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刀穷一刀富一刀穿麻布,父亲因为赌石丢了命,我也从此走上了一条不归路》
第204节

作者: 白日依山尽V3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花花说:“放心,丢命不止你一个人丢,你可以随时来找我,舍命陪你,我会在这里,一直到你赌石结束后才离开,所以,出了事,你可以直接找我。”
  我笑了笑,她还真是胆子大,我说:“你是怕我卖了不给你钱吧?”
  “彼此彼此,给有所需。”花花说。
  我看着花花,这个女人有点魄力,别看是个前卫非主流的个性,但是内心却是缜密又邪恶的人,而且胆子极大。

  我看着赵奎跟张奇两个人,推着推车将一块巨大的原石拉近了店铺里,我也下了车,花花开车离开,我没有理他,知道他会回来的。
  我跑进店铺里,看着中间的原石,眯起眼睛,有点震撼,妈的,这块料子,是假的吗?
  我蹲在地上,伸手抚摸这块被雨水冲刷的料子,心里十万分的可惜。
  草拟吗的,要是真的该有多好啊。。。
  我抚摸着料子,看着料子的皮壳,黝黑发亮,看着就很舒服,乌砂皮,表皮没有蜡壳,也无卯水,砂粒细腻均匀,有黑癣,皮层很薄,雾层黑色灰色,典型的老场石,我断定原石产于老坑场的第二层。
  我看着料子,至少有一百一十公斤,算是大料子了。
  料子有切口,我从切口看着雾,黑灰,这是这块料子最大的赌头。
  雾即存在于皮壳与肉之间的一种物体,雾有厚有薄,是山石种嫩还是种老的标志,有雾的石头说明硬度高、种老,雾也是判断赌石场口、质量、真伪的重要标志,还是决定出价的重要因素。
  我仔细的观察这块料子切口的雾,这个雾,就是有一层像雾层一样、特别厚的灰黑色层,它位于皮壳与肉之间,这一层东西在加工制作的时候,基本上被舍去,有时候不小心带进一点作成手镯,就会形成阴阳色的手镯,十分难看,手镯的价值会大打折扣,对这种东西加工师傅十分忌讳。
  但是有雾,又说明了这块料子能开出来高价值高色的翡翠来,所以有雾在皮壳内是一件非常好的事情。
  从整体上看,这块料子是极品的料子,我看不出来什么地方有假,我蹲下来,想要把料子搬起来,我怀疑是空心,的是贴皮的料子,里面是空心的,肯定会很轻,但是我搬了一下,料子很重,是真实的,实心的。

  两个人看着我,就问:“飞哥,这块料子怎么了?”
  我摇了摇头,我说:“不知道,我看不出来真假,妈的,如果这块料子是真,市场价不低于三千万,就凭这个皮壳,这个雾层,还有整体的观感,这块料子都是出上亿料子的原石。”
  “我草,飞哥,真的假的,你都看不出来?”张奇有点好奇的说,他也懂,但是同样的,他也看不出来这块料子的真假。
  我拿着强光灯,朝着料子的切口打灯,我想看看,到底是不是在切口上做假的,我打灯看着那小小的切口,有点皱眉头了,料子是糯种,晶体略细,水头略好,光泽度略好,偏菠菜绿,底色偏灰,周围赌色渐变,变种,棉絮突出,底灰,色不正,种偏嫩的几率较大。
  我看到这, 就觉得很矛盾,我看着周围那层雾的厚度,至少有五厘米的深度,这么深的厚雾,种应该是极老极老的,但是为什么切口里面的种会偏嫩呢?
  我仔细的看着,这两者的矛盾颠覆了我的知识,我明明知道这块料子是假的,但是我就是不知道他为什么假,假在哪里,我不得不佩服那个老刘的能力,真的能以假乱真,我以为我很牛逼了,但是现在我才知道,我根本就是井底之蛙,对于翡翠原石还是一知半解。
  我看着料子的切口,怎么看都不明白,这块料子是快极品料子,除了有一点裂在里面像内扩张之外,其他没有任何毛病,而且,还有癣,有雾,这明明就是一块真实的料子,价值至少三千万,要是能开出来好料子,至少能达到上亿的价值。。。
  但是怎么可能呢?我站起来,捏着下巴,看着外面,我真的摸不着头脑,花花走了,但是她一定会回来的,我真的很想问问她,这块料子到底那里是假的。

  突然我蹲下来,迎着光看到了一个极为细小的孔,这个孔,像是极为细小的电钻钻切进去留下来的一个痕迹。
  我看着小孔,很小,要不是迎着光,我根本就看不见,这个孔是造假的人在买这块原石之后,用来探测内部晶体留下来的孔。
  这种事缅甸人喜欢干,他们经常买一块原石,首先开一个窗看切口,如果切口不好,就会在用细小的电钻钻进去,钻的深一点,然后透过钻探出来的晶体分析里面到底有没有翡翠了。
  有这个孔的纯在,说明已经有人看过里面的料子到底是什么能出极品翡翠的料子,但是透过这个小孔,我什么都看不到,太小了,里面的晶体已经被取走了,所以这个小孔并不能帮我解决什么疑问。
  但是,我可以确定的是,这块料子是假的。
  我说:“准备车,带料子去找齐老板。”

  赵奎点了点头,很快的就把车开过来,我让几个小弟,把料子抬上车,放在后备箱里。
  “飞哥,雨很大,你背后有伤口,不要淋湿了,会发炎的。”张奇说。
  我点了点头,但是心里好着急,我被这块料子弄的有点着迷,因为你知道他是假的,就想迫切的找到他是假的原因,但是很可惜,我找不到。
  我上了车,我们三个去到吉茂赌石店,我心里一直在想料子,也在想老刘,这个人,真的不得了,真的很厉害,而且还很神秘,如果以后想要对付他,一定会很难。
  我们的车子到了吉茂赌石店,今天的雨很大,吉茂赌石店的有点冷清,我们下了车,招呼店里的员工把料子抬出来,然后送到楼上去。

  我到了齐老板的办公室,他看到我,就说:“邵飞兄弟,今天有空来我这里,是想赌石吗?”
  我笑了笑,说:“齐老板,明天在赌,今天给你看一块料子。”
  齐老板听着,就觉得奇怪,看着人把料子抬进来,当他看到料子的时候,眼睛都直了,立马蹲下来看料子,惊喜的说:“好一块极品黑乌纱,这是那个场口的料子,这么黑这么油,我看看切口。。。”
  他看着切口之后,就皱起了眉头,说:“这块料子不得了啊,切口有雾,还有癣,表面是糯种的,很透啊,虽然种水有点嫩,但是这块料子就是极品啊, 怎么切,都是稳赢的,邵飞兄弟,料子那来的?”

  我说:“买来的。。。”
  我听到齐老板的话,心里很惊讶, 他也看不出来料子的真假,而且也被迷惑了。
  齐老板有点不高兴,说:“邵飞兄弟,你厚道啊,出去赌石不叫我?”
  我说:“你是赌石店的老板,总不能出去赌吧,这块料子放你这,我回头叫一些朋友来赌石,照顾你的生意。”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