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口供:千万要记住,什么也别说》
第899节

作者: 陈鸣谦2015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说着话,汽车已经停在了三分局的办公楼前面,吴传普刚刚打开车门,只听范昌明突然冲廖燕北问道:“陆家镇济源律师事务所的李东升有没有什么背景?”

  廖燕北楞了一下,似乎不明白范昌明为什么突然把话题转到了李东升的身上,犹豫了一下说道:“没什么背景,他是陆家镇土生土长的人,年轻时候上过一个法律专科学校,后来自学考上了律师证,从那以后就一直在济源律师事务所上班……
  说实话,他对自己受人之托给工厂赔偿损失毫不隐瞒,但他坚持说那个给钱的女人从来没有见过面。
  严格说来,他只是受人之托承揽了一笔业务,那笔钱是为了赔偿损失,并不是行贿,所以,我们也没有理由抓他,所以只好把他放了。
  不过,让我感到奇怪的是,虽然刘东升当年并不认识陆鸣,可后来陆鸣在陆家镇的名声这么大,他不可能不知道自己当年帮助的是什么人,但他竟然从来都没有找过陆鸣……
  我也问过他,陆鸣现在已经是陆家镇的大老板了,而李东升又是济源律师事务所的合伙人,就是从生意的角度出发,凭着当年帮助过陆鸣的份上,为什么不找陆鸣给律所承揽一点业务呢?
  结果李东升给出的理由是出于职业道德上的考虑,所以从来没有想过去找陆鸣要回报,我想来想去,总觉得这个理由难以自圆其说……”
  范昌明好像忘记了下车,摸着下巴想了好一阵,忽然回头冲吴淼问道:“这个周琴的相貌怎么样?”
  吴淼也一头雾水地说道:“你是说她的长相?两个字,美艳……年轻的时候应该更漂亮,要不然陆建岳也不会看上她啊。”
  范昌明继续问道:“有她的照片吗?”

  吴淼说道:“有。”
  范昌明说道:“把照片传给东江市公丨安丨局的陈天放,让他把照片拿去给那个副场长看看……”
  廖燕北惊讶道:“怎么?难道你怀疑周琴就是那个赔偿工厂损失的女人?说不通啊,她可是陆建岳的情妇……
  陆建岳那个时候连陆鸣的名字恐怕都没有听说过,怎么会让自己的情妇帮他?再说,陆鸣后来和陆建岳可是死对头……”
  范昌明好像有点兴奋,说道:“别忘了,周琴可是陆家镇人,她不仅认识陆建岳,应该也认识陆家的其他三兄弟……”
  廖燕北似乎明白过来了,惊讶道:“陆鸣被判缓刑这件事肯定是陆建民在幕后指使,你的意思周琴竟然是在替陆建民办事?”
  范昌明不确定地说道:“这种可能性并不是没有,先把照片传过去再说,如果周琴真的是那个神秘的女人的话,这里面的名堂就复杂了,说不定陆建民的赃款她也有份……”

  廖燕北说道:“这就意味着我们第一次发现了陆建民利用陆鸣转移赃款的第一个直接线索,这倒是一个意外收获……”
  吴淼急忙说道:“要不要先把她控制起来,可别让她也跑掉了。”
  范昌明摇摇头说道:“先不要打草惊蛇,如果她真的和陆建民的赃款有牵连,只要钱还在陆鸣的手里,她就不会跑远。
  只是这里面还有诸多的细节需要推敲,比如,陆鸣、蒋凝香、周琴以及陆建民家族的成员、甚至孙淦父子在赃款的案子中都扮演了什么角色……”
  吴传普说道:“我一直奇怪陆建民怎么会把巨额赃款都交给陆鸣,现在看来,陆鸣很有可能只是被陆建民利用的棋子,这些钱的最终的享有者仍然是他家族的成员。
  只是当时他的这些亲戚都受到怀疑,所以才让陆鸣扮演了一个中间人的角色,当然,他也不会白干,肯定有不少好处……”
  范昌明说道:“不管陆建民的初衷是什么,但在他死后,陆鸣这小子显然起了贪婪之心,并没有执行陆建民的遗嘱。

