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村支教的哪些日子》
第260节

作者: 不说再见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赵姓丨警丨察疼的差点儿咬到舌头,惊恐且怨毒的看了萧晋一眼,嘴唇哆嗦道:“对……对不起!我错了。”

  “嗯,你确实错了,可我不明白,你为什么会错呢?你家队长见了我都客客气气的,为什么你会做错呢?你可别说什么‘嫉恶如仇’、‘眼里容不得沙子’,就你这种人,下辈子都没资格说出这种话来。”
  赵姓警官眼中闪烁了几下意味难明的光芒,又不吭声了。
  “不说?那我替你说。”萧晋冷笑一声,把枪口移到他的一只眼睛上,道,“不就是看人家田新桐漂亮,想泡人家,却发现人家跟我关系比较亲密么?
  心生嫉妒,恼羞成怒,公报私仇,你这种人都能当上丨警丨察,而且还是刑警,我真为我华夏百姓的人身财产安全要靠你这样的人保护而感到悲哀!”
  严队长这会儿也感到很悲哀,为自己,也为那赵姓警官。
  当然,他的悲哀和萧晋的不同,他是觉得憋屈,明明自己是丨警丨察,明明手里拿着枪,却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萧晋在面前猖狂。

  越是身在体制内的人,越是能够真切的体会这种身份背景差距所带来的无奈。他不知道萧晋是什么人,但他坚信,一个平头老百姓绝对不敢这么做。
  因此,萧晋表现的越是猖狂,他就越不敢随便摆什么丨警丨察的架子,也就越发的悲哀起来。
  就像一个循环,很荒唐,却是官本位和人治社会最常见的常态。
  至于小赵,聪明、细心,办事果断,多好的一个刑警苗子啊!可惜品性太差,这种人一旦拥有了太大的权力,绝对会带来灾难性的后果。
  严队长在为他悲哀了片刻之后,心里就暗暗决定,回去之后,还是找个机会把小赵调到文职部门去比较好。
  “萧先生,”他再次开口道,“我可以代小赵向萧太太表示道歉,也可以向她解释清楚这次真的只是请您跟我们回去协助调查。

  所以,请您也好好考虑清楚,现在把枪给我,我可以当作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不然的话,就算致人伤残的事情与你无关,你也会因为袭警和抢夺丨警丨察佩枪而受到指控的,希望您能明白这一点。”
  萧晋回头瞥了他一眼,笑道:“严队长,你是聪明人,应该能够看得出来,我既然在早就得到消息的情况下没有选择逃跑、而是拎着行李在这里等你们,就说明我有绝对的信心进了市局之后很快就能出来。”
  严队长沉默,显然他确实也是这么认为的,就算局里有领导对这件案子十分关注,那也属于神仙打架的范畴,他可不想牵扯其中。
  “犯下把人毁容再挑断手筋这样的重罪,我都能安然无恙,”萧晋又接着说道,“那你猜,我现在把枪上的指纹擦干净,然后死不认账,你那个所谓的袭警和抢夺丨警丨察佩枪的指控,能落实在我身上的可能性有多大呢?”
  严队长依然无话可说,就像他刚刚的感觉一样,在特权人士面前,他只能表示悲哀。

  “萧……”严队长不说话,周沛芹却忍不住开了口,只见她红着眼眶说道:“萧,算了吧!我没事,真的,只要你好好的,我会带着小月乖乖的在家里等你,等多久都行。”
  萧晋冲她咧嘴一笑,问:“喜欢严队长称呼你为萧太太吗?”
  周沛芹也笑了,但同时眼泪也跟着流了下来,赶紧擦掉,重重点头说:“喜欢!”
  “嗯,喜欢就好!”
  说着,萧晋就站起了身,在场的所有人,包括地上的赵姓警官在内都松了口气。
  然而,不等他们心里的石头落回原位,就见萧晋又居高临下的看着赵姓警官,接着说道:“好了,还有最后一件事,刚才你让我跪下双手抱头,以前我只在电视里见过坏人被丨警丨察逼着这么做,还没见过丨警丨察被坏人逼着这么做过。
  想来,那场景一定很有趣!所以,尊敬的赵警官,麻烦你现在为我演示一下呗!”
  几人闻言,全都傻了,严队长更是忍不住倒吸一口凉气,心说这个姓萧的好狠啊!就因为小赵吓到了他的女人,他就不但要在身体上报复小赵,还要彻底的摧毁掉小赵身为一名丨警丨察的尊严,可以想见,经此一事,小赵绝不可能再成长为一名合格的刑警。
  因为一点小事就要付出葬送未来的代价,这位支教老师,真的好狠!
  他娘的,这种狠人,以后没事儿还是少惹为妙。
  老话说:男儿膝下有黄金;就算是再没有尊严的人,在有选择的情况下也不会轻易给人下跪,更何况是当了刑警、早就在平民百姓面前骄横惯了的赵姓警官?

  他先是用不敢置信的目光看了看萧晋,见他没有一点开玩笑的意思,就又求助的望向了自己的队长。
  严队长面无表情,眼神甚至有些冷漠,赵姓警官不傻,立刻就明白过来,自己的上司并没有要为自己出头的打算。
  自作孽,不可活!
  抢在领导面前表现自己本身就是身为下属的大忌,况且他还搞砸了,于情于理,严队长都没理由帮他。
  但是……萧晋不但是嫌犯,还是情敌,今天要是给他下了跪,以后还怎么在局里混?还怎么有脸去追求田新桐?
  赵姓警官咬了咬牙,就色厉内荏的看着萧晋说:“想让老子下跪,没门儿!有种你就开枪!”
  “你是觉得我不敢,是么?”

  萧晋撇了撇嘴,就用阴冷无比的声音说道:“那可就太遗憾了,赵警官不辞辛劳、不远千里、翻越大山执行任务,却不慎枪支走火,身受重伤不治身亡。我觉得,两千万华币,应该能够买到这样一个结果了,严队长,你说是不是?”
  严队长瞳孔急缩。他的第一反应是:萧晋能随随便便的拿出两千万来买人性命,果然不是普通人;第二个反应则是:如果小赵真的死在这荒山野岭之中,除非自己和小李拼了命的为他追寻公道,否则,两千万绝对足够萧晋上下打点买出那么一个结果了。
  他唯独没有想到的,是义正言辞的否认和阻止萧晋,也因此,赵姓警官心里的最后一丝侥幸也熄灭了。
  就在这时,“咔”地一声,手枪保险被萧晋推开的声音响起,就像是一记重锤砸在了赵姓警官的心上,也砸碎了他灵魂中那点本就不怎么坚固的尊严。

  “我……我错了!萧先生,是我有眼无珠,是我痴心妄想,不该惹您生气,不配追求田新桐小姐,我以后再也不会出现在您的面前,求求你饶了我,把我当成一个屁给、给放了吧……”
  赵姓警官跪在了地上,双手抱在头顶,涕泪俱下。
  萧晋嘴角勾起一抹极度轻蔑的笑容,随手丢掉手枪,转过身,对周沛芹摊了摊手,不屑道:“看到了吗?这种人都能当丨警丨察,你还有什么好担心的?”
  周沛芹心里这会儿没有一点的放心,只有浓浓的愧疚。
  她深恨自己的胆小和懦弱,也恨自己没有彻底的相信萧晋一遍遍的保证,不但什么忙都帮不上,还导致了现在这种局面的出现。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