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高权力》
第2074节

作者: 失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丁乃翔说:“昨天她给你打完电话后,她又同意跟我去了,她到底还是不放心我。”
  丁一笑了,说道:“那不是很好吗?您昨天晚上还生那么大的气?”
  “我气她就看这么远,知道这次我画画不会得到费用,不但不跟我去,还反对我去,其实只有我心里知道,她还是不满意我不配合他儿子买房的事。”
  丁一说:“其实,我认为乔姨没有什么不对的地方,我昨天都跟您说了,您听我的,一定要配合哥哥把这房子买下来,私下写个东西,证明这房子跟我没关系,这样大家都放心,这样做也不是人家不信任咱。”

  爸爸点点头,表示同意。
  丁一又说:“乔姨昨天给我打电话说,她反对您去,倒不全是认为您画画得不到费用的事,而是担心您的身体,大夏天的,怕您身体吃不消。”
  “有什么吃不消的,不是一死吗,有什么了不起的?”丁乃翔慷慨激昂地说道。
  “爸爸——”丁一粥了一下眉头,说道:“您在说什么呐?怎么让我感觉您有点不讲理啊!”
  丁乃翔听女儿这么一说,就不再强硬了,说道:“回国后,这是我第一次参加这样的公开活动,我知道这次也就是混个嘴饱肚子圆,但是我不能因为这次得不到钱就不参加公开活动吧?尽管是商业性的,但毕竟还挂着公益两个字。如果那么认得钱的话,你就不值钱了,你画得再好、写得再好也不值钱,艺术家的艺术价值也不光是你的技艺有多高超,也要做些公益活动吗?这次邀请我们的这个企业,是准备将拍卖的书画作拿出一半来支持贫困山区的孩子们的,另一半作为这次活动的费用,尽管是一半,也扯不平的,我知道,我们这些省内书画家的作品还没有到价值连城的地步,企业肯定是赔钱的。”

  丁一说:“您把这话跟乔姨说了吗?”
  “说了,那她也不乐意,还不是因为她儿子买房的事跟我闹意见?”
  丁一说:“爸,您又来了,那也是您的儿子。”
  “那她怎么不拿我的女儿当她的女儿?”
  丁一笑了,说道:“您可千万不能这么说啊!”
  “当然,我只是跟你说说而已。”
  丁一感觉爸爸真的是老小孩了,就说道:“陆原跟您的感情您该知道,乔姨可能跟我不像您跟陆原那么亲,但是陆原跟我好啊,他跟我是真心的,我也真心喜欢这个哥哥,我听说,他买那么大的房子,为的就是将来接你们老俩过去住,还跟您单弄出一个大画室,别说您要支持他,连我也要支持他,他们这几年没攒下什么积蓄,再说了爸爸,钱,又不在您的手里,假如乔姨要真想贴补自己的儿子,您能知道?我说句庸俗的话,干嘛放着河水不洗船?”

  “哈哈哈。”丁乃翔大笑,他觉得女儿说得话很贴心,笑过后就说:“要都像你这么懂事就好了。”
  丁一说:“也就是乔姨惹你生个小气儿,哥哥、嫂子还有小虎,哪个敢惹您?您就别不知足了。”
  丁乃翔点点头,深有感触地说道:“也是啊,你说得对。”
  丁一继续说道:“您是一家之长,在哥哥买房这个问题上,您要有家长的做派,千万不要因为这个闹气,再说了,哥哥有困难是暂时的,而且他是干正经事,我们都应该支持他。”
  “那你什么时候买房?”丁乃翔突然问道。
  丁一说“您不用管我,我有钱,对了,我那天整理妈妈留下的书籍和她的文章,我发现了妈妈居然还是集邮爱好者,有一本很厚的集邮册,里面好有好多价值不菲的邮品。”
  丁乃翔神秘地说:“别告诉你乔姨。”
  “哈哈。您真逗,乔姨恐怕知道,当初那些书和杂志都在家里摆着,她能不知道?”
  丁乃翔认真地说:“我跟你说,她真的不知道,这方面她不懂。我为什么想要写遗嘱,就是想再次明确这一点,老房子是你妈妈留给你的,包括里面的一切东西,都由你来继承,这一点不可动摇,别人没有继承的权力。”
  “爸爸,这个意思您早就明确过了,千万不要强调了,而且哥哥从来也没想过要继承那里的东西。他就是暂时买房子有困难,我看呀,他要是知道您昨天晚上跟乔姨因为这个闹气,我敢保证,他一分钱都不会跟你们借的。”
  丁乃翔见女儿说得郑重其事,就申辩说:“我闹意见表面上不是为了这个,是因为她不跟我去北戴河,这个意思我没有跟她透露,毕竟陆原那孩子不错,我就给他花点也值得。”

  “您这样说我就放心了。爸,您自己不能去北戴河吗?”丁一问道。
  爸爸说道:“每次书画家协会组织笔会,都明确提出让带夫人去的,我们这些人画画是内行,有时打理自己的生活不太在行,况且你们也总是吓唬我,不让我一人出门,我那点胆儿,也都被你们吓唬没了。”
  “哈哈哈。”丁一笑了,她给爸爸揉着肩膀,说道:“应该这样说,是乔姨包办了您的生活,您离开乔姨就不知道该怎么生活了。”
  丁乃翔想了想说:“某种程度上也有这么一点点吧。”
  丁一调皮地说道:“老同志,那可不是一点点儿,是好多的点点。”
  “哈哈。”老教授自己也笑了。
  丁一说:“好了,我该走了。”
  丁乃翔舍不得女儿走,就说道:“别走了,你乔姨去买菜去了,中午包饺子吧,把江帆也叫过来。”
  丁一说:“不行啊,我们还有事,以后有时间再来吃。”
  “那个,小一……”老教授有些欲言又止。
  “你们也该着着急了,尤其是江帆,岁数不小了。”
  丁一调皮地说:“我也不小了,我都不急,您急什么?”

  “那他父母也不急?”
  丁一听爸爸这样问,就知道实际他是着急抱外孙,就说:“他父母不急,因为江燕早替哥哥把这事办了。”
  爸爸说:“那不一样,江燕生的孩子是外孙,不姓江。”
  丁一笑了,故意逗爸爸,说:“那我将来的孩子也是您的外孙,也不姓丁,我都不急,您急什么呀?”
  老教授着急了,说道:“我不急,我是替你们急!”
  “看看,还说不急,脖子上的大筋都爆出来了。”
  “调皮,就会取笑你爸爸。”老教授愠怒地说道。
  “好了,我不跟您玩了,我真的要走了,办正事、大事去了,拜拜。”

  丁一告别了爸爸,骑上自行车,径直向江帆的住处驶去。就像她跟爸爸说的那样,她要去办正事、大事,一件非办不可的事……
  就在丁一赶往江帆的住处的时候,吕华押着一辆搬家公司的加长卡车来了,他按照彭长宜给的地址,来到了部队农场。
  彭长宜和邹子介早就等在农场的大门口,吕华的车在前边带路。
  彭长宜一看吕华从车上下来了,就走过去跟他握手。他笑着跟吕华说:“老吕呀,一看你就是娘家人,怎么弄来了这么一大车,别说一套房子,两套房子也装不下。”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