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高权力》
第2090节

作者: 失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虽然手被他控制住了,但是抱着“至死不从”的信念,她开始用全面抵抗,不使江帆压倒自己。
  她大声说道:“江帆,你要干嘛!你混蛋,你八格牙路!”
  江帆仍旧死死地攥住她,狠狠地说:“不错,你骂的对,我就是要干点混蛋干的事!”
  “我……我至死……不从!”她一边来回躲闪着他,一边斩钉截铁地说道。
  江帆也急红了眼,他大声说道:“你不是从不从的问题,是要尽一个妻子的义务!”
  “我要告你,告你婚内强X!”丁一一边反抗一边大声说道。

  哪知,这话更加刺激了江帆,他说:“看来,为了跟我离婚,把所有相关的法律问题都咨询清楚了,这么专业的词都用上了,好,那我就当一回强X犯!”
  丁一急的眼泪都出来了,她大声嚷道:“江帆,你混蛋,你不是东西,你不是人,你仗势欺人,你恃强凌弱,你这样做有损于市委书记的形象!”
  江帆被她骂的又好气又好笑,险些就要笑出声,他忍住,没好气地说道:“我没有欺负你,是你太过分,我就是要让你知道,我是你丈夫,不是什么市委书记!”
  “不是,你早就不是了!”丁一一边大声嚷着,一边死劲地去掰他攥着自己的手,怎奈,他的手就跟铁钳一样,怎么也掰不开。
  江帆听她这么说,就更加生气了,说道:“你再说一遍。”
  丁一看着他,眼里含着泪说:“不是,就是不是!”
  江帆一听,松开她的双手,脱去自己的衬衣,一边脱一边说道:“我倒要你看看,我是不是!”说着,不顾她的拳头打在自己身上,直接将她扑倒。
  丁一就是再怎么“不从”,再怎么挣扎,她也是身强力壮的江帆的对手,渐渐地,她就失去了力气,手脚很快被江帆控制住了,就在江帆堵上她的嘴,吻她的时候,江帆的电话响了。
  江帆迟疑了一下,没有去理会电话,继续吻她。
  她左右躲闪着他,不使他吻到自己,江帆索性放弃吻她,大手直接伸到她的花裙里,拽下她的小丨内丨裤……

  怎奈,他的电话持续地响,江帆就是一皱眉,向来市委书记的电话都没有人这么不礼貌地持续地打,他直起上半身,从裤兜里掏出电话。
  趁这个机会,丁一挣开江帆的另一只手,打算从他的身下直起身,怎奈,江帆根本没有放过她的意思,而是死死地压着她的下半身。
  江帆掏出电话,一看是张华打来的,他没有接,而是扔到了床的一边。
  电话铃声停止了,江帆再次重整旗鼓,对付身下的丁一,这时,电话又响了起来。江帆就是一皱眉,拿过电话,刚想直接扣下电池,就发现电话不是张华打来的了,而是老同学薛阳。

  薛阳的电话不能不接了,江帆松开了丁一,从床上下来,走到了外屋客厅的沙发上,他镇静了一下,说道:“薛阳,你好。”
  薛阳听他的口气沉闷、正式,就说道:“江帆,长话短说,袁主任的夫人去世了,你知道了吗?”
  江帆就是一愣,说道:“我不知道,什么时候去世的?”
  薛阳说:“我也是刚刚从别的渠道知道的,我以为你已经知道了呢。”

  “不,我不知道,我只知道他夫人最近一直在住院,上个月我还去医院看过她呢。前几天打电话,袁主任只是说不太好,但没想到这么快。”
  薛阳说:“是啊,明天上午举办向遗体告别仪式,咱们头天到他家看一下合适。”
  想当初,还是薛阳向江帆介绍的时任中央党校副校长的袁其仆。此时听薛阳这样说,他明白头天先去他看看的意思,就说道:“好的,我准备一下,马上动身。”
  刚挂了薛阳的电话,张华的电话又打了进来。

  江帆知道张华的电话肯定也是这个意思,就接通了她的电话,说道:“张医生,你好。”
  张华说:“江书记,袁书记夫人的事情你知道了吗?”
  江帆说:“是的,刚刚知道。”
  “我也是刚知道,我想问问你,你什么去北京?”
  江帆说:“我马上动身。”
  张华说:“如果方便的话,我跟你一起去可以吗?”
  江帆说:“方便,我去哪儿接你,中医院吗?”
  “是的,我稍稍准备一下就去大门口等你。”
  江帆打完了电话,这才回过头,就见丁一站在他的身后,手里拿着他的白衬衣,正在看着她。

  江帆忽然感到她这个举动很温馨,也很熟悉,但是他抑制住了自己内心的激动,从她的手里接过自己的衣服,深深地看了她一眼,默默穿上衬衣,一边系着扣,一边往出走,这个过程,他没有跟她说一句话。
  直到传来大门的关门声,丁一才回过神来,她坐在沙发上,不禁有些黯然神伤……
  半天,她才上了楼,来到了电脑旁,打开了邮箱,果然里面有江帆发来的邮件,她仔细看了一下时间,是早上五点整。打开邮件后,只有几个字:我不会跟你离婚!
  我不会跟你离婚,和“我不跟你离婚”、“我不离婚”,似乎在语气上是有差别的,熟知语言艺术的她,不禁在心里默默重复了好几遍。
  首先,我不会跟你离婚,在感情前奏的铺垫上,似乎是出于一种深思熟虑的考虑和权衡后才决定这样做的,而我不跟你离婚或者是我不离婚,则是一种感情最直接的表达,是一种主观上的意志,而不是经过深思熟虑后的结果。
  那么江帆的“我不会跟你离婚”,是非主观的、是权衡利弊后才做出的决定?这么说来,他不跟自己离婚,不是因为舍不得自己,而是更多地出于对自己的考虑,也就是出于自己的政治需要!
  想到这里,她有些愤怒,想回复他一封更决绝的邮件,但是想了想后,她隐藏了自己的愤怒,而是轻敲键盘,回道:及时止损,关门大吉!
  这是风险投资行业一句很熟知的话,她把这句话用在他们的婚姻上,相信江帆会把鼻子气歪的。
  哈哈,等着晚上看好戏吧。
  晚上,他能看见吗?他接的电话中,有同学薛阳打来的,还有那个张医生打来的,显然,他们都传递给江帆一个共同信息,那就是袁主任的夫人去世了,作为袁主任曾经提携过的江帆,是必须要前去表达哀思、安慰健在的人的。
  只是,那个张华……唉,不去想那些了,现在对于丁一来说,最要紧的就是学会放下一切和江帆有关的人和事,学会对他的一切不闻、不问、不关心,甚至学会漠视他周围的一切!
  这是丁一最近给自己定的目标,她要习惯没有江帆的生活,要把这个人从记忆深处、从血液中、从骨髓里剔除出去,她如果不想自己痛苦的话,就必须要这样做!
  不以他喜,不以己悲!
  第二天丁一上班后,丁一把脚本送给台长汪军审阅,汪军翻了翻,没看,就签字了,他说道:“小丁,你的本子我向来不用看,我知道你的文笔,也知道你是有分寸的,尽快投入拍摄吧。”
  丁一说:“如果台长没有什么修改的地方,我们明天就进入阳新拍摄,争取两天时间拍完。”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