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高权力》
第2084节

作者: 失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丁一笑了,老顾站起来大声说道:“你怎么知道是好东西?”
  老先生笑了,他看了看老顾,指着丁一说道:“你问她,她知道。”
  老顾说:“什么材质的?”
  老先生说:“如果我没看走眼的话,应该是黄花梨木,海南黄花梨,并且有个年头了。”

  老顾看着丁一,丁一笑着说:“是妈妈用过的家具,具体是什么木头的我也搞不懂。”丁一没有说是妈妈的妈妈用过的。
  老顾凑到老先生的耳边,大声说:“值多少钱?”
  老先生说:“这个我说不好,反正是好东西,能买一块好手表了。”
  老顾说:“什么样的好手表?”
  老先生看着丁一笑了,他没有说。

  老顾跟丁一说:“老先生蹲过牛棚,留过洋,那个年代就是高级知识分子了,他现在一个月的退休金相当于我两月的工资,比彭市长少不了多少。”
  丁一说:“一看老先生的气质就是一个受过高等教育、见过世面的人。”
  老先生在屋里转了一圈后说道:“好东西还真不少呢?”
  丁一笑了,递给老先生一个桃,老先生摆摆手,说道:“我不吃水果,我喝茶。”
  老先生坐下喝了一口茶,说道:“这龙井也不错,应该是今年的新茶。”
  丁一笑了,冲他伸出了拇指,表示他说对了。

  老顾看了看表,说道:“抓紧时间给她治吧?”
  老先生这才跟丁一说道:“哪只脚?”
  丁一拍了一下自己的右脚。
  老先生走过来,抓起她的右脚,摸了摸,前后左右转动了一下,又在周围的组织揉了揉,说道:“放松。”

  丁一就知道疼的时刻到来了,因为在医院正骨的时候,那种疼,跟关公刮骨疗毒差不多,所以老先生一说让她放松,她浑身肌肉反而绷紧了。
  老先生说:“放松,不会疼的。”
  他又轻轻地顺着她的脚腕从上到下捏了捏,轻轻抖了几下她的脚腕,突然手下一用力,就听一声清脆的“嘎巴”。
  老先生说:“好了。”说完,又抖动了她脚腕两下,然后起身,说道:“站起来走走。”
  丁一穿上拖鞋,站了起来,走了走,没什么感觉,她有意识地用力走了两步,果然,脚腕深处那种疼痛好多了。
  “太神奇了!”丁一说着,冲老先生又竖起大拇指。
  老先生说:“西医打上石膏后,往往会不好恢复,脚腕的关节是主要的活动区域,容易造成经络不畅,成年人有自控力,完全可以不打石膏,你这还是好的呢,好多开刀做的手术,比你这还严重,经络紊乱,西医不太注重这一点。”
  丁一再次冲老先生竖起大拇指。

  老顾指指他的布包,说:“把那洗药掏出来吧?”
  老人犹豫了一下,摇摇头。
  老顾知道他想说什么,就跟丁一说:“小丁,这药如果有身孕就不能用了,打算要小孩也不能用。”
  丁一笑了,说道:“目前没事。”
  老顾就趴在老先生的耳边说道:“拿出来吧,没事。”
  老先生这才将布兜里的药拿出两包,说道:“头睡的时候,用开水沏开,泡脚就行了,有那么一两次就能彻底消肿了。”
  她接过来,放在鼻子底下闻了闻,跟江帆上次用的味道一样。

  老顾又跟老先生说:“她这脚还用捏第二次吗。”
  老先生说:“不用,按时用药洗,骑自行车的时候和上下楼的时候注意,别猛用力。”
  老先生又连着喝了两杯水,老顾便带着老先生离开了,头走的时候,丁一将喝剩下的一包茶用塑料袋封好,给老先生塞进了布兜里。哪知老先生却说:“不能放这里,都是药味了。”说着,他就装进了裤兜。
  他的话逗得丁一和老顾都笑了。
  老顾坐进车里说道:“你中午要是没事的话就给我打电话,我接你来,在邹子介的园子里吃饭,下午我送老先生的时候从这里过,再把你捎回来。”

  丁一说:“你们别特意等我,我不打电话就是不去,你们该咋进行就咋进行。”
  送走他们后,丁一回到屋,她不想等到晚上,而是拿过洗脚盆,将老先生给的药倒进脚盆里,拿过暖水瓶,倒进了盆里,立刻,一种清香扑鼻而来,这种味道很好闻,像薄荷,又带有松柏清香,等待水稍稍凉后,她便将脚放进盆里,浸泡着脚腕。
  头中午的时候,老顾给丁一打来了电话,问她有空儿没有,彭市长说让她过来。
  丁一想了想,大家是为了她才接的老先生,不用她请客也就罢了,再不陪着吃顿饭就太不像话了,她就很痛快地答应了,并说不用他来接,自己坐公交车去。老顾说他已经出来了,再有几分钟就到了。
  丁一听后,放下电话,赶忙整理自己,她往脸上抹了一些厚厚的防晒隔离乳,又用吹风机吹了吹头发,换上了一件吊带碎花连衣裙,外面罩了一件白色的棉质开衫,白色的平底帆布鞋,这是她在新加坡和爸爸散步时经常穿的衣服,她选了一顶软沿宽边的遮阳帽,拎起她经常背的肩包快速走了出去。等她出来走到家属院大门口的时候,就见从东面的白杨大道上驶过来那辆白色的桑塔纳旅行车,丁一闪到了一边,车子掉头后,停在她的身边,丁一上了车。

  老顾问道:“脚怎么样了?”
  丁一说:“别说,的确很神奇,他捏了后,用力的时候,不是那么窝着疼了,而且,活动自如多了。”
  老顾说:“晚上再用草药泡泡脚,效果会更明显。”
  丁一说:“呵呵,你们走了后,我就泡了一次了,我也希望早点不疼了,尤其这两天还要到阳新拍片,走路肯定少不了。”
  老顾说:“刚才市长说让老先生在这呆一天,明天再走,就可以再给你捏一次。”
  “那样就太好了。”
  老顾说:“但是他不干,说家里指不定多少人在等他呢。”

  “呵呵,他也说让我坚持用药泡,估计问题不大,我注意一些就是了,别为我耽误一天。”
  丁一往后看了看,说道:“顾师傅,这车是科长的?”
  “是啊,本来江书记和鲍市长让他买新车,因为按照待遇,他也应该有自己的车,但是他不要,就把这辆扔了好几年的老爷车弄出来,修了修,就接着开了。”
  “为什么不要新车?”
  老顾说:“带头响应江书记的号召,做节俭型的政府,他是分管财务的副市长,全市的单位都要跟他要钱,他自己都开老爷车,想必别人就不会轻易张嘴了,或者不会张大嘴,这是我自己揣摩的。”
  丁一暗暗佩服他,无论到什么时候,他总是能摆正自己的位置,知道自己该要什么,这一点,也成就了他。
  到了部队邹子介的农场,丁一远远就看见江帆的车停在前面大棚的空地上,她的情绪就低落了下来。老顾看见江帆的车后说道:“应该是江书记来了。”
  丁一问道:“你走的时候他没来吗?”

  老顾说:“没有,应该是走了后他来的。”
  丁一还以为老顾知道他来,是彭长宜故意不让老顾告诉她的呢,看来,冤枉了他们。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