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事情根本不曾经历过》
第92节

作者: 假贾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有了孩子之后她的病发作的越来越频繁,总是疑神疑鬼,整夜整夜不睡觉,总说……有人要害她,还打伤了从小一直陪着她的两个同门师妹。到了将要临盆之前的一个月,为了让她安静下来,我们想尽了办法,好不容易等孩子生下来之后她安静了些日子,我们还以为她会好转。可是没想到,她不是好了,她的病反倒更重了。她不给孩子喂奶,只给水喝,后来连水都不敢给他喝,割了自己的手放血喂给孩子,被李谷主撞个正着。李谷主要把孩子抱走,结果她就发了狂,和李谷主动起手来。”

  吴允深吁了口气:“李谷主对她当然不能下狠手,可是乱中孩子就不见了。等找到的时候,孩子就……”
  “已经断气了吗?”
  吴允深并不意外他知道这件事,看了他一眼,接着说:“我亲手试过,脉象呼吸皆无,孩子的身子都已经冰冷了。柔珠一见到孩子的尸身就彻底疯了。她抱着孩子的尸身跑了个无影无踪,李谷主又有伤在身。我们分头去找,最后是我将她找回来的,但是只找到了她自己,孩子……确实是不知去向了。”
  那么莫辰是怎么死里逃生的?
  这真是让人想不通。
  师父捡到他的时候就是在回流山附近的山里,这一点不会有错。师父还说当时他脖颈上有一道青紫的勒痕,看着叫人触目惊心。
  “柔珠回来后就一直昏迷不醒,没捱多少日子就去了。”
  当年的知情人,也只有吴允深一个,他说的话至少比旁人要可信一些。
  吴允深站起身来,最后说了句:“走吧,早些走,离这摊是非越远越好。”
  莫辰心中的疑问不减反增。
  虽然事过境迁,这些事都没了佐证。且人心难测,每个人都抱有各自不同的念头,说的话未必句句都是真的。但是从不同的人嘴里听到的片断拼凑起来,他们所说大致都是一样。
  他应该就是吴允深之子,李柔珠就是他的生母。
  故人已逝,莫辰心中也只是感慨,并没有多少伤怀。

  倒是刚才吴允深那句保证,值得好好琢磨。
  他的言下之意,似乎要解决金勉带来的麻烦。
  说起来金勉确实有能为,单是莫辰知道的,就有三四位长老直接间接死在了他手上,更不要说他还拿住了吴大小姐,就算吴允深想要出手,金勉难道会坐以待毙?吴允深也不能不顾忌自己的女儿吧。
  雨势一点没有减弱,推开窗子,狂风卷着大雨直往屋里灌,风里带着一股泥尘的咸腥气。千万道雨线被灯亮照亮,映出点点微光。
  就在这些闪烁不定光亮之中,莫辰忽然本能向后侧身,一道寒芒从他脸旁擦过,铮的一声钉入墙中。
  这一记暗算来得如此突然,无声无息,若不是莫辰敏锐绝躲不过去。
  窗外大雨倾盆,狂风大作。这样的雨夜能看清几步开外就算不错,再远一些就什么也看不见了,雨声正好能掩盖了其他响动。
  这一记暗箭之后外面又无动静了。
  风更紧了,桌上灯芯上那一点焰光被一下吹灭,屋里也陷入了一团黑暗之中。

  虽然没有动静,可是莫辰本能的感觉到,外面那人还在。他很有耐性,正在等待下一个出手的机会。
  莫辰放缓了呼吸,静静立在原地没动。
  他甚至连眼睛也一起闭上了。
  雨声似远还近,溅在檐瓦上响成一片,耳畔有如万马奔腾。
  莫辰听着这雨声,心中明澈安静。
  他想起每一次见到回流山阵法变幻时奇幻瑰丽的景象,天上有无数繁星,每一粒星辰都有各自不同的轨迹,在漆黑的天幕上划出一道道错综复杂的光线。
  这一刹那窗外的雨声忽然变得微弱起来,每一滴雨珠划落的方向都清清楚楚映在他的眼底,就如同那些在黑夜天幕上的星子,一颗一颗再明朗不过。
  莫辰腰间长剑陡然出鞘,迅疾如电从窗中穿出。

  隐于雨夜黑暗中那人被剑光所慑,仓促之下拔剑抵挡。莫辰剑光瞬间就到了他眼间,将他才举到一半的长剑从中斩断,余势未衰。那人只觉得眼前银光乍现,紧接着就变成漆黑一片,额际被剑芒的森森寒意所伤。
  他只感觉到了凉意。
  紧接着才是剧烈的痛楚由伤处传来,那股疼痛就象他的头已经被人从中劈开裂作两半一样。
  莫辰的剑光有如银色游龙倏忽来去,莫辰跃出了窗子,单手持剑站在他身前不远处。
  金勉早就知道莫辰修为在他之上,可是之前两人相见之时,莫辰并没有在他面前拔过剑,他也是第一次见识到回流山赖以扬名的绝顶剑法。

  原来以为这一趟过来不会失手——纵然杀不了莫辰,也能轻易脱身。可现在金勉再也无法笃定,他惊骇的发现,莫辰刚才稳稳的一站,隐然将他可能的退路都封死了。
  莫辰握着剑柄。
  金勉的到来也没有令他意外。
  如果杀陆长老的就是金勉,那么他也一定会对莫辰下手。
  虽然两人之间可以说是毫无仇怨,但是金勉认定莫辰阻了他的路,一意要除之而后快。

  前额的剧痛让金勉身形打晃,他以剑拄地撑住自己,大口喘息,心里已经顾不上后悔和嫉恨。
  他只想把命保住。
  只要现下能脱身,他绝不会再给莫辰第二次威胁到他的机会。就算他有三头六臂金勉也能让他把命交待在这儿。
  “你不该来……”金勉抬手抹了一把流到眼前的血:“你不是同陆长老说过不来?可是转眼间就食言而肥,还把名字改成李辰,你以为这样就能证明你是葬剑谷正统,就能接掌谷主之位了?”
  莫辰微微愕然。
  李辰这名字怎么了?他从前就用过……
  啊,是了,他忘了,他的生母也姓李,葬剑谷原来就是李家一脉,姓李的原比姓吴的更有资格承继这份基业。
  他这么微微一分神,金勉脚在地下一撑,身体象被一根绳子牵系一样飞速朝后退去。
  只要退到百尺开外,他就……
  金勉迎头撞上了一团水幕,不,不象水幕,象是撞上了一张蛛网,整个人一下子就陷进去了,水幕一张又一合,就把他冲过来的力道全卸掉了,金勉无比狼狈的一掌击散水幕,可是逃脱的最好机会已经没了。
  他是断定在这样的大雨里没人不可能会不受影响,他才决定在这时候来动手的。再等下去夜长梦多,金勉赌不起。
  他步步为营,走到今天有多么不容易他自己最明白。现在的机会千载难逢,他绝不能让莫辰横插一手摘了桃子。
  除掉莫辰,他的前路上就再无阻碍了。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