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口供:千万要记住,什么也别说》
第903节

作者: 陈鸣谦2015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苏绣犹豫了一下,放慢了车速,说道:“趁着他对你还有兴趣,你不妨问他借一笔钱,比如,五百万,等你拿到这笔钱之后,我们两个再一起合伙做生意,我保你一年赚个五六十万……”
  徐晓帆惊讶道:“跟你合伙做生意?你不是大将军公司的人吗?怎么?难道想另起炉灶?”
  苏绣嗔道:“你想哪儿去了?我好不容易坐上现在这个位置,怎么会另起炉灶呢?我的意思是你可以自己创业啊,当然,我也可以投点钱,公司就由你来负责,我从中帮忙就行了。
  你想想,大将军公司每年采购物资达到十几个亿,我们只要赚个零头就足够了,何况,看在你的面子上,他难道还不给你几笔大生意做做?

  最主要的是,有了自己的公司之后,你面子也有了,自由也有了,到时候想不想跟他睡觉,或者想跟谁睡觉,还不是看你自己高兴?”
  徐晓丹又是好一阵没出声,说实话,她不得不承认苏绣的建议确实有道理,如果自己真的是被公丨安丨局开除了,说不定还真会采取她的建议呢。
  但问题是,自己可是有任务在身,并不是真的想做生意赚钱,眼下最重要的是想办法怎么能够每天都跟在他的身边,如果真被陆鸣发配到苏绣这里,一个月也见不上他几次,还怎么完成上面交给的任务呢?
  陆鸣从酒店里出来,马上让陆虎开车赶往解放军二0六医院,陆虎虽然一头雾水,不明白这个时候陆鸣为什么要去那种地方,可见他一脸阴郁的样子,就没有开口。
  只是说道:“老大,通往医院的路上恐怕到处都是丨警丨察……”
  陆鸣心神不属地说道:“怕什么,我们又不是罪犯……再说他们重点查的是从山上下来的车,对上山的车应该不会太注意……”
  说完,靠在椅子上眯着眼睛想着心事,过了好一阵才直起身来,拿出手机拨了一个号码,不一会儿就传来了蒋凝香的声音。
  “你们那里这会儿已经是半夜了吧……怎么?难道没有见到陆岩?”
  陆鸣楞了一下,说道:“见到了……不过,干妈,不知道你得到消息没有,陆岩突然去世了……”
  蒋凝香惊呼一声,好半天没出声,最后嘀咕道:“可惜,可惜……”
  陆鸣不清楚蒋凝香是在可惜陆岩还是可惜自己刚刚跟他攀上关系就死掉了,于是急忙说道:“干妈,让我想不到的是……陆岩刚刚去世,他女儿就第一时间亲自给我打来电话报丧,我这会儿正在赶往医院的路上呢,今天晚上我打算给陆岩守灵……”
  蒋凝香惊讶道:“你是说陆紫燕亲自给你打电话报丧?”
  陆鸣说道:“是啊,我也没想到……不过,晚上我跟陆岩见面的时候,他拿走了我的家谱,也不知道能不能拿回来……”
  蒋凝香说道:“阿鸣,别纠结那本家谱了,我看,你的机会来了……”

  陆鸣当然明白蒋凝香嘴里的“机会”是什么意思,可陆岩刚刚去世,总觉得蒋凝香的话说的太直白了,只好装糊涂道:“什么机会?”
  蒋凝香自顾说道:“阿鸣,陆紫燕在你跟陆岩只见过一次面的情况下就主动打来电话,很可能是陆岩给她留下了什么话……”
  陆鸣急忙说道:“干妈,我就是想让你分析一下她的意图……会不会是陆岩去世的突然,他家里人还没有来得及赶过来,所以让我帮着跑跑腿啊……”
  蒋凝香哼了一声道:“就凭陆岩在部队的影响力以及子女的地位,跑腿也轮不到你……我也猜不透陆紫燕的意图,多半是老头留下了什么遗嘱……
  不过,你也没必要猜来猜去,也没必要刻意去讨好他们一家,别忘了,陆岩一家再牛逼,他也是你爷爷的马仔,你只要以陆尚友孙子的身份去表达一份心意就行了,先听听陆紫燕说什么。
  不过,我可要提醒你,关于陆建民遗产那点事他们很可能早就听说了,陆紫燕如果特意打听这件事,你可别傻里吧唧的什么都说出来啊。”

  陆鸣说道:“这我当然知道……对了,还有一件事,你可能都想不到,原来我的曾祖父竟然是陆岩的亲爹,当然和我爷爷不是一个娘生的……”
  蒋凝香惊讶道:“有这事?”
  陆鸣说道:“他看完家谱之后自己说的,对了,他还送我一本书,并且亲笔在扉页上写了我是陆尚友的亲孙子……”
  蒋凝香沉默了一会儿,有点遗憾地说道:“他还是有顾虑,没敢写你是陆云轩的亲孙子……不过,已经足够了,我好像有点猜到陆紫燕第一时间给你报丧的意图了……”
  陆鸣急忙问道:“什么意图?”

  蒋凝香犹豫了一下,说道:“搞不好陆岩临死之前产生了认祖归宗的念头,眼下这件事也只有你能帮他……如果真是这样的话,你和陆岩子女的关系可就近了,按照辈分,你应该叫陆紫燕姑姑呢。”
  陆鸣说道:“我早就这么叫她了,她也没有反对……”
  蒋凝香笑道:“你这兔崽子就是嘴甜,好了,先去看看再说吧,如果能攀上陆岩家人这颗大树,也算是给自己找到了一个护身符,至于有用没用,那就看他们是怎么想的……
  不过,你也要多长几个心眼,毕竟,你手里的那笔钱足以让任何人产生觊觎之心,我也不敢保证陆紫燕不是冲着你手里的钱来的……”
  陆鸣哼了一声道:“如果是这样的话,我马上就离他们远远的……不过,晚上我跟陆紫燕见面的时候,她一句话啊都没有提到这件事,并且,我总觉得她不像是那种人……”

  蒋凝香犹豫道:“我也侧面打听过陆岩的家人,应该不会是那种六亲不认的人,不过,小心一点总不会错……”
  陆鸣点点头说道:“我心里有数……对了,干妈,如果我这边走不开的话,明天恐怕不一定有时间去机场接你了……”
  蒋凝香说道:“你忙你的吧,晚上来我家里一趟就行了,你这兔崽子难道连自己儿子都不想见吗?”
  陆鸣笑道:“我恨不得现在就见到他呢。”

  刚刚挂断手机,只听陆虎疑惑道:“老大,不对啊,这马上就要到医院了,怎么路上连个丨警丨察的影子都没有看见?”
  陆鸣朝着车窗外看看,也有点奇怪地说道:“是啊,按道理丨警丨察应该在这些地方设卡拦截罪犯才对啊……这么看来,今晚袭击医院的罪犯要么被抓了,要么已经被击毙了……”
  陆虎点点头说道:“多半是这样,也许罪犯是抱着必死之心来的,压根就没有打算活着回去……”
  当陆鸣带着既兴奋又忐忑的心情赶回到解放军二0六医院的时候,已经是夜里十一点左右了,没想到丨警丨察还没有离开。
  他发现住院部大楼前的林荫道上还聚集着不少病人,站在那里嘀嘀咕咕的在议论着什么,不过,好像最初的惶恐已经平息下来了,只是不清楚丨警丨察是不是已经抓住了罪犯,或者张昆是不是已经被灭口了。
  日期:2017-07-29 09:04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