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意中吃了一块狗肉,结果能听懂狗说话了》
第96节

作者: 推窗望岳V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这情形好象有些不对,李福根不明所以,把蔡刀扯进他自己房里,一问,顿时又惊又怒。
  原来,案子一夜之间翻过来了,说朱宝儿根本不是沈大少逼奸的,而是自己跳楼死的,说是大堂经理骂了她,要扣她工资,她想不清就跳了楼,然后还找了两个人证,都说是看着她跳楼的,不用说,这两个人,自然也是沈大少买通了的。
  日期:2017-11-20 02:40:17
  本来楼道间有摄像头,朱宝儿是在沈大少包厢里服务,也是在他包厢里跳的楼,这是物证,可酒楼方面却说摄像头刚好坏了,没有记录。
  然后公丨安丨方面,说朱宝儿衣服没有撕扯的迹象,再检查了身体,更没有什么精斑之类的物证,跟沈大少一起喝酒的几个人,也都帮沈大少做证,说根本就没见过朱宝儿这个人。

  而朱宝儿家人方面,据说是给了五十万,朱宝儿他哥哥答应了,连夜火化了朱宝儿尸体,再连夜把一家人连着朱宝儿骨灰送回去了。
  人死灰化,人证物证齐消,朱宝儿一命归西,沈大少逍遥出狱,这个案子,就这么结了。
  现在只蔡刀一个人在闹,局里也知道,所以让蔡刀的叔叔回来劝他,蔡刀的爸爸妈妈当然也不会让蔡刀去给朱宝儿报仇什么的,就是谈个朋友,至于给自己惹祸不?
  李福根惊怒交集,这也太黑了,但暂时也只能劝着蔡刀,不能火上浇油啊。
  后来蔡刀他妈妈又进来了,又跟李福根哭诉,又对蔡刀哭叫:“你要是敢去惹祸,我就先去跳了楼,免得我来给你送牢饭。”
  蔡奋起也进来说:“局里下令封口了,你要真管不住自己,我就把你送到看守所,关你几天,哪天清醒了,哪天送你出来。”
  蔡刀红着眼晴,呼呼喘气,后来自己找了瓶酒,一顿灌,把自己灌醉了。
  他这个性子,李福根到是知道的,有了气,喝顿酒,酒醒了,人也就莠了。
  看蔡刀睡了过去,李福根就从蔡家出来,他心中气不平,开着车,不知不觉就到了蒋青青的别墅门口。

  “对,找蒋市长主持公道,公丨安丨局休想一手遮天。”
  他先给蒋青青打了电话,蒋青青听说他在门外,到是咦了一声:“你进来吧。”
  花姐跟金毛都在,小铁门关了,花姐开的门,看清是李福根,眼神就有些不善,李福根只好陪个笑脸。
  李福根上楼,蒋青青歪在沙发上看电视,跟以往的装扮差不多,吊带式的睡衣,手中端着杯红酒。
  李福根发现,她很爱喝酒,而从金毛的口中他还知道,以前的蒋青青,不开心的时候,就会拼命喝酒,然后把身上衣服脱光了,拼命砸东西,但自从强bao了李福根后,到是没见她发过酒疯了。

  “蒋市长。”
  李福根叫了一声。
  蒋青青冷冷的看着他,李福根想起来了,但又叫一声:“青-青青。”
  日期:2017-11-20 02:40:42

  蒋青青并没有应他,抿了口酒,冷冷的扫一眼李福根:“你怎么来了?”
  她眼光太冷,李福根一时不知道怎么回答,蒋青青哼了一声:“这次就算了,下次你要记住,我不叫你,你不能来。”
  “是,是。”李福根连忙点头,解释:“是这样,市里发生了一起冤案,我来跟你汇报。”
  蒋青青眼神太冷,他不知道用什么语气说,只好说汇报。
  他就把朱宝儿的事说了,说到后来,气愤起来,道:“公丨安丨局做得太过份了,居然这么黑手遮天,草管人命,所以我才来跟你汇报。”
  他说的过程中,蒋青青一直冷冷的看着他,即不插口,也不阻止他,李福根说完了,她仍是那个神色,李福根一时到不知道她到底是个什么意思了,道:“青-青青,这件事,是公丨安丨局欺上瞒下,太过份了,我看不过眼,所以来跟你汇报。”
  蒋青青站起来,慢慢走到他面前,伸出一根指头,托着他下巴,四目对视,蒋青青的眼光清澈明亮,却带着森森的寒意,李福根给她盯得受不了,只好垂下目光。
  蒋青青却又走了开去,到柜台边,倒了一杯红酒,身子依在柜台上,曲线妙曼,她身材虽然不夸张,但确实是一个极为精致的美人,如果忽略她的眼晴,确实无一处不美,尤其是在这种夜晚的灯光下,香肩如雪,细细的吊带,更带着诱人的性感。
  可她眼中的寒意,却让任何男人欲念全消,不敢靠近。
  李福根甚至不敢迎视她的目光。

