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高权力》
第2091节

作者: 失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从汪军办公室出来后,丁一去了楼上岳素芬的办公室,正好岳素芬正在打电话,见丁一进来了,说了两句后就挂了电话。
  丁一说:“岳姐,是于笑然要结婚吗?”
  岳素芬一听,问道:“你听谁说?我怎么不知道?”
  丁一说:“是昨天贺鹏飞给我打电话,他要回来,参加笑然的婚礼。”
  岳素芬一时没明白过来,结结巴巴地问道:“他回来?参加……婚礼?笑然跟谁结婚?不是跟他吗?”
  丁一说:“看来你这位表嫂还真是不知情啊。”
  岳素芬说:“我让你弄糊涂了,快点说,到底是怎么回事?”
  丁一这才把贺鹏飞给她打电话的事说了一遍,当然,他隐去了贺鹏飞问她想要什么礼品的事,不然岳素芬就会“吃醋”。
  岳素芬听完后干张着嘴,半天说不出话来。
  丁一说:“我听到后也有点蒙了,之前一点都没听说。”
  岳素芬自言自语地说:“难怪她前些日子说要往省会电视台调,让小飞的爸爸给她找关系呢,我还以为她不想在阆诸呆了是因为小飞,现在看来不是那么回事了。”
  “只是速度太快了,我们都被他们搞蒙了。”
  岳素芬说:“我打电话,把于笑然叫过来,问问她打算瞒我到什么时候?”
  丁一拦住了她,说道:“你还是别问了,她瞒着你,可能有她的考虑,但是我想,她也不会瞒你几天了,至于别的方面瞒就瞒了吧,你怎么去问人家,总不能说你为什么没跟小飞而是跟了别人?再说这个问题也不能问呀?估计笑然有八句话等着你哪。”
  素芬想了想说:“嗯,有道理。”说道这里,岳素芬看着丁一,说道:“都是你闹的。”
  丁一不解地看着她。
  “小飞心里有了你,他就谁都装不下了。”
  “岳姐,怎么现在还说这个?”
  “当然,就是咱俩说,我是不会跟别人说的。”
  丁一怪嗔地看了她一眼,说道:“等贺鹏飞回来,可千万不要这样说了,记住了!”
  岳素芬说:“记住了,放心吧,我就是这样说他也不会想入非非了,从他抱着浑身是血的你,往医院走的时候,他呀,就什么都放下了,因为他知道有一个事实无法改变,那就是你跟江帆已经血肉相连,所以啊,你现在是市委书记夫人,人家早就断了念想了。别看他不要于笑然,但也不一定要你,所以你啊,也别这么胆小,也别这么自作多情!”
  丁一笑了,说道:“话都让你说了。”

  岳素芬从抽屉里拿出一小罐咖啡,递给她,说道:“这是我亲手为你磨的,喝完了我再给你磨。”
  丁一接了过来,说:“你以后别再亲手磨了好吗,这个过程我还想体会呢,都被你取代了。”
  岳素芬笑了,说道:“不知好歹,以后什么都没有了。”
  这时,岳素芬的电话响了,是导播室打来的,说是一名出租车司机捡到一个别乘客遗弃的婴儿,乘客下车后,下一个客人上车后才发现了这个在后座上熟睡的婴儿,司机见状后,将车停在了一边,这才发现婴儿旁放着奶瓶、半袋奶粉和一封信,信的大意是小女超生,身体各方面都健康,要儿心切,只是我们要儿心切,才狠心将她送人,希望好心人能收养他。岳素芬一听,立刻跟导播说道:“你迅速联系民政局,我马上去导播室。”

  丁一一听,忽然想到雅娟曾经托付她,想要领养一个健康的孩子,她立刻起身跟岳素芬往出走,说道:“岳姐,送给我,我要。”
  岳素芬一听,眼珠子都瞪出来了,说道:“你发什么昏?你又不是不能生!”
  丁一说:“不是我,是……雅娟。”
  “她?”

  “是的,她一直想要一个这样的小孩。”
  岳素芬说:“但是,既然司机师傅向我们求救,我们就要为这个孩子负责,必须要经过民政部门,要让她办理正当的领养手续。”
  “这个我懂,我马上给她打电话,你可以先跟民政部门取得联系。”
  丁一说着,就开始给雅娟打电话。
  很不凑巧,雅娟正在南方出差,她委托袁茵和丁一为她办这事。丁一犯难了,因为明天已经定好去阳新采访了,再说,她也没有带这么小的孩子的经验,她就给袁茵打了电话。

  袁茵说:“你别急,我马上赶到你们台,一定要把这个孩子给邢丫头留下。”
  丁一挂了电话,就跟在岳素芬的后面进了电台的导播间。岳素芬直接进了直播室,戴上耳麦,跟这位司机师傅对话,她安慰让这位司机师傅别急,善待孩子,并叮嘱他将小孩送到台里来,民政部门的人马上就到。
  日期:2017-07-14 18:45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