
  彭长宜提出去送他,江帆指着他说道:“你也喝了那么多酒,还想送我?”
  老顾从江帆手里接过钥匙,默默打开江帆的车,点着火。
  彭长宜四下看了看,没看见邹子介,就大声喊道:“老邹,出来,书记要走了!”
  江帆赶忙制止住了他,说道:“别打扰他了。”
  邹子介的助手刘聪说道:“老师正在地下室呢,我去叫他。”
  彭长宜说:“他在地下室干嘛?”
  助手刘聪说:“今年品种送审工作开始了,他在地下室整理材料。”
  “整理材料干嘛去地下室?”彭长宜的舌头有些不听使唤。
  助手“我们说的材料就是玉米粒,是种子,都在地下室,他要称粒重,要丈量,很麻烦,他已经连着干了好几个通宵了。”
  “那你为什么不帮他?”
  助手笑了,说道:“这项工作没人能替代他,都是他自己干,因为送审过程中,还会有现场答辩,那些专家们会挖空心思刁难你,材料如果是别人组织的,他当场答不上来就功亏一篑了。”
  “哦,那就别打扰他了。”
  彭长宜说着,给江帆拉开后排的车门,嘱咐老顾,半路开车小心点,送书记到家后在打车回来。

  哪知,老顾开着车,刚到市委市政府办公大楼的时候,江帆就让他下车了,他说:“你不是在机关宿舍住吗?你下车吧,我自己开车回家。”
  老顾说:“我送您吧,您自己开车彭市长不放心。”
  江帆说:“你以为我喝多了吗?我告诉你,我没事。不早了,你也很累了一天了,下车吧。”
  老顾没办法,只好将车停在路边,下了车。

  江帆坐进驾驶室,降下车窗,跟老顾摆摆手说:“放心,我没事,别告诉长宜,他跟个事儿妈似的。”
  老顾笑了,说道:“您小心。”
  江帆开着车,行驶到军区大院的时候,他没有减速,而是照直向西城驶去。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