  前几天,他觉得蒋青青亲切了些的,尤其是完事后,他抱着她清洗,蒋青青偶尔会给他一个很娇憨的笑,那不是疯狂时的媚与变态,到真象是夫妻子两口之间的亲昵,可为什么今夜又这么冷了呢?她生气了,只为了他来找她?
  蒋青青脸上却突然露了个笑意:“你的意思,是要我帮你?”
  “是。”李福根点头又摇头:“不是,你是市长,这件事太黑暗了,我希望你能主持公道。”
  “你希望。”蒋青青脸上的笑意越来越浓:“你凭什么希望。”
  “啊。”李福根一时间有些不明白。
  “你是不是觉得,上两次的事,你一个电话来,我就帮你摆平了,所以,你就可以再三再四的对我提出要求。”
  “不是。”李福根连忙摇头:“我不是这个意思,我的意思是-。”
  不等他说完,蒋青青却冷叱一声:“住嘴。”
  她抿了口酒,脸上的笑意无影无踪:“你给我记住了,你只是我的玩物而已,是否赏你点什么,全在于我的心情,要看我高兴不高兴,而不在于你希望不希望。”
  日期:2017-11-20 02:41:08

  她说到这里,眼眸刀锋一眼看着李福根:“滚。”
  这一个字,真如刀子一样,狠狠的插进了李福根心里。
  没错,上次吴水生住院,还有龚世万车子的事情,李福根一个电话,蒋青青立刻帮他办了,再加上蒋青青帮他转正,再把他调到招商办,也是一片好心,所以在李福根心里,就隐隐觉得,蒋青青心里是真的对他好了,虽然最初是她强bao了他,可在后来,他已经有些心甘情愿了,所以这几次,每次事后,他都会细心的帮她洗干净,帮她盖好被子,关上房门。
  在骨子里,他是个传统的人,男女之间有了那种事,那么,她就是他的女人,他也就是她的男人,彼此已经紧密相连。
  他没想到,蒋青青会突然这么给他当头一棒,他来之前,想过蒋青青也许会拒绝的,因为沈大少是大老板,超市投资超过一千万,据说还要承包市政府招待所,改建成三星级酒店,那也得几千万,现在的市委市政府,看见投资商,就跟缺奶的孩子见了娘一样,也许蒋青青会为难,不会出面,会委婉的拒绝他。
  但他无论如何也想不到,蒋青青拒绝得是如此彻底,而且是如此的冷酷无情。
  以前她也说过,他只是她的玩物,那会儿李福根没有什么受伤的感觉,因为本来就是嘛,他就是给她强bao的,就是她的玩物嘛,但现在,他却格外的受不了。
  尤其,这是为朱宝儿的事,公丨安丨局黑手遮天,蒋青青身为市长,不但不管,还如此的冷酷无情。

  羞恼,屈辱,愤怒,李福根双拳攥紧,全身颤抖,似乎有一股热血,在胸间翻腾,小腹间倏地一热,那粒蛋蛋,钻进了腹中,就如往火里浇了一盆油,轰地一下,他全身都给烧热了。
  “好。”李福根两眼倏地就发出光来,狠狠的点头:“你们官商勾结,不处理是吧,那我就给他一个报应。”
  李福根怒发冲冠,蒋青青却漫不在乎,轻轻抿着酒,反而饶有兴味的看着他,尤其是他突然之间眼发威光,仿佛在一刹那,变了个人似的,更让她觉得有趣,脸上不自禁的带了笑意:“你要给他一个报应,行啊,我乐观其成,你打算怎么报应他来着,是打算行侠仗义,去捅他一刀吗?”
  她脸上的冷笑,让李福根心中怒火更甚,他牙关咬得格格作响,咬着牙齿道:“明夜此时之前,我要他死无全尸。”
  说完,他转身就走,步子凌厉,似乎带着一股风,竟仿佛有狮虎之威。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