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高权力》
第2102节

作者: 失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江帆对丁一吃羊肉串就更加好奇,他就说:“一定是你耍了什么阴谋诡计,不然她才不会吃呢?”

  彭长宜哈哈大笑,说道:“还是您了解我,她不是要回家吗,我说你吃五串羊肉串就让你走,要不没人送你,反正这里又打不到出租车,想走都走不了,结果她就同意了。她不吃肥的,我说如果你不吃这上面的肥肉,就再加五串,她同意了,我一想我不能逮着看见怂人压不住火,捡老实的欺负呀,就说五串就五串吧,这样,她吃了五串,又分别吃了一块鸡翅、一根火腿肠,就走了,我说让他等您来了再走,她说她父亲年岁大了,睡觉睡的早,对了,一会您呀给她带回去点毛豆和花生,她走的时候这些还没熟,没吃上就走了。”

  江帆听了彭长宜的话后,便没再说什么,很显然,丁一是不想跟自己撞在一起,她来的时候肯定不知道自己也来,她如果知道自己也来,肯定就不会来了。想到这里,他问道:“她来的时候知道我来吗?”
  彭长宜说:“应该不知道,老顾接她的时候也不知道您要来。”
  江帆彻底沉默了,丁一宁愿接受彭长宜的刁难,吃从来都不吃、甚至吃了就反胃的羊肉串,都不愿留下见他,可想而知,自己现在在她心目的地位应该比羊肉串更让她恶心。
  江帆的沉默和尴尬彭长宜早就注意到了,他故意说道:“吃到第三串的时候,我看见她要吐了,赶忙给了她一瓶冰镇橙汁,呵呵,她一下子连喝了好几口,我估计这里如果是白天的话,就是打不到车,她宁愿走着回去,都不会吃羊肉串的,所以说人啊,不吃这不吃那,都是假的,是没到关键时刻,是不饿,到了关键时刻,什么都会吃的。”
  江帆看着他,说道:“你别得便宜卖乖,说不定半路她就吐了。”

  彭长宜一听,赶紧冲江帆作揖,说道:“对不起,千不该万不该,我不该当着您说这话,看来,还是谁家的人谁心疼。”
  江帆看着端上来的羊肉串说:“我也吃不了几串,今天上火了,按说我还是喜欢吃这些的,在草原下乡的时候,几乎天天晚上跟他们喝酒吃这些。”
  彭长宜说:“对了,您是最有发言权的,赶快提提意见。”说着,就赶紧将一串递到他的手上。
  江帆先拧开了水杯,喝了一口水,然后才接过来,吃了一串后,没说什么,紧接着又吃了第二串,还是没说什么。
  彭长宜站在一旁看着他,心里就没了底。
  等他吃完第三串的时候,才不紧不慢地说道:“不错是不错,你这肉是不是提前用调料腌制过了。”
  彭长宜笑了,说道:“不是我的肉,是老顾的肉。”
  彭长宜跟他们说道:“看,这才是真正的行家,一吃就吃出区别来了。的确是这样,老顾买的是羊肉店的肉,不过他是看着他们穿的。”

  江帆说:“所以我就不好做评价了,如果非要评价的话,只能评价火候,因为只有火候才是你们的作品。”
  彭长宜笑了,说:“我刚练手艺,没敢买鲜肉自己穿,有了这一次经验,以后就可以买鲜肉自己穿了。”
  江帆说:“羊肉吃的就是它的鲜味,是最不需要提前用调料腌制的,那样口味就重了,现穿现烤,这样才新鲜、味美,你用的炭不错。”
  彭长宜说:“是啊,阳新有个村子,专门给北京烤鸭店烧炭,正经的梨木炭,我那天去的时候,要了一口袋。”

  江帆说:“改天去他那个地方去烧烤,肯定有情趣。”
  “行,明天晚上我接着练。”
  江帆笑了,说道:“你还天天烤啊?”
  彭长宜说:“我怎么也得把手艺练出来呀,你们不来没关系,我自己买一斤肉,自己练,自己吃。”
  这时,邹子介和另外两个人端上来一大盆花生和毛豆,还有一盆熬好又被冰镇过的绿豆汤,外加几个小凉菜。
  邹子介给江帆盛了一碗绿豆汤,放在他面前,说道:“别喝您那水了,喝这个败火。”
  江帆端起碗,几口就喝见了底,说道:“真清凉,的确是败火。”
  这时,邹子介招呼大家坐下。
  彭长宜说:“你们坐,我继续烤。”
  邹子介从一个水桶里拿出用凉水镇的啤酒,说道:“书记您是喝啤酒还是喝白酒?”
  彭长宜说:“书记什么时候喝过啤酒?真不会说话。”
  江帆笑了,说道:“我今天还是喝一瓶啤酒吧,你不知道,从昨天到现在,几乎没怎么坐下,除去回来的路上我是坐着回来的,大部分时间都是站着,走着,累得我是口干舌燥,他身边可使用的人,就我们这两三个人,原来党校那些同事他一个都没告诉,他现在单位的只通知了领导,在京的同学和朋友也没通知,我要是不听薛阳和张华说,我都不知道。”

  彭长宜说:“那是肯定的,领导干部,红白喜事不宜大操大办,何况还是在天子脚下。那行,您喝啤酒吧。”
  江帆说:“我一瓶啤酒,长宜你喝什么?”
  “我喝白酒。”
  邹子介说:“我也白酒。”

  江帆看了看,说道:“那我只好等老顾回来跟我喝啤酒了。”
  不大一会,老顾就回来了,江帆问道:“把她送回去了?”
  老顾说道:“还说呢,半路上就吐了。”
  彭长宜说:“真的呀?”
  老顾说:“那还有假?上车后不停地擦嘴,还问我,闻到车里烤羊肉的味道了吗?我说我一点都没闻到。她说,怎么鼻子里老是有那种味道,我说你没吃习惯,如果有味儿的话,就摇下车窗吧,谁知,摇下车窗后,被风一吹,就不行了,要吐。我赶忙靠边停车。结果全吐了。哼,我看呀,以后您就是说出大天来,她也不会吃了。”
  彭长宜不好意思地笑了,说道:“还真是不能吃啊!可是她并没有坚持说不吃,如果她坚持,我就不让她吃了,这事闹的,太对不起她了,有人该心疼了。”
  江帆说:“我心疼是心疼,就怕我心疼人家,人家也不领情啊。不过话又说回来了,不就是想坐你的车回家吗?你至于吗?还说不欺负怂人,我看你呀,就是见着怂人压不住火,你也别光说对不起的话了,拿出实际行动,自罚一杯,来,给你们彭市长倒满!”
  老顾立刻给彭长宜倒了一满杯酒。
  彭长宜瞪着眼看着老顾,说道:“一瞧让我喝酒你就来精神是不是?”
  旁边的邹子介和江帆都笑了。
  彭长宜咧着嘴,端起酒杯,跟江帆碰了一下,说道:“我不能喝一杯,只能喝半杯。”
  江帆说:“谁不知道你彭大圣的酒量,什么时候喝过半杯?你们说是不是啊?”

  老顾缩了一下脖子,不敢答话,躲到后边去了。
  江帆说:“你看你把顾师傅吓的,都不敢说话了。”
  彭长宜看了一下身后正在吃花生的老顾,说道:“他肯定不敢答话,看你花生吃的,跟没见过似的!”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