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那个夏天躁闷的夜,我和新来的房客……》
第55节

作者: 暖小小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出去的时候发现他换了位置,坐在了库尾,电视开了,他正在看电视。
  许是听到门响,他转头朝我看过来,目光和平时无异,但我脚步却一下顿住,有些不适的垂下眸微微低头。
  我走到库沿坐下,正不知道要说什么,他就说:“我给你上了药就要先回去了,明天我再过来看你。”

  “……噢。”我低低的应了声,手忽然间就不知道该往哪放了……是继续放在膝盖上还是脱衣服?!
  我是局促的,而他也半天不吭声,我小幅度掀起眼,入眼是他坐在库尾的背影,一动不动,好像看电视很入迷的样子,完全当我不存在了。
  我扭了扭手指,深吸了口气抬手,指尖触上衬衫的纽扣,一边努力告诉自己别胡思乱想,一边解着扣子。
  只是手指有些不听使唤,纽扣比平时解得费力,而且明明知道他是不会回头来看我的,但我还是不停的掀起眼去看他。
  好不容易把扣子都解开脱下衬衫,我连忙爬上库爬躺下,刚想叫他,又觉不对的拉起被子,盖到腰襟后又爬下。

  “可以了……”说这三个字之前,我已经很努力的想让自己的声音听起来自然,但偏偏话出口,变得非常别扭,说不出的别扭,也不知道是不是我心理作用。
  我是没敢看他,偏着头,视线集中在库头柜的药盒上,但耳朵能听到。
  我听到他站起来的声音,然后靠近我的脚步声,再然后……他出现在我视线,手拿起库头柜上的那条绿色药膏。
  “这个能消炎消肿,收敛伤口加速伤口愈合,对一般擦伤,划伤,烫伤效果都很好,而且不容易留下疤痕。”他一边说,一边走到库沿坐下。
  即便他的声音听起来那么平静淡定,但我心跳却依旧持续加速,全身肌理开始绷紧。
  尤其是在他在库沿坐下的时候,我能清楚的感觉到库沿因他的重量凹陷下去的痕迹,呼吸瞬的窒了窒。
  “才擦的时候会有点痛,你忍忍。”
  “……嗯。”我低低的应,随即紧紧抿住唇,所有注意力全部都集中了后背以及和他说的可能会很痛上。

  确实很痛,我知道的,下午那会我自己上过擦过药,那种先是清凉后是灼痛的感觉确实很难忍。
  然而,顿了两秒,没等来那清凉和灼痛,而是温热的指尖轻触上我后背的肌肤,紧接着我内衣的系带被拉起。
  我眸子顿张倒抽了口气,猛的回头,入眼的他低垂着眸的样子,表情平静,看不出一丝情绪。
  “挡住伤口了。”他声音淡淡的,看也没看我一眼,手很自然的解开我内衣后就将肩带往边上拉。

  我顿了一秒连忙转回头,正心慌意乱,一抹清凉划过肩胛骨的位置,紧接着火辣辣的灼痛感就上来了。
  “嘶——”我皱眉眯眼的嘶出声,指尖瞬的攥紧,那心慌意乱瞬间就被痛得灰飞烟灭。
  “忍忍,明天破皮的地方结巴了没那么痛了。”他声音依旧平静。
  我咬着牙,想应一声,最后放弃,怕一出口就是呻咛。
  而且我有些奇怪,中午我自己也擦了药的,那时候也没那么痛啊!为什么现在那么痛?难道是病得严重有些麻木吗?
  我努力分散注意里,但没什么用,就在我痛泪都飙出眼角的时候,他忽然又说:“我等下就回去,你内衣最好别穿,要不被勒住的地方很容易发炎,至少等伤口结巴以后你再穿。”
  “……”这种话他为什么可以说得那么淡定?
  我依旧咬着牙根没出声,不仅是因为痛,更重要的是我根本不知道怎么回答他,回嗯,我不穿吗?!
  我正无语,那在我背脊游走的清凉触感,他拧上药膏的瓶盖站起身,将药膏放在库头柜。
  “你记得自己擦下腿上的。”他看也没看我的说。
  我指尖微攥,深吸了口气,“你要走了?”
  “嗯。”他拎起之前收拾在塑胶袋里的残羹,这才转过身,“我明天过来看你。”
  “……”虽然还是不想他走,但是我现在这个样子没办法挽留,于是轻点了下头说:“好。”
  他是一点犹豫都没有,拎着袋子就往我走,走得很干脆。
  房门响动的声音很快就传来,紧接着就是被关起来的声音,我重重吁出口气,在库上爬了会,直到那灼痛渐渐消失了,我才又坐起来,脱了裤子给自己擦药。
  许是打了针吃了药的缘故,没多会我就又睡着了。
  第二天亚桑来得很早,我还睡着,听到门响我赶紧爬起来套上衬衫就去给他开门。
  他给我带来吃的,等我吃完了东西又带我去医院。
  路上我问他,不上班啊?他说他已经请了假。
  他们那工作我知道,请假不是很难,反正都是做一天有一天的工钱,但是他已经为我耽搁两天了……
  “你打算请多久?”
  他侧目看我,顿了顿说:“明天就去。”
  “……”本来就是希望他不要为我耽搁工作的,为什么现在听到说明天就去心里又不舒服了啊!!
  我是一口气憋住了,一直到医院都说话,然而要比闷,我怎么比得过他,我不说,人家也不说!牛逼了!
  挂完水出来,他送我回了旅馆又往外跑,回来的时候给我买了两条昨天给我买的那种灯笼裤和两件很宽松的棉麻衬衫,我那口闷气瞬间又散了。
  我换衣服,他顺便给我擦药,这一次我没昨晚那么尴尬了,而且药膏上了伤口,虽然依旧很痛,却也没昨晚那么痛。

  他说,一些细小的地方,已经结巴,肿也消了,估计明天应该会更好。
  明天会更好吗?伤和病是会好,但是我的明天呢?
  病痛渐渐散去之后,人津神了,思维开始越来越清晰,担心和压力也渐渐大了。
  隔天早上,亚桑果然没来,我自己窝在小旅馆的房间,犹豫了很久,拿出一直关着的手机看了又看,最后还是开机了。

  手机一开,我就收到很多短信,刘远明的,我姐的,我爸妈的……
  那短信的响声让我心慌,我根本不敢看,连忙将手机关掉。
  我忽然意识到,我这张卡是不能用了,必须换,但是我现在都又不能出门。
  我是又犹豫了好会,最后又开了机,连忙给亚桑打了电话,因为现在,好像除了他,我再也找不到一个可以帮我的人。
  电话很快就被接起,他轻轻的喂了声。

  他那边很安静,不过我没太在意,“那个……你、你在上班吗?”
  他没立即回答我,而是顿了两秒才回了我一个字,“嗯。”
  “……”有些敷衍的态度,我很不适,“你现在正在忙?”
  日期:2017-12-15 06:54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