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高权力》
第2103节

作者: 失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彭长宜又说:“老兄,我说我喝半杯,有我的道理,您看,您罚我的酒,是因为我欺负了小丁,让小丁吃了羊肉串,而且中途还吐了,我也认为我该罚,我是罪有应得,但是这里有个问题,我认罚,可是当事人不在,当然,您可以代替当事人,但只能算半个,所以我也只能喝半杯,留着那半杯喝给小丁。”
  江帆一愣,说道:“我为什么只能算半个?难道你不认为我完全能代表小丁吗?”

  彭长宜故意不答,抓起一把毛豆,边剥边吃。
  江帆看彭长宜不答话,又说道:“我问你话呐?”
  彭长宜笑了,说道:“我不认为。”
  江帆听彭长宜这样说,就瞪大眼睛喊道:“嗨,我说彭长宜,你什么意思,为什么非要把我们拆开了论?”
  彭长宜看着他,说道:“不拆开了论吗?
  江帆梗着脖子说:“当然不能拆开了论了,我们是一体!”
  “行,那我把这一杯全干了。”彭长宜说着,端起杯,跟江帆碰了一下,一饮而尽。
  江帆看傻了,他没想到彭长宜还真喝了,就感觉有些不合适,说道:“快吃菜,快吃菜。”
  彭长宜并没有将酒全部咽下去,而是嘴里还含着一大口,他示意江帆干杯。
  江帆说:“好像我经常骗你喝酒似的,还不往下咽,来人,给你们彭市长夹口菜吃。”
  没人动。大家知道江帆是故意戏弄彭长宜。

  江帆又说:“给你们彭市长捶捶背……”
  还是没人动。
  江帆说:“怎么了?我说话没有号召力吗?好,我亲自来。”他说着就要起身,
  彭长宜再也憋不住了,一转身,嘴里的那口酒就都喷了出去。
  江帆说:“我就不信你能憋住!”说着,他端起自己的啤酒,一口喝干。
  彭长宜咳嗽了几声,他端起水杯,连着喝了几大口水,这才平静下来,说道:“我服了。”
  江帆看了他一眼,挖苦着说道:“还号称认罚,一杯酒都没喝完,还吐了半杯,我回去一定给你狠狠告一状,要让小丁看看,看看她的科长,一点诚意都没有。”
  彭长宜笑了,故意说:“那是她没在跟前,要是她在跟前,我肯定毫不犹豫。”
  江帆说:“那好,我马上打电话让她过来。”
  说着,拿起电话就要打。
  彭长宜心说,把我脑袋给你,你也叫不来她,她就是躲开你才走的,不过他当然不能让江帆难堪,就说道:“得嘞您呐,咱哥俩什么时间搅酒喝过,来,我补上那一口。”说着,他自己给自己倒了小半杯,刚要喝,被江帆拦住了。
  江帆说:“你自己喝不算,老兄我陪你。”说着,端起刚刚被老顾倒满的酒杯,跟彭长宜示意了一下,干杯。

  等江帆和彭长宜干杯后,邹子介这时端了一杯白酒过来,说道:“我敬两位领导,多谢两位领导相帮,才有了我的今天。”
  江帆说:“老邹,你客气了,没有我们,你也会有今天。另外我跟你说个事,就是彭市长的房租不管你收多收少,都要收,不管他给了你多少家具,不管他以后给你带来多大的效益,亲兄弟明算账,我这样说,你懂我的意思吧?”
  邹子介说:“您可是别寒碜我了,再这样说,我就找个地缝钻进去了。”
  彭长宜说道:“老邹,听书记的。”
  邹子介不再说什么了,端着杯敬他们。
  喝完之后,江帆跟邹子介说:“我知道你忙,晚上还要整理材料,你赶紧去吃,吃饱了忙你的去。我们哥俩晚上没事,好好聊聊。还有老顾,你也不用陪我们,你吃饱就找地方休息去。”
  老顾一边吃着,一边端起一杯啤酒,说道:“我敬您。”
  江帆一愣,说道:“你敢喝酒?”
  老顾说:“就喝一杯。”

  江帆站了起来,说:“真是跟着什么人学什么人,你老顾都敢喝酒了。我敬你,我敬你的意思也包括我敬重你,你是一个兢兢业业的老黄牛,跟着长宜转战南北,不离不弃,你很羡慕你们。”
  老顾笑了,说道:“主要是彭市长不嫌弃我,说良心话,我也离不开他。我盼着市长搬这里来住,那样我可以跟老邹学习打拳,强身健体,争取多跟市长一段时间,我也感谢您,批准我来阆诸,不说别的,工资都比下边县市高,我那口子可高兴呢。”
  江帆说:“你盼着长宜去省里、去中央,工资就更高了。”
  彭长宜说:“那老顾明天别给我开车了,为了工资,你给书记开车去吧,下一步就是去省里,我愿意忍痛割爱。”
  “哈哈。”江帆一阵开心的笑。
  邹子介和老顾吃饱后先后离开了。
  空场上,只剩下江帆和彭长宜两人,他们边喝边聊。
  由于江帆今天没在家,彭长宜就将他所知道的工作和一些情况汇报给了他,他告诉江帆,殷家实和蔡枫中午是坐一辆车走的,而且没带秘书和司机。
  江帆点点头,没有说话。他沉默了一会,说道:“老殷说八一咱们要跟部队同志联欢,带上家属,我没有反对,我只是说,这个恐怕有些难度,好多领导的家属都不在跟前,你怎么带?不知他怎么回事,要搞这一出?”
  彭长宜是谁呀,他当然明白江帆的意思,如果江帆不和丁一闹别扭,他可能不会有这样的疑问,就是因为他们俩个现在这种情况,他才不得不往深处想。
  彭长宜说:“按目前来说,他们已经没有什么市场了,只要您跟老鲍不生缝隙,抱成一团,别人就搅不了浑水。我来了后,特别注意了这个老殷,我对他还真的很用心,真没发现他有什么匡外的地方,除去安排几个亲属之外,在经济和生活作风上还没发现他有明显的污点。”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