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刀穷一刀富一刀穿麻布,父亲因为赌石丢了命,我也从此走上了一条不归路》
第191节

作者: 白日依山尽V3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我咽了口唾沫,很尴尬,花花或许知道瑞丽的事情,这是我没有考虑到的,瘦猴为了让我带货,被我弄掉了一只手,这么大的事情,弄岛的人想必都知道了,上次有人开车撞我,相信也是弄岛的人。
  我咽了口唾沫,考虑不周,让我现在很难看,但是陈玲没有生气,说:“邵飞只是想请你帮忙,你给我这个面子,好不好?”
  花花看着陈玲,说:“我把你当朋友,就帮你这个忙,说吧,你到底想要怎么样?”
  我看着花花,我当然不能说实话,我不知道虚实,所以我不信任花花,我说:“我想见矮子的老大,也就是弄岛的老大。”

  “弄岛的老大多了,有五个厂呢,你想见那一个啊?”花花问。
  我听了就有点难受了,对于弄岛我不是很清楚,我到底要见谁,我自己都不知道了,我说:“矮子的老大。。。”
  花花喝了一口酒,嘴巴左右动了几下,然后看着我,说:“帮不了你,矮子相见都见不到,从来都是他们联系矮子的,懂吗,杀头的。”
  我听了之后,很难受,我叹了口气,看来,想要从花花身上得到什么线索很难,看样子,她知道的也不多,但是我突然来了兴趣,我问:“做人质?什么意思?你是人质?”

  花花听了,就看着我,说:“你想泡我啊?对我感兴趣了?”
  “随便聊聊,朋友嘛,不能聊吗?”我问。
  花花笑了一下,拿出女人抽的香烟,给陈玲一根,但是陈玲摆手,说:“不要了。。。”
  花花看着陈玲,说:“行。。。”

  他说完就给自己点燃了一根,很优雅的抽起来了,我看着花花,像是一个优雅的女痞子,很有范,不像是一个地痞流氓没有家教的女人。
  “我爸爸是个瘾君子,好赌,他唯一的谋生手段,就是宰肥羊,在弄岛三厂也算是有头有脸的人物,人家叫他刘老大,但是有一次宰肥羊宰错了人,宰到了一个老大的头上,宰了人家几千万,那个老大要弄死他,他就把我交给人家做人质,说会还钱的,但是他早就输光了,把我丢给那群王八蛋之后,就跑了,到现在都没回来,所以,我就是人质咯,就这么简单。。。”花花说。
  我听了之后,有点震惊,突然联系到了什么,陈玲突然好奇的问:“花花,宰肥羊是什么意思?”
  花花带着戏虐的说:“一种生意,说来你也不懂。。。”
  我看着花花,陈玲不懂,但是我懂,我感觉有联系了,是的,一切,都有联系了!
  世上的事,绝对没有平白无故就发生的,一切都有原因的。。。
  花花的爸爸是老刘,对于老刘,我不了解,我曾经只是以为,他卖了一块假原石给我爸爸,把我爸爸害死了,但是其实他卖很多假原石给其他人。
  陈老板很喜欢到老刘的店里赌石,而且每次赌似乎都赢了,而且那次赢了三百万,是我们亲眼看到的,那块石头是老刘推荐的,我曾经以为只是陈老板运气好,但是现在看来,不是那么简单。
  他是故意让陈老板赢钱的,要不然陈老板这种对赌石一无所知只是全靠运气,怎么可能赢那么多钱呢?一切都是这个老刘安排的,因为只有让陈老板赢钱,他才会带很多人到他的店里赌石,养一只肥羊,而宰千千万万的肥羊,这个老刘绝对是宰肥羊这个行业里最顶尖的人。
  陈玲可能不知道什么是宰肥羊,但是我知道,宰肥羊在各个行业都有,就是宰冤大头,赌石行业里,兜售原石的人,经常会用一块假原石,把他们打造成极品原石,然后卖给那些什么都不懂的人,从而骗他们的钱,这就是宰肥羊。
  但是老刘做的很隐秘,很精明,不了解的人,根本就不会知道。
  而花花跟我们这么肆无忌惮的说出来,她自信于我们也不知道宰肥羊是什么意思,但是我知道,而这个消息,对我至关重要。

