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高权力》
第2085节

作者: 失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丁一下了车,将手中的帽子扣在头上,这时,他就看见身穿白衬衣的江帆,倒背着手,在彭长宜和邹子介的陪同下,从竹廊的那边走了过来,那位老先生则拉在他们身后很远的地方。
  他谈笑风生,依然是仪表堂堂,只是,这些,不再令他心动,确切地说,这些跟她将会没有半点关系。
  此时,他们也看见了他。她超凡脱俗般的美丽,吸引了他们的目光,尤其是江帆,她的身上,似乎多了一种陌生的美丽。
  邹子介看见她后就举起手跟她打招呼。
  丁一忽然感到,这将是一次非常别扭的聚会,她忽然想让老顾送她回去,刚想跟老顾说话,这时,邹子介率先走到了她前面,跟她握手,说道:“丁记者你终于来了,这下,咱们终于聚齐了。”
  丁一微笑着,她跟彭长宜点头微笑,算作打招呼,但是连一个目光都没给江帆。
  江帆注视着她,目光复杂而深沉。
  彭长宜说道:“老邹啊,我说小丁怎么不当主播当记者去了,原来都是你记者记者叫的。”
  丁一说:“我尽管不当新闻主播了,但还兼着主持人,只不过不是直播了。”
  邹子介说:“为什么不当直播主持人了,那多好,天天能在电视上看见你。”

  丁一笑了,没说为什么。
  哪知,这时江帆却替她回答了,他说:“太辛苦了,上直播的时候,要半夜才能回家。”
  丁一低下头笑了一下,没有说话。
  江帆说:“老邹啊,还是你有面子,我都邀请不来她,你居然把她邀请来了,你给丁记者准备什么好吃的了?”
  彭长宜笑了,似乎从江帆的话里听出了什么。
  邹子介说:“庄稼饭,只有这些丁记者才有兴趣。”
  这时,就见司机高山从大棚里出来,手里拿着一盆,里面有新摘的几条乳瓜。
  江帆接过来,看了看,说道:“现在完全可以露天种了,你为什么还要在大棚里种?”
  邹子介说:“这种在大棚种植可以减少病虫害,不受天气的影响。”
  江帆看了看,又将黄瓜放进盆里,说道:“一会再吃吧。”

  邹子介说:“没关系,不洗都可以吃,不打农药,都是生物灭菌,非常干净。”说着,他就咬了一口。
  这时,彭长宜也拿过一根咬着吃。
  丁一不太习惯当着众人公开吃这种东西,但是她见江帆没吃,就故意跟他唱对台戏,拿过来就咬了一口。
  江帆看着她,说道:“小心闹肚子。”
  对于他的话,她根本没有理会,而是一边吃一边看着别处的风景。
  彭长宜明显看出了丁一对江帆的冷淡,他把邹子介揽到一边,说道:“老邹,走,咱们边上说点事,上次我跟你说的那件事,必须要照我的意思办……我是这么想的……”
  彭长宜把邹子介拉走了,他们边说边往邹子介住的也就是第一排房子走去。

  很明显,彭长宜是给这一对冤家腾出独处的时间。
  快走到门口的时候,彭长宜回过头跟老顾说道:“老顾,照应一下老先生,别冷落了人家,另外你去后面看着点,他们在栽树呢,还有搭那个凉棚,你也盯着点。”
  老顾说:“好的,我马上去过去。”
  正说着,老先生也倒背着手来到了他们面前,他看着丁一的脚下,跟江帆说道:“就该穿这样的鞋,如果一开始就穿这样的鞋,兴许早就好了呢。”
  江帆笑着说:“您有所不知,穿高跟鞋,能增加人的高度。”

  老先生笑了,他看着丁一,故意拿自己跟江帆比了比,然后又用手指了指丁一,说:“他太高了,穿多高的鞋,你都追不上。”
  丁一苦笑了一下,感觉这个老先生很有孩趣。
  江帆听了这话倒是很高兴,他冲着老人竖起了大拇指。
  丁一不屑地扭过头,装作没看见。
  司机小高给他们搬过来两把椅子,放在阴凉处,他见老先生也在,就说道:“我再去搬一把。”
  丁一见江帆坐下了,就说:“不用了,我不坐,我也到那边看看去,看看他们都种了什么。”

  说着,她摘下了帽子,就往竹廊的里面走去。
  正在这时,她包里的电话响了,丁一掏出电话,是一串的怪号,她迟疑了一下就接通了,立刻,里面传来贺鹏飞的声音:“哈喽大主播,你好啊?”
  丁一笑了,说道:“怎么是你?你那边正是半夜吧?”
  贺鹏飞说:“是的,再有半小时,就到了国内说的子时了。”
  “这么晚你还不睡觉?”
  “离我休息还差半小时,刚回到宿舍时间不长。”

  丁一说:“看来,还是美帝的老板用人狠,这么晚才让你下班。”
  贺鹏飞笑着说:“我是晚班,上的也完。丁一,你在干嘛?”
  “我吗,在欣赏田园风光,好长时间没有你的消息了?”
  贺鹏飞说:“是的,我过两天回国,可能会呆上两周左右的时间,对了,告诉我,你需要什么东西,我给你带回去,比如,电脑、影碟机、化妆品什么的,对了,化妆品吧,主持人对化妆品是情有独钟,你别舍不得开口,我现在肥了,用笑然的话说不宰白不宰。”
  丁一笑了,说道:“她宰你是正当防卫,我那一刀还是给她留着吧,让她一并宰你,不过我感觉她舍不得宰你。”
  贺鹏飞反问道:“她为什么舍不得宰我?”
  “宰你就跟宰她一样,她当然舍不得了。”
  贺鹏飞说:“看来你还不知道实情啊,亏你们还是一个单位的。”
  “实情,什么实情?”
  “她要结婚了,是跟别人。”
  “结婚?我怎么不知道?而且也没听岳姐说?”

  “是啊,她一直在保密,据说是省会电视台的一名综艺频道的导演,也是突然决定要结婚的,我是她第一个通知的,现在连我爸爸和妈妈都不知道呢,你也要保密。命令我必须回,如果不回的话,他们就来美国度蜜月,吃住让我包,我一想还是回来吧。”
  “导演?为……为什么不是你?”丁一问道。
  贺鹏飞“哈哈”大笑,说道:“小丁,你人都这么大了,经历了这么多的事情,怎么还问这么幼稚的问题呀?”
  丁一嗫嚅着说:“怎么……幼稚了——”
  “你说怎么幼稚了?可能世上什么问题都能说清,唯有感情说不清。”
  丁一不好意思地笑了,说道:“你说的有道理,对了,婚期是什么时候?”
  “下周三,我就是为这事回去,本来我回不去,但是抗不住她的要挟,只好回去了,她把我的休假规律都打破了。”

  “哦,那好,回来后我给你接风。”
  “好啊,听说江帆当上了市委书记,你们俩是该好好商量商量给我接风的事。”
  “对了,小丁,我当上舅舅了吗?或者有希望要当上了吗?你给我个准话,我要给外甥带礼物回去。”
  丁一苦笑了一下,说道:“这个,恐怕又得给你省了。”
  贺鹏飞笑了,说道:“我说,你们这是什么速度啊?也太慢了吧?距离我上次给你当家属……”
  “好了好了,等你回来再说吧,越洋电话好贵的。”
  “没错,越洋电话是贵,但是我给你发电子邮件了,你不理我,我才给你打电话。”
  “是吗,从昨天晚上到现在,我还没开电脑呢?”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