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事情根本不曾经历过》
第90节

作者: 假贾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晓冬练完功就早早躺下了。外面雨声那么吵,他却没多大功夫就沉沉睡去。
  临睡着之前,晓冬还迷迷糊糊的想着,不知道大师兄那里有没有下雨,他有没有被雨淋着。
  心里这么想着,晓冬只觉得耳边的雨声又紧了。
  夜晚的葬剑谷大雨倾盆。
  这两天葬剑谷里争斗不断,安长老,罗峰主和赵峰主都死了,万峰主、曹长老、徐长老重伤,余下的的宗门子弟也卷进去不少,很多人其实死的很冤枉,甚至有几个是夜晚在屋里睡觉时,有人打斗,屋子崩塌被压死压伤的。
  而可以说是引起了这场宗门动乱的金勉,却安然高卧,在吴大小姐的精心照料下养伤。
  说起来吴大小姐对金勉可以说是真心一片了,她外祖父也在这场争夺灵药的混战中受了重伤,她却没空去探望,一心只围着金勉转悠,搜刮了徐夫人珍藏的灵丹妙药拿来讨好心上人,把徐夫人气得瞪眼说不出话来。
  气也是白气。
  吴大小姐就是这么个脾气,自己的女儿,徐夫人还能不知道?训她是白费力气,她根本不听,要打她,自己又下不去手。

  吴谷主对女儿就没怎么管过。
  吴谷主与徐夫人的关系可以说是真正的相敬如宾,两人住的地方一东一西,平时没事基本不照面。女儿一直都是跟着徐夫人住,同他这个父亲也不亲近。
  徐夫人气的拍桌子骂她胳膊肘往外拐,结果她闺女不耐烦了,伶牙俐齿的回敬了她一句:“姥爷说,你当年也是一门心思向着我爹呢。”
  言下之意,她这毛病全是从亲娘身上承袭来的,不能怪她。
  徐夫人没教训成女儿,倒把自己憋得难受。
  当年她是喜欢吴允深。
  当年吴允深英俊有为,宗门中的女弟子有几个不为他倾倒?徐夫人也是如此。可是谁也没争过当年的李柔珠,最后吴允深成了谷李谷主的乘龙快婿。
  他们两人成亲的那天,亲事办得特别热闹,宗门内外处处张灯结彩,大红喜字贴的到处都是。徐夫人心里憋着一股气,怕哭肿了眼睛会被人看出来,晚上偷偷出去把那些红喜字撕掉了不少,绸带让她带拉带扯的给毁坏了许多。
  可是那些偷偷摸摸的小动作有什么用呢?吴允深他还是娶了别的女人。

  后来李柔珠很快有了身孕,生下了一个儿子。可惜人强不过命,孩子死了,她自己不久也死了,连李谷主也因为旧伤复发而死,吴允深要接任谷主时可不大顺当,徐长老也是出了大力气的,等他一接任,就娶了徐夫人。
  两人之间要说有多么真情笃爱,徐夫人自己都不信。她知道吴谷主对情情爱爱的不看重,娶她……多半是因为徐长老能成为他的一大助力。可是既然已经成了亲,两人之间还有了个女儿,徐夫人又牢牢占住了谷主夫人的名分,别的事情就不能太计较。对于修道之人来说,一时的情爱不过是过眼云烟,吴允深根本就不在这些事情上用心,当初娶李柔珠也不见得他有多欢喜,这么一想,徐夫人心里就舒坦多了。

  可是现在轮到自己的女儿犯倔犯傻,徐夫人心里格外不是滋味儿。
  自己生养了孩子才知道做爹娘有多不容易,当年要不是因为她一门心思要嫁给吴允深,徐长老自己未必不能争这个谷主来当一当,为着她这个女儿,徐长老放弃了这个打算,全力支持吴允深上位。
  这才过了多少年啊?感觉就象昨天的事儿一样。
  可是就这么一转眼,她的女儿也长大了。
  眼前这事,让她总觉得既荒唐,又心酸。

  女儿比当年的她还要痴迷,对金勉这个年轻人,徐夫人都不得不承认自己看不清他的路数。女儿是个什么性子徐夫人最知道,她遇着这么个厉害角色,决计不是对手,只怕让人骗去卖了还要给人数钱。
  当年父亲看着自己的时候,是不是也是这样恨其不争,又无可奈何的心境?
  徐夫人左思右想,还是不能放任女儿这样犯犟。这事儿她不知怎么管,可是丈夫一定有办法。别的事情徐夫人不愿搅扰他,可女儿不是她一个人的,他做父亲的总不能眼睁睁看着自己的女儿这样不管吧?
  好歹这也是他唯一的骨血。
  徐夫人拿定主意便出了门,这事可不能再拖了。
  至于当年李柔珠生的那个孩子,徐夫人从来就没有放在心上过。当年葬剑谷那一乱,到现在究竟是什么人下手还说不清。徐长老有一次甚至向她透口风,说他猜测当年的李柔珠发疯和其父之死,说不定都有吴允深在其中使力,只是徐夫人不信。
  那个孩子出生没满百天就遭遇不测,徐夫人虽然对他没有什么悲悯之心,可是她相信吴允深不是那样的人。虎毒还不食子,他就算对李柔珠没有情分,对老谷主也能狠得下心肠,但是对自己的亲生之子,总不会赶尽杀绝的。这些年他从来不找这孩子,徐夫人相信一定是因为这孩子早就死了,而非象谣传中所说的失踪。
  现在忽然又有人提起这个孩子,徐夫人心烦归心烦,却不相信这个说法。那孩子一定是死了,现在不管那些人找谁来冒充,假的就是假的,绝不可能以假乱真。
  可她到了门外,守门弟子虽然执礼甚恭,回话却让她失望。
  “谷主不在?他去了哪儿?”
  守门弟子一脸难色:“谷主一早便出去了,并未交待去向,弟子也不敢多问。”
  “就没一个人知道吗?”
  吴允深并不喜欢张扬,也不喜欢铺张排扬,虽然身为谷主,却没有多少人近身侍奉,他有话也不会对这些人说。

  “夫人是否有要事?弟子差人出去找找吧?”
  “算了。”徐夫人不想把事情闹得人尽皆知,毕竟牵涉到女儿的名声:“等谷主回来,你立刻差人来回报。”
  守门弟子赶紧应下了。
  徐夫人可不好惹,他平时想巴结也巴结不上。眼前这就来了个机会,就算不讨好,也不能惹她生气啊。
  暴雨如注,徐夫人撑起伞走进雨里。
  父亲想抢夺灵造化丹,可药没抢到,人却受了重伤。女儿又迷恋一个居心叵测的金勉,丈夫又冷漠难以亲近,用得着他时连个人影儿都找不着。

  一桩桩一件件事情都教她心烦意乱。
  宗门内外交困,徐夫人多少也知道一些,可她不觉得葬剑谷会就此一蹶不振。葬剑谷延绵传承已经有千余年,过去也曾经几次遇着困境,不也都挺过来了吗?偌大一个宗门,岂会说倒就倒?
  这份基业李家人自己守不住,当然是有能者居之。将来这一切就要传到自己女儿的手上了,可就凭女儿那个性子,真能撑得起这么大一个摊子吗?
  凭她自然是不成的。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