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村支教的哪些日子》
第264节

作者: 不说再见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萧晋郁闷的撇撇嘴,只好又道:“那请你替我带句话:不要为了帮我而去求任何人,特别是她的家人。”
  李战停下脚步,转身问:“为什么?”
  “原因你知道啊!”萧晋说,“一件我自己就能解决的事情,再让她受委屈就太不值得了。”
  李战沉默片刻,转身离开。“我会把你的原话带给他的。”
  “谢谢!”说完,萧晋也转过身,又对严建明道:“严队长,你也看到了,我挺忙的,所以,为了不节外生枝,咱们还是抓紧时间吧!”
  “哦,好的。”严建明眼角抽搐了下,“小李、小赵,你们先送萧先生去我们刑侦处的休息室,然后马上打电话请受害者来市局进行指认程序。”
  “是!”
  李姓警官挺胸抬头的冲他和蒋局长敬了个礼,而赵姓警官却依然还是一副失魂落魄的样子。
  眯眼看着三人走进大门的背影,蒋局长问:“小赵这是怎么了?”
  严建明犹豫了下,就将小赵和萧晋在囚龙村村口发生的冲突讲了一遍,包括小赵那么做的原因和萧晋抢枪袭警,一点细节都没有隐瞒。
  听着听着,蒋局长脸上和蔼的笑容就慢慢消失了,小眼睛里也不停的闪烁着意味难明的光芒。
  “寡廉鲜耻!胆大妄为!”听完,他声音中带着微微的怒气说。
  严建明愣了愣,才听出这两个成语是在分别说小赵和萧晋,心中顿时就更加的发起愁来。
  领导这是啥意思啊?貌似对双方都很不满,那我待会儿到底应该用什么态度呢?

  “局长,”迟疑片刻,他小心翼翼的说,“受害者我认识,是个消息挺灵通的小混混,以前也当过我们的线人,不是什么好人,但也算不上十恶不赦。
  按理说,以他的眼力劲儿,被萧晋这样的人打了,是断不敢跑来报警的,可奇怪的是,他不但报了,还惊动了政治处的张副处长,我个人觉得,案子可能并不是单纯的打人那么简单。”
  蒋局长闻言淡淡看了他一眼,若有所指的说:“今天上午,省厅的田厅长和市委的陆书记先后给我打了个电话,他们都很郑重的向我强调了一番丨警丨察身份的特殊性、和查案过程中坚守公平公正原则的重要性。
  建明,你是刑侦大队的队长,你的职责是调查刑事案件,也是我们丨警丨察工作的重中之重,所以,田厅长和陆书记的话,对你而言尤为重要,明白吗?”
  严建明目光一凝,随即便重重点头道:“明白了!”
  田厅长和陆书记先后给市局的局长打电话,内容还大同小异,强调公平公正,如果严建明还不知道这是什么意思的话,那他干脆就不用混了。
  认识李战,能让两个正厅级干部专门打电话,萧晋的背景到底深厚到了什么程度,严建明已经不敢胡乱猜测了,他只知道,这件案子非常的棘手,棘手到很可能会搭上他的职业生涯。
  公平公正,说起来简单,做起来却难如登天。如果耗子真的是被萧晋打伤的,怎么办?难道也要按照正规程序把他关进看守所,然后再用尽一切手段来搜集证据么?
  用脚趾甲盖想都知道,这案子就算办实了、交给检察院去公诉,最后撑死也只会是个庭外和解的结局,两派神仙握手言和,他这个费老鼻子劲“公平公正”的刑警队长会不会吃挂落儿,可就不好说了。
  坐在自己的办公室里,严建明一连抽了三根烟,也只想到了一个能让自己置身事外的办法,那就是——让耗子翻供。

  但这有可能吗?要知道人家耗子的背后可是也有不知什么人物支持呢!
  此时此刻,严建明无比的痛恨政治处的张副处长,要不是他昨天特意过来打招呼,自己这个刑警队长又怎么会因为区区一件伤人案就不远千里的去抓人呢?
  正发着愁,房门被敲响,紧接着一名手下推门进来说:“头儿,滨江路派出所的那个田新桐来了,说要见您。”
  “嗯,带她过来吧!”

  对于田新桐会来,严建明一点都不意外,刚刚随口应了一声,脑子里忽然就闪现出一个念头:田新桐,田厅长,这……恐怕不是巧合!
  来不及细想,他当机立断,起身走出办公室,对还没走多远的手下道:“小王你去忙你的吧!我直接去见她就好。”
  萧晋怎么都没想到,自己今晚等来的第一个人不是来指认他的耗子,不是对这件案子“十分关注”的某领导,而是田新桐。
  “你们二位聊吧!有什么事情的话,随时都可以让人叫我。”严建明站在休息室门口客气地说。
  “谢谢你严队长。”田新桐道。
  “不客气,应该的。”严建明摆摆手,就关上了门。

  在来市局的路上,田新桐觉得自己有一肚子的话要对萧晋讲,还决定在谈正事之前要狠狠的臭骂他一顿,可不知怎的,当不大的休息室里只剩下他们两个人的时候,她大脑里先前想好的那些话语突然就全都消失不见了,不知所措的站在那里,脸蛋儿还有点莫名其妙的红。
  “才下班?”萧晋倒是很自然,像在自己家一样,起身走到墙角的饮水机前,拿了个一次性纸杯开始接水。
  “嗯。”田新桐下意识的点了下头,然后又奇怪的问:“你怎么知道?”
  萧晋接好水,把杯子放到女孩儿面前的桌子上,说:“你没换衣服,还穿着警服。”
  田新桐低头瞅瞅自己的衣服,脖子一梗,道:“我喜欢穿警服出门,不行吗?”
  不知道为什么,她就是不喜欢被萧晋一眼看穿的感觉。
  “喜欢穿着警服睡觉吗?”萧晋忽然问。
  “啊?”田新桐被他问愣了,不解道,“哪有穿着衣服睡的?”
  “那可就太遗憾了,”萧晋嘴角坏坏的勾起,说,“我觉得你在卧室里穿警服的样子一定很漂亮,有机会的话,一定要穿给我看看哦!”
  田新桐可不是苏巧沁那样的天然呆,只是稍微一想就明白了这货是什么意思,身为丨警丨察,她当然听说过“制服诱惑”这四个字,萧晋说的“一定要穿给我看看”,其本意应该是“一定要脱给我看看”才对。
  “臭流氓,你是不是想讨打?”小女警凶巴巴的挥舞了一下拳头。虽然俏脸上的表情很臭,但能看得出来,她自然了许多,已经没有了刚来时的那种无措。
  萧晋笑了笑,柔声说:“谢谢你,桐桐。”
  田新桐的脸又红了,却瞪起眼:“谁准你喊我桐桐的?”
  “那该喊你什么?”

  “要叫我田警官。”
  “好的,桐桐。”
  “我说了,叫我田警官!”
  “明白,桐桐。”
  “你……”
  田新桐眼睛睁的溜圆,气咻咻的瞪着萧晋,而萧晋却在冲她不停的做鬼脸,要多贱有多贱。
  日期:2017-07-14 18:44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