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高权力》
第2088节

作者: 失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彭长宜见丁一对自己的小笤帚产生了浓厚的兴趣,就笑着说道:“的确是这样,这把小鬃毛笤帚,还是刚考上县城高中的时候,因为要住宿,妈妈给我准备了被褥后,又从农村的集上给我买了这把笤帚。这是我们宿舍中,唯一的一把扫床铺的笤帚。我妈妈在村子里是有名的‘穷干净’,那个时候家里没有一件像样的家具,妈妈的原则就是东西可以破旧,但是不能不干净,所以,我带的那床被褥,除去床单是新的,其它都是缝缝补补了好几层,但保证所有的旧补丁都被洗得干干净净泛着白。由于家里穷,就出奇地爱护自己的东西,我的枕巾、床单、笤帚、拖鞋,都写上了自己的名字。我的原则就是别人的东西我也不要,我的东西也要看好,不能轻易弄丢,除非没有了使用价值。我上学的时候,枕巾都破旧得飞边儿了,要是别人早就扔掉了,但是我不敢扔,我妈妈说多破多旧都不许扔东西,都要拿回去。吴冠奇跟我是一个宿舍,他的枕巾和被褥永远都是新的,一块补丁都没有,我们大家都羡慕他,他可以盖没有补丁的被褥。他的父亲当时是我们县的县长,家里条件好。我不行,枕巾不能当枕巾用了,还要拿回家,可以当抹布,甚至把破旧的地方剪掉,可以当擦脚布用。这个习惯一直延续到我后来参加工作。”

  别人的东西我也不要,我的东西也不能轻易弄丢,不知什么,彭长宜的这句话在江帆听来,好像特意说给自己听的。
  丁一听着,似乎对手里的小鬃毛扫帚发生了兴趣,说道:“这是猪毛吗?”
  彭长宜说:“不像猪毛,应该是马毛。我跟你说,你别小看了这件古董,尽管不值钱,但好用,现在的刷子都是塑料的,毛太硬不说,而且有静电,扫床铺的时候,容易将毛屑吸附在刷子上,再扫第二下的时候,那些脏东西就都沾到床单上了,我这把马毛的就没有静电问题,那时在三源下乡回来,老顾从来都是到我屋里拿这个扫,能扫干净,而且不吸灰。”
  “哈哈,还有这么多讲究?”
  “当然了!所以我舍不得丢掉。”彭长宜又说:“不光这把小扫帚,还有我的这些被褥,床单什么的,都是我在三源用过的东西,当时往回拿的时候,老顾还不想带,说没地方放,扔了算了。我说没地方放我抱着也要给我带回去,现在可能用不着,但总会有用着的那一天,最起码留着还起到换洗的作用,当然,回来后真的一次都没用上过,因为市里都给我准备了双套新的床上用品。但是现在用着了吧,这里要是用新的东西,就有些不协调了,这些旧家具、旧的床上用品看着舒服、和谐、自然,还有重要的一点是省得花钱去买了。”

  “你真会过日子。”丁一说道。
  彭长宜笑了,说:“我当然不能跟你们比了,你们有什么负担,我就不一样了,要供孩子上学,还要给我自己娶媳妇,这都是花大钱的地方。”
  丁一听他这么说,就黯然地扭过头,她打量着四周,在寻找下一个新的话题,她看着这些旧家具说:“还真都是办公家具呀?”
  彭长宜说:“那还有假?对了小丁,不知你有印象没有,这套办公家具,还是咱们樊书记当年用过的呐,当然后来也是我用过的,你看,还是那个时候的质量好,尽管在来回搬运的过程中有些磕磕碰碰,但是不影响使用,而且这些东西没新没旧,新的也是那么回事,甚至还不如旧家具。”
  如果彭长宜不说,江帆还真不知道这是樊文良的那套家具,难怪刚才他来参观的时候看着这个班台有些眼熟,彭长宜只跟他说是他原来办公室的家具,江帆没往这个地方想,看来,彭长宜要亢州的这些旧家具应该还有另外的意思。
  丁一感觉,彭长宜准备度假用的这两间房子,尽管都是旧的办公家具,甚至他所用的床上用品都是以前用过的,但是透着一种朴素的干净的美。
  她看了一圈后说:“现在这个房子完全具备了居住功能,就连茶具和洗漱用具都有了,就差生火做饭了。”
  彭长宜说:“做饭用具东边的房子有。你没看见小煤气灶和锅碗瓢盆都预备了吗?这些都是老顾的杰作。”
  丁一笑着说:“你是不是想让部长来给你做饭呀?”
  彭长宜也笑了,说道:“总得给他找点事儿干吧,他的手艺非常不错,许多二把刀的厨师都没有他那两下子。”
  丁一说:“你这样一说,我都期待了。”
  彭长宜说:“你回头跟书记商量商量,他这里有的是空房子,可以占用两间。不要紧,咱们给他房租,水电费自理,房子闲着也是闲着,别听他说是给客人准备的,一年到头也来不了几个人,再说就是来人,也占不了这么多房子的,他的真正用意是储存种子用的,这房子下面全部是地下室。”
  听彭长宜这么说,丁一再次将头扭向一边,不说话了。