  我看着花花,她也看着我,对于花花,我感觉到,他对他的父亲并不是很喜欢,但是也说不上痛恨,她活的很前卫潇洒,虽然欠了人家几千万,做了人家的人质,但是她一点都不担心自己的安全。
  但是从她这种装扮来看,她是个相当有自我防御心里的人,她这么自信的活着,只有一点,她运筹帷幄,不,准确的说,是他们父女运筹帷幄,宰肥羊从来不是一个人的事。
  我问花花:“你爸爸什么时候不见的?”
  花花说:“前不久,管你什么事?”
  我看着花花,说:“噢,没什么,我有个朋友在瑞丽,也跟人家做宰肥羊的生意,我朋友做下线,拉客人,做的很大,赚了有好几千万吧,客源也很多,他是做酒吧,民俗生意的,大老板特别多,本来还想做的,但是后来那个上线,不知道为什么突然消失了,害的我朋友都没生意做。”
  花花听到我的话,非常的意外,看着我,又看了陈玲一眼,有点尴尬,说:“你知道。。。”
  我点了点头,看着花花的脸色很怪,她一直看我,但是又偷偷的瞥陈玲,我知道她害怕,因为陈玲绝对是她养的肥羊。
  宰肥羊最高的手段就是放牧,利用人际关系,跟富豪相处,或者是子女,亲人,跟他们有了绝对深厚的友谊之后,等需要钱花的时候,然后就痛下杀手,狠狠的宰他们一次。
  最近花花跟陈玲走的这么近,又帮她打架跟我对着干,而我又了解到花花的老爸欠人家几千万,所以我不难猜到花花现在担心什么,她们到了宰肥羊的时候了,而现在就有可能被我揭穿,她当然害怕了。

  “邵飞,你们说什么啊,到底什么是宰肥羊,还拉客什么的,跟犯罪似的,你们做什么坏事了?”陈玲说。
  花花有点紧张,她看着我,没有笑容了,我感觉我的脚被踩了一下,我看着花花,她不自然的笑了一下,我知道她是什么意思,我笑着说:“宰肥羊啊,是一种民俗,就是专门挑选肥的羊来杀,瑞丽是旅游城市,到处都是民俗餐厅酒吧,我们就拉人来吃肥羊咯,很赚钱的。”
  陈玲听了,一知半解的,说:“真的假的,卖羊肉能赚几千万吗?”
  我笑了笑,不得不说陈玲虽然刁蛮任性,但是她还是很天真的,我说:“当然是真的,你没看到大街上到处都是卖羊肉串的吗?要是不赚钱,人家怎么会做呢?”
  陈玲点了点头,我说:“来,喝一杯吧。。。”
  说完,我就端起酒杯,跟花花碰了一杯,她有点不自然的端起酒杯,跟我碰了一下,我对着她冷笑了一下,她低下头并不看我,但是,我觉得这个铆钉女会被我抓在手里。
  昆明饭店的饭菜确实是一流,虽然一桌子二十四道菜我也只吃了三分之一,但是还是感觉到满足。
  走的时候,我牵着狗,陈玲跟花花在后面聊天,有说有笑,进了电梯,两个人站在前面,我拿出纸笔,写了我的电话,我看着花花的短裙,很宽松,悄悄的将纸条塞进屁股上面的口袋里,然后轻轻的拽了一下裤边。
  这个举动很轻浮,也很傲慢,我看到花花的身体动了一下,但是她没有回头,但是我相信,她已经知道是什么意思了。
  电梯下了楼,我打电话给赵奎,他开车过来,陈玲说:“花花,去我家玩吧。。。”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