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高权力》
第2096节

作者: 失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见她呆呆的样子,袁茵凑到她跟前,问道:“孩子父母找来了?”
  丁一沮丧地说道:“是的,他们后悔了。”
  袁茵双手一摊,冲丁一歪了一下头,做了一个无可奈何的姿势。

  丁一苦笑了一下,看着孩子,说道:“我发现我已经爱上她了,还真有点舍不得。”
  袁茵说:“好了,别发感慨了,快给她收拾收拾吧,咱们也白忙活了一场。”说道这里,袁茵说:“我得赶快给邢丫头打电话,让她别回来了。”
  袁茵到一边去给雅娟打电话,尽管孩子的父母又来要孩子,但丁一感觉这是好事,是孩子最好的归宿,她看着襁褓中的那个小人儿,亲了一下她的小脑门,说道:“小宝贝,你妈妈找你来了,你要回到妈妈身边去了,我还真有些舍不得你了……”
  小家伙晃动了一下小拳头,小嘴嘟了几下,睁开了眼睛。
  丁一发现孩子的眼睛有些不干净,就拿来了棉签,沾上一点纯净水,给她轻轻地擦拭着眼角。哪知,她居然知道躲避棉签,使劲闭了一下眼睛。

  丁一笑了,说:“袁姐,你看,她知道闭眼睛了。”
  袁茵挂了雅娟电话,走了过来,说道:“那是本能反应,我给邢丫头打通了,她不回来了。”
  “她怎么说?”
  “她说以后再也不跟你打交道了,弄个孩子还给上了直播节目,要是不上直播节目,这个孩子就是她的了。”

  丁一笑了,说道:“那真是遗憾了。”
  袁茵又说:“她说还是要感谢你,最起码你在第一时间里想到了她。让我告诉你,继续努力,只是再有这样的事不能上直播了,她说即便的孩子的父母不反悔,这个孩子将来也不好养,知情人太多。”
  丁一点点头,说道:“有道理,以后改进。”
  袁茵俯身看着孩子,说:“这命好啊,妈妈想把她丢掉,但却有这么多人抢着养她,谁知,妈妈又舍不得了,长大了一定是有福之人。”
  丁一说:“是的,将来一定大福大贵!是不是宝贝?”
  哪知,小家伙伸了神双拳,打了一个哈欠,又闭上了眼睛。
  袁茵说:“既然如此,咱们还是赶紧走吧,我还有一摊子事呢。”
  丁一说:“我们买来的这些东西是不是也要给她带上?”
  袁茵说:“不带上你还想留下呀?”
  丁一笑了,说:“不想留,本来我们就是给她买的。”

  她们一边说就开始往出拎东西。
  最后,丁一抱起了孩子,刚要往出走,袁茵说:“等等,咱们跟她合个影,等见着邢丫头馋馋她。”
  丁一高兴地说:“对,我怎么把这忘了?要合,要合。”
  于是,袁茵就掏出手机,给丁一和孩子照合影。
  照完后,丁一将孩子交给袁茵,又开始给她们照,最后,丁一冲着这个小天使,照了一张大大的特写。

  等丁一抱着孩子,袁茵拎着大包小包东西出现在交通台时,那位母亲看见她们后,“扑通”就给她们跪下了,跪下后,根本不容别人去搀扶,又立刻直起身,不由分说,从丁一怀里接过孩子,眼泪就扑簌簌流了出来,落在了孩子的小脸上……
  大家看到这场面都会激动,丁一和袁茵的眼睛也湿润了……
  孩子被她母亲接走了,丁一和大家一直送他们到楼下,这位母亲是坐着民警的车走的,因为天气太热,民警担心孩子经不住折腾病了,送她们母女回家。丁一感到心里空落落的,她站在大门口,一直到看不见民警的车了,才收回了目光。
  她看了一眼身后的郎法迁、汪军和袁茵,说道:“怎么我身上还有婴儿的味道?”她说着,就左右闻着自己。

  袁茵笑了,说道:“当然,她可是尿过你,另外吃奶的孩子本来就有一种独特的味道。”
  丁一说:“她尿过的衣服我早就换了,我来闻闻你身上有她的味儿吗?”
  丁一说着,就去闻袁茵的衣服。
  袁茵说:“你不用闻,我身上也有,我刚才就说了,小孩子的气味不容易去掉。我说小丁,你是不是舍不得她呀?”
  听袁茵这样一说,丁一的眼圈红了,说道:“是,我还真舍不得,想想她的小模样,我心里就……就想……”
  郎法迁说:“那你自己要努力了。”
  郎法迁的话逗得袁茵和丁一都笑了。
  汪军没笑,他见丁一这么喜欢孩子,就又想起了自己的过失,不然,丁一的孩子早就满地跑了……
  回到单位,郎法迁给电视台和交通台的中层干部召开了一个短会,他在总结今天这件事的时候,对电视台和交通台通力配合、协同作战给予了高度评价,特别赞扬了岳素芬和丁一应对突发事件快速的反应能力和高度的新闻敏感,同时也赞扬了小魏无私奉献的精神,对阆诸广播电视队伍给予了高度评价,交通台经过这件事,会更加凝聚听众的忠诚度,提升品牌的竞争力,希望交通台今后能多些这样的节目,总结这次直播的成功经验,再接再厉。

  回到办公室,丁一有些疲惫,她趴在办公室上,闭上了眼睛。
  这时,岳素芬拿着本进来了,她看了丁一一眼,说道:“累了。”
  “是呀,弄个孩子真不容易,我就弄了这么一会,就累得腰酸腿疼的。”
  岳素芬说:“我刚才有事,所以没有送孩子走,她在她妈的怀里是不是一点都不闹?”
  一说这个,丁一来了精神,她直起腰,说道:“是啊,奇怪了,她妈妈抱过她的时候,她没有睁眼就知道是她妈妈,小脑袋就往她妈妈的怀里拱找吃的,一声都不哭。”
  岳素芬说:“母女连心。”
  岳素芬又说:“你们抱孩子回家的时候,我听郎局长说,他今天早上接到了于笑然辞职书。”

  岳素芬说:“她直接跟局里辞职,都没跟台里辞职,汪军一点都不知道。”
  “怀孕了。”
  尽管岳素芬说得轻描淡写,但这个消息还是惊到了丁一:“怀……孕?”
  “是的,意外吗?”
  “天意外了!”

  “是的,我也意外。我听说后就给她打了电话,她没在家,在省会那个导演家里呢。”
  “我说怎么有几天没见着她了。”
  “是的,她跟台里请的是事假,今天是直接辞职。”
  “那局里怎么说?”
  “局里能怎么说,辞就辞呗。但我刚才跟朗局和汪军说,先别给她办辞职手续呢,这个丫头想起一出是一出,没个谱。他们也都答应了,但不会无限期给她保留公职的。”
  丁一看着她点点头。
  岳素芬继续说:“我刚才给她打电话了,她说她一点都不后悔自己的选择,她说她要感谢贺鹏飞,是她逼她走出了这一步,那个导演尽管比她大十多岁,但是很爱她,准备根据她的特殊气质,把她打造成偶像综艺节目的主持人,她结婚后,就入职省会电视台。所以她才提出辞职。”
  “我说那你怎么这么不懂事,一封信就辞职了,你也太傲了吧?省会电视台有什么了不起的,论级别跟阆诸是一个级别。你猜她怎么说?她说没有时间,这几天正在试镜录节目,都没时间布置新房。”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