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高权力》
第2099节

作者: 失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老顾神秘地一笑,说道:“以后你就知道了,我也是猜的。来,帮我把床和沙发罩上,你的这位科长很讲究的,为了防尘,特意让我买了这些布单,我又拿着布单去找裁缝加工,缝制成大块的。”
  老顾说着,就从柜子里拿出两块布单,丁一帮助他将双人床和被褥罩得严严实实,又将铺着雪白沙发巾的沙发也罩得严严实实。
  弄好后,老顾拉上了厚厚的军绿色的迷彩窗帘,关了灯,锁上了房门,说:“来,你再跟我把他的床和沙发罩上。”
  丁一又跟老顾走进了彭长宜的房间,彭长宜房间的床上用的都是他使用过的旧被褥和床单,但却洗得干干净净,由此看出,他对部长的感情。
  丁一跟着老顾将床和沙发罩好后,她说道:“你住哪里?”
  老顾笑了,说道:“如果需要我住这里,那么我只能睡前面的房间了。那里也有床,我也从家带来了一铺被褥,只不过没放在那里,放这里了,我怕外人盖我的,就收这里了。”他说着,拉开衣柜,里面果然有一摞折叠得整整齐齐的被褥和枕头。
  老顾同样将房门锁好后,走了出来。
  丁一立刻闻到了一股熏艾的味道,她说:“艾草的味道。”
  老顾说:“肯定是老邹在用艾草熏蚊子,夏天的庄稼地,蚊子多。”
  天,已经黑了下来,从屋子里出来后,丁一说道:“顾师傅,可能一会还要麻烦你送我一趟,我得早点回去,还有事。”
  老顾笑了,说:“你用不着我送了,江书记一会还来呐。”

  丁一说:“我等不到他来,刚才我爸爸给我打电话,他们要去北戴河,说晚上让我过去一趟,太晚的话他们就休息了,年岁大的人休息得都早,所以还是麻烦送我一趟吧。”
  老顾说:“没问题,这样,你赶紧过去吃,吃饱了你说什么走我就什么时候去送你。”
  丁一看了看表,她知道,如果一点都不吃也不合适,她算计着时间,江帆应该没这么快来。
  她来到彭长宜的烧烤摊前,这时邹子介搬过一个折叠的大圆桌,放在空场中央,老顾过去帮他支好。丁一来到彭长宜的一边,说道:“科长,对不起,我要提前离开,我晚上本来是有事的……”

  彭长宜看了她一眼,知道她的心思,就说道:“别这样,大家在一块乐呵乐呵,多想想美好的生活,你就什么忧愁都没有了。”
  丁一为难地说:“不是,我不是因为这个,我爸爸他们要去北戴河,是省书法家协会组织的,他今天晚上让我回去一趟,说是有事。”
  彭长宜看了看她,他内心清楚,丁一是为了躲避江帆才提出早退的,就说道:“真的?”
  “真的,因为哥哥要买房子,可能是想全家支援一下吧。”

  彭长宜知道丁一不会说谎,他哥哥买房子肯定确有其事,商量支援的事也不会假,但有可能假在时间上。不过既然她不想见江帆,她就会有充足的理由离开,如果不让她离开,她就会不开心,彭长宜的确不想让她不开心,就顺从地说道:“那好,但是有一样,你吃饱了再走。”
  显而易见,彭长宜在用“吃”拖延她的时间。
  丁一露出了笑容,说:“没问题,我这就吃。”
  她说着,看了看那盘烤好的肉串,犹豫了一下。
  彭长宜笑了,说道:“我知道你不喜欢吃羊肉,你看,这上边的东西都是给你烤的,鸡翅马上就好,火腿肠也好了,土豆片也快了,但是不让你吃,你要先吃五串肉串,完成任务后,再让你吃这些,不然不让你走。”
  丁一听后,胃里就发生本能的抗议,她抑制住恶心,她下意识地捂住嘴,说道:“吃一串吧,我估计我吃一串兴许还能对付,五串的话直接就吐了。”

  “那不行,一串你根本吃不出味道,怎么给我提意见?”
  丁一笑了,她意识到科长是成心刁难她,但是羊肉串再难吃,也比不见江帆强,她下定决心,就拿起一串肉,先放在鼻子底下闻了闻,感觉味道还能接受,就故意装得很轻松地说道说道:“闻着味道不错,不膻。”
  “当然了,我特意让老顾买的腌制好的羊肉,肯定不膻,要不为什么让你吃五串呢?”
  丁一看着彭长宜,说道:“是啊,感谢你的好意和盛情,我不胜荣幸。”
  彭长宜看着他,故意说道:“嘿,你什么意思?好像我是故意欺骗你似的?你真以为我烤的这些卖不出去了?”
  丁一笑了,说道:“我没这么认为,别说还这么香,就是不太香你也能卖出去,我相信你的智慧。”
  彭长宜一听,就“嘻嘻”地笑了,说道:“我无非就是想以这种手段,动摇你不吃羊肉的意志,改变你的饮食,因为据考证,羊肉是最养生的食品,最健康的食品,也是……”
  “也是最好吃的。”丁一接过他的话茬说道:“尤其是今晚的羊肉,尤其是你烤的,简直美味无比。”
  “哈哈。”彭长宜笑了,看着丁一说道:“你也有伶牙俐齿的时候啊?”
  丁一说:“什么叫也有啊?这个时候以后会多起来!我不光要伶牙俐齿,以后还要学会咬人。”

  彭长宜笑了,看着丁一就小声问道:“在书记面前敢吗?”
  “敢不敢的你回头你问问他就知道了。”丁一故意满不在乎地说道。
  彭长宜说:“你害我是不是?”
  丁一看着他,不解地说道:“我……怎么害你了?”
  彭长宜说:“明天一上班,我什么都不干,先到他办公室,坐下来问他:江书记,听说你在家里经常受老婆的气,而且有时还被咬?你说他会怎么回答?”
  “怎么回答?”
  “他肯定会说,我们两口子的事你瞎掺和什么?你是不是唯恐天下不乱?我看你啊,哪儿来的还是回哪儿去!一句话,就又把我退回锦安了。”
  看着彭长宜无辜的样子,丁一开心地笑了。别说,如果真有这样的情景出现,凭江帆的小心眼,他肯定会对彭长宜有看法,何况这种看法已经存在他心里了。
  丁一看了看手里的羊肉串,狠了狠心,就咬下了一小块肉,没敢体会滋味,就强行咽了下去,尽管如此,那种令她反胃的味道还是充斥整个口腔和味蕾,但她嘴上却故意说道:“不错,好吃,这是我吃的最美味的东西,只是我不喜欢吃上面的肥肉。”
  彭长宜知道她是故意这么说,看着她极力掩饰的表情,就有些心疼了,说:“不喜欢就别吃了,吐掉吧。”

  丁一以为他说让自己吐掉肥肉,就低头将上面的肥肉咬下来,吐掉餐巾纸上,她只捡瘦肉吃了,这样,就吃完了第一串。
  彭长宜在心里叹了一口气,宁愿吃可以让她呕吐的羊肉串,也不愿见江帆,他在心里感叹道:市长啊市长,让我说你什么好啊!
  他抬头看了丁一一眼,就见丁一用手不停地扇着嘴巴的味道,但她表现出的却是不服输的劲头,他也有意探究她的底线,就硬着心肠说:“完成一串了,不错,进行第二串。”
  丁一说:“我光吃瘦的,可以吃十串。”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