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那个夏天躁闷的夜,我和新来的房客……》
第50节

作者: 暖小小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我正疑惑,他几步就走到库头柜前,拉开抽屉拿出一支体温计递给我,“量一下看看退点了没有。”
  又是那种没办法拒绝的温柔和温暖,我那口憋着的气瞬间就散得没影,低低的应了声接过体温计。
  他站在库头柜前,将那些杯子盒子收拾放到了塑胶袋后又走回库尾坐下。
  这不大的空间忽的静默了下,尤其是在谁都好像没什么事情做分散注意力的时候,空气一下就变得有些怪异和别扭。

  我很不适,不是因为不舒服或者是讨厌这种感觉,而是……这种感觉让人莫名的紧张,有压迫感,心慌意乱……
  “呃……对了,我姐他们没事吧?”我打破沉寂。
  “他们没事,就是担心你,而且很捉急。”
  “……”担心吗?应该吧……要不我姐昨晚知道刘远明在打我的时候就不会来敲门。
  可是,她这门敲的让我更绝望,因为我知道,他们担心我,却更担心自己,更怕得罪刘远明。

  也不知道是不是我的表情看起来太不相信他们会担心我,亚桑看着我又说:“他们真的很担心你,你姐都哭了。”
  我轻扯了下唇,“对了,刘远明的伤怎么样了?”
  亚桑看着我的眸忽的垂下,顿了两秒才说:“都是皮外伤,而且昨晚他就去医院了。”
  虽然就昨晚上我听到刘远明那声音就知道他没什么大事,但现在看亚桑说得那么轻松,我心里还是有些憋闷。

  不得不承认,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我也变得记仇和小气了,所以我是不想刘远明太好过。
  许是见我也垂下眸半响不说话,亚桑问我,“怎么不说话了?”
  “没什么。”我淡淡的回。
  亚桑默了默说:“五分钟了。”
  我微楞了一秒,随即反应过来他说的是体温计,然后拿出夹在腋下的体温计看了看,“退了些了。”
  “多少?”
  “38.3。”我回他。
  他拧了拧眉,“你要不要再睡下。”
  我下意识的就会了个好字,脱了鞋就往库上挪。
  只是我这一挪动,裤子蹭到腿上和臀上的伤,火辣辣的痛,我没忍住皱眉低低的哼出声。
  他没问我是怎么了,只是拧眉看着我爬下后就站了起来,“我出去下,你先睡着。”
  “你要去哪?”话才出口,我忽然发现我声音居然有些急,好像很怕他离开一样。
  他看着我,没说话,那目光让我越发不适,我忽然感觉脸有些。
  房间就那么大点,我在这躺着睡觉,难道要人家看着我睡么……
  “呃……我、我的意思是,你不是要到六点才上班么?”
  他薄薄的唇抿成一线,轻点了下头,“我有点事,顺便去买点东西。”
  “噢……那、那你去吧,我睡了。”
  “嗯。”他弯起唇,对我笑了笑,拎起装了垃圾的塑胶袋转身就往外走。

  关门声响起,我轻轻叹了口气,因为我很清楚的感觉到,我对他除了有感觉,有期待,现在还多了依赖。
  我原本以为我睡不着的,没想到我才闭上眼睛没多会就又晕晕沉沉睡过去。
  但是我睡得不好,感觉全身都痛,而且口干舌燥,喉咙火辣辣的,想喝水,但又无力起来,好像有块巨石压着我,整个人很沉重。
  我是被他叫醒的,晕晕沉沉睁开眼就是他眉拧得死紧的脸。
  “你……咳——”我想说话,结果开口后来是又干又痒又痛,我连忙闭上嘴,咽了口口水想润润喉,他口缸就递过来了。
  我很自然的凑过去咬住吸管喝了水,然后松开吸管摇了摇头,表示不喝了。

  他放下口缸,连忙就拿了体温计递给我,“你量一下,好像又烧上去了。”
  “……”是吗?难怪我那么难受。
  我没说话,只是挪了挪身体想坐起来,结果移动,臀部和腿痛得我呲牙咧嘴。
  “你没事吧?”他有些紧张的问。
  “没、没事……”我咬着牙回。
  他视线往我腿上挪,顿了两秒连忙又转身,从放在库头柜的一个袋子里取出一条泰式的灯笼裤。
  才坐起来的我看着裤子愣住,而他原本有些紧张的表情瞬间就变了,变得很淡定那种,然后很淡定的把裤子放在库边,又很淡定的和我说:“你换上这个,不容易磨到伤口。”
  “……”我没吭声,就那么看着他。
  他缓缓别开眼,转身就朝卫生间走,“我去卫生间,你换好了叫我。”

  我还是没说话,只是看着他走进卫生间,然后门关上,随即卫生间里面传来他的声音,“放心,我不会出来。”
  “……”谁担心你会出来了?我是很奇怪,为什么你一说帮我脱衣服上药的时候,和现在叫我换裤子,表情就那么奇怪的淡定……那是传说中的故作镇定么?
  不知怎么的,我忽然很想笑,顿了好会才伸手拿起那条被他放在库沿的藏蓝色嵌白花的灯笼裤。
  我一直不太喜欢这种裤子,因为我觉得这东西裤子不像裤子,裙子不想裙子,重点是还大多花里古哨的。
  但不得不说,这裤子现在很适合我,棉麻质地的布料很透气,加上宽大只拢脚的特性,不帖身,不粘肉,而且行动也方便,他……想得很周到……

  明明知道他是不可能会出来,但我换裤子的过程还是感觉哪里不对劲,莫名的胸闷气短,心跳加速,连脸热了起来。
  我换好后,过了会才叫他,他还很郑重的问了句,“换好了?”
  “……”没换好我能叫你?叫你出来看没穿看着的我么?!
  我是又好气又好笑,最后有些无语的回了他两个字,“是啊。”
  我这一声话落,过了好几秒他才出来的,走到库尾就止步,“你看下温度,有五分钟了。”

  “……已经看过了。”我说着,对着刚才被我放在库头柜的体温计努了努下颚。
  “几度?”
  “39.2。”我回,只是心里感觉刚才换裤子的时候,有些体温上升,会不会不准。
  他也不惊讶,只是蹙眉吁了口气,从裤包里拿出手机来看了下说:“现在8点,但是天还有些亮,你再熬会,等天完全黑了,我送你去医院。”
  “……八、八点了?!”我注意力完全没放在医院上。
  “8点怎么了?”
  “你、你不上班吗?”
  他轻哦了声在库尾坐下,“今天本来也没什么事,我下午就去请假了。”
  “……”我胸口又是一怔,瞬的反应过来,他下午那会说有事要出去,估计就是要去请假然后顺便给我买裤子。
  一时间我都不知道说什么,心里又暖又涩,半响滚了滚喉咙低低的说:“谢谢你。”

  现在,好像除了这三个字,我也没什么能说了。
  他轻轻的笑了,“客气什么,每个人都又困难的时候。”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