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刀穷一刀富一刀穿麻布,父亲因为赌石丢了命,我也从此走上了一条不归路》
第206节

作者: 白日依山尽V3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我背后感觉有点湿湿的,我知道流血了,我心里很愤怒,伤疤好不容易才长上,又被她给撕裂了,那种痛苦无法忍受。
  “臭小子,在这边混,迟早要被人砍死的,女儿,你离他远一点,过来。。。。”陈老板嫌弃的说着,将陈玲拉到他那边。
  我看着窗外,没有说话,这个伤口,不知道什么时候会愈合,但是我知道,陈老板,你一定会被狠狠的宰一刀的。
  车子开到了瑞丽大世界的酒店,这是五星级的酒店,很高级有瑞丽皇冠之称,车子开到酒店门口的通道内,我们下了车。

  我看到花花换了一身衣服站在酒店的门口,看到我们来了,就走了过来,跟陈玲汇合,我看着花花,原来她跟陈玲约好了会在瑞丽碰面,真是个狡猾又有心机的女人,这样她的存在才最合理。
  我送陈老板他们到电梯门口,按好了电梯,送他们进去,跟着上楼,到了客房部,他们住的是套房,很大,很豪华,犹如皇宫,更有家居一般的体验。
  进了门,陈玲说:“我去换一件衣服,随后就拉着花花去了卧室。”
  陈老板坐在沙发上,翘着二郎腿,拿了一根烟在手指盖上敲打了两下,说:“邵飞啊,我时间很宝贵的,你约我今天来赌石,什么时候开始啊?”
  我笑了笑,我说:“还有些朋友得联系,而且,最近得到了一块原石,挺好的,是块黑乌沙,我不赌黑乌沙,这块料子非常好,我就买下来了,虽然我不赌,但是可以给其他朋友看看,肥水不流外人田。”
  我说完了,陈老板就看着我,说:“ 给我点烟啊。。。”
  他说完就不耐烦的把烟放在嘴里,我看着有点恼火,我说:“对不起陈老板,我不抽烟。”
  “桌子上有火柴。。。”陈老板不耐烦的说。
  我看着桌子上的火柴,就有点不爽,但是我还是弯下腰,但是一弯腰,后背就像是被撕裂了一样,非常的疼,我说:“对不起,后背有伤,弯不了腰。”

  陈老板斜着眼看了我一下,笑着说:“不勉强,哎呀,今天天气不怎么好,我也没心情赌石,算了吧,你还是跟你朋友一块玩吧。”
  我听了之后,内心就火大, 这是在要挟我?我笑了一下,我说:“知道了陈老板,你不想玩,那就可惜了料子是好料子,你的损失,我先走了。”
  我说完就要走,来个以退为进,先看看他的反应再说,如果他真的不赌,那我就另想办法,大不了提前把五爷做这个肥羊。
  我刚要走,陈玲就走出来了,她换了一身衣服,看到我要走,急忙过来拉我,说:“邵飞,你干嘛急着走?”

  我笑了笑,我说:“不耽误你们休息。”
  陈玲拉着我说:“没有的事,爸爸,你们不是要商量赌石的事吗?你来之前不是说想好好赌一次吗,怎么现在就让邵飞走了,你还有很多问题没问,是不是?你说啊。。。”
  陈老板有点恼火,可能是被她女儿给揭穿了内心的底细吧,就无奈的看着我,说:“邵飞,什么时候开始,怎么玩,你都跟我说说。”
  我说:“明天开始,投资按份额分钱,当然,不强求,愿意玩就玩,不愿意就拉到,我也不差你一位老板,我只是想带你玩,所以你要搞清楚。”
  陈老板听了,气的站起来,说:“小王八羔子,你还长脾气了。。。”
  陈老板要发火,陈玲急忙拉着我,说:“爸爸,你不能骂人,邵飞,你别跟他说了,走,到我房间,你跟我说。”
  她说着,就强行把我拉到了房间里,然后关上门,我看着陈玲,她靠在门上,有点不好意思,我看着她换了衣服,她俏丽的脸蛋上,挂了一副蓝色框的眼镜,纤纤的细腰下,浑美的翘臀,围着一件长不过膝的蓝色短裙,而性感的玉腿,铺上一层蓝色浮金的薄丝袜……
  患上这身衣服,显得很紧致而且性感,像是故意这么打扮一样,我说:“没什么好说的。”
  陈玲突然过来拉着我,说:“你后背流血了,你躺下,我给你擦一擦,酒店里有急救箱,先做处理吧。”
  我听了之后,还没有做决定,他自己就拉着我到了床上,床很柔软,我趴在上面,陈玲掀开我的衣服,突然吓的尖叫了一下,我回头看着她,捂着嘴,很惊恐的样子。
  我说:“不用麻烦你的,我可以去医院做处理。”
  陈玲急忙伸手按着我,说:“不要动,我帮你处理。”
  她说完就拿着医药箱,稍后,我就感觉到一双温热的手摸在我的后背上,很细滑,陈玲的手是一双艺术的手,很白净细腻柔滑,以前我梦想着有一天会牵着她的手,但是都没有成功过,现在她这双艺术性的手掌居然在抚摸我的后背。

  我感觉到一丝丝痛苦,还有清凉的感觉,陈玲在给我上药,我闭上眼睛,忍受着,过了一会,我感觉陈玲在我的后背伤疤上贴了一层胶布,我知道快好了。
  突然,我感觉陈玲的身体慢慢的趴了上来,很小心翼翼,我能感觉那胸口的柔软在我后背上挤压的感觉,那种柔软让人神魂颠倒,我知道陈玲在我后背上。
  我没有回头,而是冷冷的说:“你干什么?”
  陈玲颤抖着,带着哭腔,说:“一定很疼吧?你到底在做什么事?为什么会受这样的伤?”
  我睁开眼睛,心里很恼怒,如果不是你还有你爸爸把我逼的走投无路无家可归,我会到瑞丽来赌钱来打拼吗?这一切,最开始的源头就是你。”
  我说:“做什么?我能做什么?混设呗,出来混,不是你砍我就是我砍你,起来,我要走了。”
  陈玲趴了一会,我突然从镜子里看着陈玲拿着手机在拍照,我立马弹起来,陈玲也跌坐在地上。
  我说:“你干什么?”

  “没什么,只是有消息,邵飞,你,你如果不想那么辛苦,你可以到我爸爸的公司的。。。”陈玲急忙站起来抱着我说。
  我冷冰冰的推开陈玲,我说:“谢了,不用。。。”
  我说完就推开了陈玲,走了出去,我不用陈玲可怜我,是她把我逼进了绝路,我就一定要冲绝路里走出来,我要让她看看,她家那个抬不起头的小司机到底能不能翻天覆地。
  一个局,必须得有多个来配合你的人,陈老板只是这个局里面的其中一个,他来,我可以顺利的进行下一步,他不来,我大不了安排别人,所以,我不会受他的威胁。
  离开酒店,我们几个回到酒吧,我打了电话给光哥,让他们明天去吉茂赌石店,准备好钱。
  我又打了电话给马玲,让她也准备好钱,把属于我的三千万拿给我,这里面有光哥的一千八万,我的一千两百万,加上我现在拥有的钱,将近两千万。
  光哥跟马玲都没有问题,四眼跟陈希那边也没什么大问题,我跟马玲商量了一下,看她能不能让五爷也去,如果五爷去了,这件事的分量就更重了。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