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职场强人的意外纠葛》
第12节

作者: 姜仔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这位先生,这款监控本店的确没有抬高物价,如果您不信的话,我们可以出示产品的进货价单,如果您想进一步查证的话,也可以去物价局。”
  经理的一番话分寸得当,让人挑不出一丝毛病。
  “好说,好说”
  夜流星站起身对着一丝不苟的经理呲牙一笑,接着也不管人家愿不愿意,一把搂住人家肩膀,挣都挣不开,二人转到一个无人的地方,夜流星接着开口了。

  “其实起监控摄像头,我更想买它。”
  说着,摊开了手掌,赫然露出一个纽扣窃听器。
  经理见状,立刻变了脸色。
  “这是国家违禁品,我店一向本分经营,先生你不要无理取闹。”
  夜流星嘴角扬起一抹诡异的弧度,“你个老小子,知道你不会承认,我告诉你,你们店里二号柜台下面有一颗窃听器,如果我报警,你清楚是什么后果,如果你不想你们店名誉扫地,答应我的要求。”
  其实这家店原本并没有在二号柜台下放置窃听器,而是夜流星进店后避开店内监控,将手的一颗窃听器踢到柜台下,反将了经理一军,而经理自然不会傻到众目睽睽之下去搬开柜台。

  “你是谁,你想怎么样?”
  经理此时已经是一脸冰冷。
  “别担心,我是诚心要买窃听器,我可是个正经顾客”夜流星一脸笑眯眯,让人捉摸不透。
  天啊,你也太不要脸了,都要买窃听器了,居然还说自己是正经顾客?
  思考了一会儿,经理淡漠一笑,“好啊,哪有生意门拒之门外的道理,先生既然要买,那跟我来吧。”
  穿过店铺,是一个小院,不远处一座小屋,旁边守着两个三四十岁模样的成年汉子。
  走到跟前,经理向他们使了个眼色,“这位是贵客,好好招待。”
  接着,经理转头对夜流星说道“先生,我送您到这里,里面还有新的负责人来接待您。”

  “嘿嘿,好说好说,你回去吧。”夜流星看着这几人,一点不以为意,还好地四周打量着。
  经理转身回去了,嘴角升起一抹冷酷,这死小子连自己身陷囫囵还不自知,真是可笑。
  两个汉子对视一眼,齐声说“贵客,请吧。”
  “好啊,我不客气啦”夜流星大步流星的向前走去。
  而后面两人则不动声色的跟。
  “喂,你说你们一天到晚在这守着,不觉得闷吗,也不找个小妹啥的?”
  “说话呀,你俩哑巴啦,我可是贵客。”
  “没,没有”
  “这地方僻静,真是个好地方,在这里杀人最合适不过了,不留痕迹,难于追查。”
  夜流星懒洋洋的说道。
  听了这话,两个汉子目光一震。
  二人意识到,今天这位,有些不同以往。
  打开小屋,里面是一些杂物和几张靠墙而立的柜子,屋里的物品落了一层浮灰,仿佛多年不曾有人问津过。

  两个汉子搬开一块地砖的杂物,掀开地砖,一条地道赫然出现在眼前。
  “先生,请吧”
  地道内有几个白炽灯泡,光线虽暗,可周围却也能看得清楚。
  走了不到十米,眼前是一个宽敞的密室。
  “呦呵,有客临门啊”这一声气十足,震得夜流星耳膜发胀。
  喊声过后,前面走来五个人,为首的是一个光头,身穿黑色短袖,黑色休闲裤。而那四人倒有些怪,额头系一条红带子,身穿虎皮背心,虎皮短裤,手拿一把二尺精钢砍刀。
  不知道的,还以为是从山里下来的野人。
  而身后也多了两个穿虎皮拿砍刀的兽人。此时带夜流星来的那两个汉子也抽出了匕首,对准了他。
  “小点声,我听得见。”
  夜流星抠了抠耳朵。
  “老鼠吃麦子了。”光头朗声说道。

  夜流星反应过来,这是接头暗语,于是不假思索的道:“爱吃吃,关我屁事?”
  听了这话,众人脸色一僵。
  “小子,告诉我,是谁指使你来的?”光头微眯着眼睛,打量着夜流星。
  “其实,秃驴,你要知道,我费这么大劲儿来到这儿,不是回答你们问题来的,而是来问你们问题。”
  夜流星一脸为难,仿佛他们在心平气和的协商一个难办的问题。
  “哈哈哈,小子这地方来了容易,想走难,老实回答我的问题,我能让你被抬出去的时候身体完整一点。”
  光头强压着火气。

  其实当夜流星叫出那一声秃驴时,光头已经把他看成一个死人了。
  “唉”夜流星依旧是一脸难色,“那是没得谈喽。”
  光头也懒得和他废话了,咋了咋牙花子,冲那几个兽人示意一声。
  “废了他。”
  话音刚落,还在密室回响
  六个兽人,六把刀,已离开原地,冲向夜流星。
  再看夜流星,依旧在原地一副混混式的站法,嘴角挂着淡淡的嘲讽的笑容。
  刀锋已经距离夜流星不足半米。
  一瞬夜流星仍旧站着,下一瞬夜流星动了。

  准确的说,是消失了。
  这当然不是真正的消失。人体视膜最短停留时间是0.05-0.2秒,而一旦超越了0.05秒这个时间,便产生了凭空消失这个迹。
  接下来,杀戮开始了。
  夜流星再次出现的时候,一记手刀已经砍向一个兽人的脑袋,击在头部红丝带,掀飞了整个脑壳,扬洒出的灰白色*混着破碎的脑动脉迸出的鲜血溅了周围人一身。
  接着一个转身,左手反抓三指呈爪状搭向另一个兽人的喉咙,那人见状脸色剧变,急忙挥手隔开,可惜已晚,一抓一扯。
  空气陡然爆发了一声皮肉豁开的闷响,夜流星的手多了一大块血肉连带着动脉和喉管,那人不敢相信的望着夜流星,直挺挺的倒了下去。
  那已被鲜血浸透的手爪,透着一股无形的诡异。
  其余四人大惊,纷纷举刀再次从不同方向砍向夜流星。
  很快,几人无助的发现:自己的刀已经很快了,可是竟然跟不他们间男人鬼魅不定的步伐。
  夜流星闪身躲开一道迎面的刀刃,接着五指并拢,“噗嗤”一声穿进了一个兽人左胸,心脏溅出的鲜血从伤口喷出好远。

  接着伸臂隔开来人的砍刀,踢出一脚,那人像炮弹一样射到了墙,连声惨叫都没来来得及发出。
  仿佛是一个水气球砸到墙,鲜血四溅,身体各零件摔得七零八落。
  不知道的,还以为他从二十楼跳下来的。
  躲开最后两个兽人的进攻,抓住他们持刀手,轻轻一拽,把他们拉到自己面前,按住他们的脑袋往间用力一拍。

  “砰”的一声闷响,扬起一大片血花,两个脑袋快挤成了一个脑袋。
  挤压处已严重变形,血水犹如小溪一样从间淙淙流下。
  生命,在这个男人面前,是如此的不堪,甚至可以说,脆弱得无以复加。
  这个男人,仿佛是为了屠戮而生,挥手间,一个鲜活的生命,被他变成一堆残破的碎肉。
  随意被*的尸体,在男人眼,好像只是等待屠宰的肉禽一般。

  自始而终,男人的嘴角始终都是扬着一抹难测的笑意,嘲讽着眼前不自量力的几个弱小的生命。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