  彭长宜转过身,这才发现江帆就在他们身后的门口处站着,他跟江帆说道:“我说的你们可以考虑一下,老邹希望这里有人住,平时换换心情和环境,很不错的。”
  江帆笑了,冲着丁一说道:“如果她愿意,我没有意见。”
  彭长宜说:“前面的家具也都齐全了,就是床不太理想,如果你们同意,我来准备。”
  丁一想了想,说:“等你们住进来后再说吧。”
  江帆感觉丁一这话说得很体面,也很艺术,没有暴露出他们夫妻目前的关系,也没让他难堪。听彭长宜说话的口气,江帆感觉彭长宜还不知道目前他们分居的事。
  江帆哪里知道,这么长时间以后,彭长宜一直都是一心一意在为他们关系的复合做事、说话。
  丁一又巧妙地发现了下一个话题,她看着拢到一边的窗帘说道,忽然说道:“哈哈,我还是第一次看见有人拿迷彩布当窗帘的。”
  彭长宜说:“这是老顾的杰作。昨天我们回家后,他就跑到海后基地处,不但跟他们要了十床被褥,还跟他们要了这些迷彩的窗帘,还真别说,这些军用装备,尤其是这窗帘,跟这里的环境是蛮搭的,如果这里的窗帘弄的花花绿绿的反而不好看。我跟你们说,他不但把我们这四间房子的窗帘配上了,还有富余,前边的两间房子还够用,就在我的柜里,你们要是来,我就让老顾抽时间挂上。”
  丁一这时才发现科长是成心了,揪住这个话题不放。
  江帆说:“我们来不来的你该挂也是要挂的,万一将来咱们有私人朋友来,也可以住的。”
  彭长宜说:“那就不急了。书记,我跟您说,我的确是这样想的,所以,前边那排房子西边两间,也是我重点布置的房间。别说别人,就是樊部长来了,让他选择的话,他保证也会住在这里,而不去宾馆。”

  江帆想了想说:“那还用说,这里有他的老朋友,他用过的办公家具,肯定会在这里住。你别说,我忽然有个想法,干脆就把这里当做咱们政府接待地,你看怎么样?”
  彭长宜笑了,说:“我的确想过,还是有些不现实,一般人是不好往这里领的,一来这是军事管制区,二来不想让大家都知道,当做咱们接待私密朋友的一个秘密基地倒可以。”
  江帆说:“我其实也是这个意思,改天把老肖叫来,让他帮助你再重新布置布置,另外,他前面的那个大棚,要增加空调,最好的大功率的,厨房重新布置,要找像样的厨师,经费可以让老肖考虑。”
  这时,邹子介说道:“其实我弄这些也是这个意思,但是这里的投资我不用政府出钱,来人吃饭我也不用政府出钱,不能给你们找事,你们的朋友,都是我的贵人,到了这里,不可能吃鲍鱼海参,所以,家常便饭就很新鲜,用不着多高级的厨师,空调我可以买二手的,便宜,一个大棚,有三台大功率的就差不多了。棚里用隔断隔上,另外我还有水冷设施和通风设备,夏天在里面就餐不成问题,下礼拜这里就都弄好了。”

  江帆说:“老邹,先说好了,我们领来的客人吃饭必须给钱,因为政府有这笔接待费用。不能沾你个人的便宜。”
  邹子介说:“如果没有两位领导,哪有我现在这样的成绩。”
  江帆笑着说:“你这个地地道道的专家,怎么也忽悠起人了。”
  邹子介哈哈大笑。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