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高权力》
第2076节

作者: 失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挂了彭长宜的电话后,他这才拿起这张纸,认真地看了好几遍。
  其实,这张纸上,就打印着两行字,五秒钟就看完了。
  “丁一,江帆,曾于某年某月某日登记结婚,现在双方自愿离婚。不涉及财产分割和孩子抚养等问题。请予办理。”
  下面丁一已经签好了自己的名字。
  江帆注意到,丁一没有写明离婚原因,只写到“双方自愿离婚。”
  他皱着眉,琢磨了一会后,脸上露出了笑容。将这张纸放回丁一面前,说道:“你只用了两行字都不到,就把自己的婚姻送到了断头台?而且还是打印的,不是你手写的,如果是你手写的,我还有保存的价值。”
  听他这么说,丁一的内心也是非常的不平静,尽管她做足了功课,鼓足了勇气,但在来的路上,尤其是刚进熟悉的军区大门口的时候,她居然不想进来了,不想拐进那个熟悉的小院来了,而是将车停靠在一边,向后面的操场走去。

  她要再次平静一下,再次考虑一下到底该不该往下进行。
  走到了浓密的树荫下,在操场的一个角落里不停地踱着步。她自己非常清楚,一旦走进那个小院的门口,就意味她没有退路了,就这样,前前后后又思考了半个小时,她才咬了咬牙,决定跟江帆摊牌。
  她推着自行车,尽量放慢走向那个小院的速度,万一从心底突然蹦出个可以说服她的理由,她好有足够的时间改变计划,但是,没有。痛定思痛,那个足以说服她的理由并没有突然冒出,相反,更加坚定了她的信心,于是,她义无反顾地走进了那个小院。
  刚一进院门,她就看到了江帆的车停在以前固定的位置上,不知怎么的,想到真的和他分道扬镳,她突然就有些情绪失控,眼泪立刻涌了出来,她急忙走进了门洞,站在没人的角落里,希望能快速抚平心境,不要让自己表现得这么没出息。
  她掏出纸巾,不停地揩着眼角,直到没有泪水流出,她才深呼吸了一次,默默地告诫自己,要平静,要坚强,要尽量做到心如止水,不让他看自己的笑话。
  走到电梯前,她再次深呼吸了两次,按下了她按过无数次的电梯按钮,走进通往小楼的电梯,对着电梯里的镜子,她摘下头上戴的小卷边的太阳帽,努力眨巴着眼睛,不让新的泪水流出,一再告诫自己要坚强,要平静。
  她走出电梯,站在曾经是自己家的门口,她不停地眨巴着眼睛,不给自己流泪的时间,就按下了门铃,她没有用钥匙开门,这里的钥匙,她早就摘了下来,握在手心里,准备在一进门的时候,给他放在柜上。
  此时的江帆正在书房,起草人事调整方案,上个月,他在常委会上就今年准备进行的人事调整工作,提出总体要求,定下基本调子,并要求近期内组织部要拿出一个方案,这项工作由副书记殷家实牵头落实。
  这项工作安排这么久了,还不见动静,于是江帆就自己起草了一个大致的方案,等组织部的方案出台后,再进行调整。
  本来他想利用休息日的时间,就人事调整工作跟鲍志刚私下谈谈,听听他的意见,这样做,既是对自己这位搭档的尊重,也想听听他对目前阆诸人事工作的意见。
  因为昨天晚上丁一说今天要回来找他,尽管她没有说明是上午来还是下午来,但他还是决定今天不再安排其它活动,就在家里等她,同时思考阆诸未来人事大盘的布局。
  当他靠在椅背上,闭上眼睛,准备休息一会的时候,这时传来门铃的响声。他就是一怔,难道是丁一没带钥匙?还是其他的人来了?
  等他走出房间,打开走廊门的那一刻,就看见丁一头戴一顶遮阳帽,亭亭玉立站在门外的时候,他的心就是一动,她居然没有用钥匙开门?
  进来后,江帆伸手去接丁一的背包,想帮她挂在衣架上,但是丁一没有摘下背包,而是光着脚,走在地毯上。丁一知道,鞋柜里已经没有了她的拖鞋,她早就将属于自己的物品拿走了。
  丁一坐在沙发上,没有摘下帽子,她是故意戴着这顶帽子的,这帽子有着相当大的好处,那就是需要掩饰自己感情的时候,只要稍稍一低头,对方就看不见你的眼睛和脸上的表情了。
  江帆给她倒了一杯凉白开,放在她前面的茶几上,他则坐在了她对面的沙发上,看着她,没有说话。
  丁一端起水杯,喝了一口水,看了他一眼,她发现他此刻也正在注视着自己,目光深邃得难以捉摸。
  丁一的心就跳了一下,想当年这双眼睛,只要这样定定地看上自己一会,就足以让自己流出伤感的眼泪,但是……但是现在……
  她按捺住自己内心的不平静,准备直奔主题,这里不是一个久留的地方,呆时间长了,恐怕接下来的事情不好办,既然已经决定了,既然已经走进来而且还坐在了他的面前,那么,就只有速战速决。
  她呼出一口气,说道:“谢谢你在等我。”
  江帆点点头,没有说话,而是仍然看着她。
  丁一笑了一下,说道:“我出来晚了,所以……”

  “不晚。”江帆打断了她的话:“只要你回来,就不晚。”
  丁一怔了一下,但是她决定不去琢磨他话的意思,她坐正身子,说道:“江帆,昨天晚上你走后,我仔细想了想我们目前的关系,其实……也不是从昨天晚上才开始想的,我离开后,几乎一天都没停止过这样的思考……”
  说到这里,丁一停了下来,她看着他。
  江帆冲他微笑了一下,鼓励她继续说下去。
  丁一什么都不想说了,艰难的开场白过去之后,她就直奔主题,说:“所以,我决定……”
  说到这里,她从包里掏出一页纸,展开,放在茶几上,慢慢推给江帆看。
  在她放下的那一刻,江帆就知道是什么内容了,彭长宜这时来了电话,给了他一个很好的心理适应过程。挂了彭长宜的电话后,他才认认真真地将这份《离婚协议书》逐字逐句地看完。

  尽管他已经意识到丁一今天回来有可能要跟他谈的内容,但这个判断一旦被事实验证后,江帆的心还是有一种说不出的痛。但是他没有表现出来,而是依然保持着平静的微笑,说道:“我真的没想到,你回来是……是为这个。”
  没想到?那就是你自我感觉一直都是很好,丁一在心里想着,也冲他平静地微笑了一下,看着他,没有说话。
  江帆又重新拿起这张纸,说道:“我是离过婚的人,当年这种协议书写过不知有多少次,我记得那时每到月末,我就回去一趟,为的就是谈离婚的事,我自己都不记得有过多少次了,所以套路和格式我清楚,你这个不符合离婚协议书的格式,有关部门不会受理的。”
  丁一知道他指的是什么,就说:“既然你有丰富的经验,有不合适的地方,请你修改过来好了。”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