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村支教的哪些日子》
第259节

作者: 不说再见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严队长、两位警官,没想到这么快就又见面了,吃过午饭了吗?要不要进村一起吃点?”萧晋笑眯眯的跟三人打招呼。
  严队长因为给田新桐打过电话,所以对于萧晋的反应一点都不意外,只不过他没想到萧晋竟然会等在这里,脸上的表情还是有那么一点点的惊讶。
  轻咳一声,他正准备开口,不料他身后的赵姓丨警丨察突然跨前一步,拿出手铐就对萧晋里大声厉喝道:“哪儿那么多废话?萧晋,你涉嫌一宗致人伤残的刑事案件,这就跟我们回局里接受调查吧!”
  这话一出来,周沛芹小脸一下子就白了,双手死死的攥住萧晋的衣袖,娇躯都开始颤抖。
  废了小半个上午的口舌、外加两炮才哄好的女人,被眼前这个姓赵的家伙一句话就给打回了原形,萧晋心里一直压着的火气噌的一下就窜了上来。
  斜眼瞅瞅赵姓警官手里的手铐,他嘴角冷冷一翘,问严队长道:“严队长,你是不是还没有教过你的手下一些规矩?”
  赵姓警官不知天高地厚,严队长可不是瞎子,他知道萧晋必然不可能只是一个山村支教老师这么简单,进山之前特意给田新桐打那个电话,就是想卖一个人情,结一份善缘。
  可惜,他准备精心培养的手下之一是个傻逼。
  尽管严队长这会儿心里一脚踹飞那赵姓警官的念头都有,可毕竟事关刑警队的颜面,他也只能用尽量温和的口气说道:“萧老师,不好意思,手下的脾气暴躁了点,不过,他的意思并没有说错,我们这次来,就是想请您跟我们去市局协助调查的。”

  “我知道他没有说错什么,”萧晋拍拍周沛芹的小手,然后上前一步,目光冰寒的直视着严队长的双眼,说,“但我问的是:你有没有教过你手下规矩?”
  萧晋面无表情,目光阴冷,声音中更是充满了毫不掩饰的杀气,就那么站在那里,明明身材没有严队长魁梧,看在周沛芹的眼里,却像是一头狮子在质问一匹狼一般。
  严队长也没想到,印象中嘻嘻哈哈的萧晋光是用气势就能给人如此大的压力,干咽一口唾沫,说:“我不明白萧老师你的意思。”
  萧晋淡淡一笑,说:“你连明白都不明白,那肯定就是没教过了,怪不得连续两次被你带着出任务的人会这么傻逼,不过没关系,我这会儿正好挺闲,看在你这个人还不错的份儿上,就受累替你管教一下吧!”
  “你说什么?”赵姓警官一听嫌犯不但敢辱骂自己,竟然还要管教自己,顿时勃然大怒,一撩外套衣襟,手扶住腰间枪套里的手枪枪柄,就厉声喝道:“姓萧的!现在、马上,给我跪下,双手抱头!”
  严队长见状也怒了,再忍不住,张嘴刚要呵斥手下,忽觉眼前人影一闪,那赵姓警官就闷哼一声捂着肚子连退好几步,而萧晋却站在他之前站立的地方,手里还拿着一把手枪。
  严队长大骇,第一时间扶住自己的枪套,厉声对萧晋说道:“萧老师,我劝你不要做傻事,把枪给我!”
  萧晋不屑的瞥了他和同样已经扶住枪套的李警官一眼,就抬步走到了赵警官面前,抬起手臂,用枪口顶住了他的脑门。
  “萧晋!”严队长和李警官不得不都拔出了枪,遥遥对准他,“我再警告你一次,把枪放下!”
  “严队长!”萧晋轻蔑的看着脸上已经开始冒汗的赵警官,头都不回的说,“我有一个问题想要请教一下。”
  严队长就算是再迟钝,此刻心里也已经非常的清楚:不管萧晋有没有什么深厚的背景,他都是一个胆大妄为的疯子。
  再次干咽一口唾沫,他道:“请讲。”
  “你们来这里抓我,有逮捕令吗?”萧晋问。
  “我们只是带你回市局协助调查,不需要逮捕令。”严队长回答道。
  “既然真的只是协助调查,”萧晋冷哼一声,从赵警官手里拿过手铐晃了晃,又问:“这是什么意思?没有逮捕令,就不是抓捕,请问严队长,你们刑警的办案条例中,有请人协助调查也要戴手铐这一条吗?”
  严队长沉默片刻,说:“如果目标拒绝配合,我们有权采取强硬措施。”
  “哦?那你告诉我,之前咱们刚见面的时候,我好心好意请你们进村吃饭的那句话里,哪一点表示出了要拒绝配合的意思了?”
  严队长默然不语。
  萧晋又冷冷一笑,枪口一下一下的敲着赵姓警官的脑门,慢悠悠的问:“既然我没有拒绝配合的意思,这位赵警官为什么一上来就拿出了手铐呢?”
  那赵姓警官这会儿的脸色已经变得比周沛芹还要苍白,喉结不停的耸动着,大汗淋漓,眼中闪烁的全是恐惧,一个字都不敢吭。
  这时,严队长叹了口气,开口道:“对不起!萧先生,这件事是我们的操作程序不对,给您带来了不必要的误会,我深感抱歉!”
  “呵呵!”萧晋干笑一声,讥讽道,“终于肯道歉了?明明从一开始就是你们做错了事,而我却要拿着枪才能让你们道歉,这是为什么呢?大家都是人,有哪里不一样呢?
  难道就因为你们是丨警丨察,就因为你们手里有那么一点老百姓赋予你们的权力,你们就可以作威作福,犯了错不但不用负责任,连歉都不用道,是吗?”
  严队长的脸色一阵红一阵白,咬了咬牙,再次厉声道:“萧先生,我警告你,抢夺警务人员枪支可是重罪,你到底想怎么样?”

  “抢枪是重罪,那我的女人快要被吓哭了,又是什么罪?”
  说着,萧晋忽然目光一厉,手里的枪柄就狠狠的砸在赵姓警官的头上。
  严队长吓的后背一阵冷汗直冒,慌忙对身旁的李姓手下大声喊道:“不要开枪!小李,没有我的命令,不准开枪!”
  他是生怕自己看中的另外一个手下也是傻逼啊!万一小李的手一哆嗦,给萧晋来上那么一枪,事后不管萧晋有没有深厚的背景,他这个刑警队长的前途也肯定就到此为止了。
  岭南那边的国际人口走私贩卖集团的案子还在侦办,眼看胜利在望,立功升职触手可及,他可不想在这个节骨眼上出什么意外。
  赵姓警官被砸倒在地,顷刻间就有鲜血从额头流淌下来,可他却一动都不敢动,因为萧晋已经蹲下了身,枪口也再次顶在了他的脑袋上。
  “老子为了让女人安心,废了一上午的时间才把她哄得不那么担忧了,可你倒好,上来一句话就让老子所有的努力都付诸东流,你他妈的当你是个什么东西?

  你身上的警服和腰里的枪,是用来震慑坏人的,你却用它吓唬无辜的老百姓,你说你是不是很王八蛋?
  你是国家暴力机器,是专门用来对付危害国家社会安定的坏人的;你的工资来自老百姓交的税,纳税人就是你的衣食父母,而你却用衣食父母给你东西来对付你的衣食父母,你说你是不是很该死,嗯?”
  赵姓丨警丨察还是不吭声,萧晋眼睛一眯,抬手就又砸了他一下。
  “说话啊!刚才的嚣张劲儿哪里去了?”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