  而这件事本来就见不得光,所以,陆家人只能暗中跟他周旋,也不排除他们最终达成分赃协议的可能性。”
  廖燕北点点头说道:“这笔钱如果被陆鸣分掉,那追缴起来困难就更大了,说实话,我们虽然知道这笔赃款几乎就是一个天文数字,但具体数目并不明确。
  何况陆家人都是生意人,洗钱对他们来说易如反掌,赃款被洗白之后,我们这些年的心血算是白费了……”
  范昌明点点头说道:“所以时间紧迫,我们必须立即采取行动,如果能在周琴身上打开缺口,就能给陆鸣是假强大压力,这小子休想在装聋作哑……哎呀,我们待在车里干什么,走,上去再慢慢商量……”
  陆鸣和陆虎逃出医院之后,半路上他们还听见了山上传来几次爆炸声,惊的两个人心中砰砰乱跳,好像这些爆炸跟他们有关系似的。
  “天哪,大楼里住满了病号,这要炸死多少人啊……”陆鸣想象着惨不忍睹的现场嘟囔道。
  陆虎当过兵,好像挺有经验,说道:“从第一次爆炸来看,应该是燃烧瓶之类的玩意,倒也炸不死多少人,就怕火……说实话,要是威力足够大的专业丨炸丨药的话,大楼都有可能被炸垮……
  我看医院里好像有不少丨警丨察,罪犯恐怕也跑不掉了,不知道是什么人如此胆大包天,明知道丨警丨察戒备森严,还要铤而走险……”
  陆鸣说道:“这你就不知道了,张昆可不是一般的罪犯,他知道不少秘密呢,万一招供的话,肯定会牵出幕后的大人物,所以,他们不惜冒险要杀人灭口……”
  说完,看看手表,说道:“哎呀,时间快来不及了,我在这里下车,你去机场接阿龙,然后直接把他们送到望江大厦,我在哪里等你们……
  对了,先不要跟他说我们的事情,我还没有考虑好怎么安排他,也许今后不让他参与我们的内部事务了……”
  陆虎微微惊讶道:“难道你信不过他了?”
  陆鸣说道:“这跟信任不信任没关系,我主要考虑到他现在已经有家庭了,不想再让他冒险,另外,他现在是陆琪的丈夫,自然也是宁化雨的女婿、陆涛的姐夫,有些事情还是别让他知道为好……”
  说完,陆鸣在路边下了车,伸手拦住一辆出租车直奔徐晓帆的家,在医院受了一场虚惊之后,倒也没有多余的想法,只是觉得这个时候跟一个当过丨警丨察的女人待在一起心理上有种安全感。

  徐晓帆早就等得望穿秋水了,几次想给陆鸣打电话,可最终还是忍住了,听见敲门声,一颗心竟然怦怦乱跳,不知道是激动还是心里有鬼。
  “哎呀,你看个病人要这么长时间吗?我肚子都快饿扁了,中午都没有吃饭呢。”打开房门,徐晓帆就真真假假的抱怨道,同时晕着脸猜测陆鸣会不会一回来就跟自己继续刚才没有完成的好事。
  没想到陆鸣一进门就嚷嚷道:“简直疯了,跟打仗没两样,竟然连丨炸丨弹都用上了……”
  徐晓帆还不知道医院发生的事情,听了陆鸣没头没脑的话吓了一跳,还以为他又干了什么荒唐的事情呢,可细细打量了他几眼,并没有发现有什么异常,于是惊讶地问道:“什么丨炸丨弹,出什么事了?”
  陆鸣一屁股瘫坐在沙发上,点上一支烟,把医院里发生的事情说了一遍,最后说道:“也不知道张昆会不会被他们干掉,哎,要不然你给吴淼打个电话,问问情况怎么样,罪犯抓住了没有?”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