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口供:千万要记住,什么也别说》
第901节

作者: 陈鸣谦2015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陆鸣听了心里直犯愁,心想,陆琪要是不出去,阿龙可就不太好安排了,这小子没有什么文化,打打杀杀倒是内行,可做生意肯定不行。
  当然,管个小店铺还是能够胜任的,可眼下他是陆琪的老公,早已经不是自己马仔的身份了,总要顾及宁化雨和陆琪的面子吧。
  何况,连当初在他手下的苏绣眼下都管理着上千万的资产,总不能让他去苏绣的某个店铺当个小经理吧。
  这样想着,陆鸣只好说道:“这事不急,刚回来先熟悉一下公司的情况,看看阿龙自己愿意干点什么,到时候我们再慢慢商量……”
  宁化雨说道:“阿龙那点能耐难道你还不清楚?他也只能开个车当个保安,说实话,你就是给他一摊子事,他也拿不起来,我这里倒是有个适合他的职位,就看你同意不同意了。”
  陆鸣一阵愕然,心想,宁化雨这些话绝对不是临时想起来的,多半是早就在替女婿回来的以后做打算了,不清楚她给阿龙物色了一个什么样的职位。
  “哦?什么职位?”陆鸣一脸感兴趣地问道。
  宁化雨说道:“他还能胜任什么重要的职位,前些天我把酒店的保安部经理辞掉了,如果你同意的话,就让他在酒店当个保安经理吧?”
  陆鸣一时不明白宁化雨这个安排的用意,心想,酒店的一个保安经理不过是一个下层的职位,连陆虎都管得着,宁化雨怎么会这么谦虚,难道她就不怕阿龙和陆琪有意见?

  “保安经理?这……是不是有点太委屈阿龙了?”陆鸣故作惊讶地说道。
  没想到陆琪说道:“这有什么委屈的?说实话,我们也不靠那点工资吃饭,只不过是让他有个事做就行了,别的他也干不来啊。”
  陆鸣断定宁化雨在阿龙和陆琪回来之前跟他们商量过这件事,只是一时猜不透这个安排有什么意图,说实话,做为丈母娘和老婆,怎么会不希望自己的女婿和老公往高处走呢?
  也许,宁化雨已经看出公司目前处于争权夺利的动荡时期,所以不希望自己女婿参与其中,但宁化雨毕竟是陆涛的母亲,而阿龙则是财神赃款的关键人物,让他过多和丈母娘搅在一起总不是一件好事。
  目前陆建伟一直想把陆家的人纠集起来在公司形成一股势力,还不清楚宁化雨在这件事里面持什么态度。
  不过,她毕竟是陆家的媳妇,而且还有一个儿子,在关键时刻基本上可以肯定不会站在自己一边。
  阿龙现在和陆琪伉俪情深,到时候可别被他们利用了,也许当初让阿龙娶陆琪本身就是一个错误,可他们在保险柜里面私定终身,自己又有什么办法呢。
  想到这里,陆鸣盯着阿龙说道:“阿龙,你自己的意思呢?”

  阿龙马上说道:“我没意见,说实话,在这种五星级酒店当保安经理,以前可想也不敢想……”
  说实话,阿龙如果在这件事情上表现的犹豫不决,或者流露出不情愿的样子,陆鸣可能反而会劝说他接受这个职位。
  可现在见他答应的这么爽快,心里反而就疑云大起,马上摆摆手说道:“我不同意,怎么说你也跟了我这么长时间,怎么能让你在这里当个小保安经理呢。
  你要是想干保安经理,也要去总公司啊,我还是那句话,刚回来先不着急,等我回公司找人事部老总了解一下情况在说。”
  宁化雨没想到陆鸣竟然当面拒绝了她的提议,脸上一副惊讶的神情,不过倒也没有坚持,而是笑道:“既然你这么关心阿龙,我也没什么好说的,不过,可别因为这件事让公司的人说闲话。”
  陆鸣借着酒劲眼睛一瞪说道:“谁说闲话?我自己的公司难道安排个人都没有权力了吗?谁不知道我跟阿龙是兄弟关系?”

  阿龙急忙说道:“老板,别为了我的事情操心,还是等过了年再说吧。”
  陆鸣一听阿龙提到过年,笑道:“对了,今年过年可有的热闹了,加上蒋凝香一家,我们五家人在一起过年,这在以前恐怕从来没有过吧?”
  陆琪疑惑道:“五家?有这么多吗?”
  陆鸣说道:“怎么没有?你们一家,陆建伟一家,四叔一家,蒋凝香一家,还有丹菲也算一家……”
  顿了一下,一脸沮丧地说道:“说实话,严格说起来要算六家,你们恐怕都听说了,我已经和阿媛解除了婚约,所以也算是单独的一家了……”

  在做的除了徐晓帆之外,其他人自然早就听说了陆鸣的婚变,只是,他自己不提的话,大家都装作不知道,既然现在他自己说出口,别人也就没有什么忌讳了。
  阿龙首先说道:“对了,我在国外就听说了,这……究竟是怎么回事,你们的感情不是挺好吗?”
  陆鸣瞥了宁化雨一眼,摆摆手说道:“别提了,大丈夫难保妻贤子孝,都翻篇了……”
  徐晓帆和苏绣因为陆鸣光顾着跟宁化雨说阿龙的事情,两个人无精打采的听得都快睡着了,坐在那里大眼瞪小眼的,就差没有打哈欠了。
  可一听说陆鸣和陆媛解除了婚约,都露出一脸吃惊的神情,徐晓帆甚至忍不住打破了沉默,惊讶道:“解除婚约?为什么?”
  陆鸣瞥了徐晓帆一眼,心想,这婆娘该不会以为自己的机会来了吧,说实话,要是早两年,只要她稍稍给点意思,自己还不一头扎进她的怀抱?
  可这种马拉松式的感情早已经变了味,在一起玩玩倒是可以,但要谈婚论嫁的话,目前还没有一个女人能让自己下决心呢。
  即便对一直想娶的陈丹菲都提不起兴趣,这倒不是自己见异思迁,或者她对自己已经没有吸引力了,而是这桩婚姻中掺杂了一些令人不爽的因素,何况,眼下的陈丹菲早就不再是过去那个不食人间烟火的深闺美人了,而是变成了一个精明能干的贼婆娘了。
  陆鸣没有回答徐晓帆的问题,而是端起酒杯给她敬酒,笑道:“光说公司的事情了,倒是冷落了你……哎,苏绣,你也算是主人,怎么不陪晓帆喝杯酒啊。”

  正说着,陆鸣的手机忽然响起来,拿出来看看来电显示却是个陌生号码,稍稍犹豫了一下,还是接通了。
  “陆鸣吗?”只听一个女人沉声问道。
  陆鸣问道:“你是哪位?”
  只听女人说道:“我是陆紫燕……”
  陆鸣一阵愕然,忍不住站起身来,心想,她怎么会有自己的电话号码?这么晚了打电话过来难道有什么重要的事情让自己“跑腿”?
  不过,来不及细想,陆鸣急忙问道:“啊,原来是姑姑,有事吗?”
  女人沉默了一会儿,沉声说道:“我通知你,我父亲刚才去世了……”
  “啊!”陆鸣大吃一惊,忍不住一屁股坐在了椅子上,怔怔的说不出话来。
  不过,陆岩的死讯固然让他震惊,可随即马上有种受宠若惊的感觉,他做梦都没有想到,陆岩刚死,陆紫燕竟然就亲自打电话通知自己,自己何德何能啊。
  “啊!我……我马上赶过去……我要给他守夜……”陆鸣觉得这个时候别说陆紫燕让他“跑腿”了,就凭老头在那本书上题的几个字,赴汤蹈火也在所不惜。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