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职场强人的意外纠葛》
第5节

作者: 姜仔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一身黑色西装着身,尽显挺拔与伟岸,一派虚怀若谷的气质。
  同样是西装,穿在张成身和这个年人身,却是展现了两种风格。
  年人露出一丝和煦的微笑,说道:“请原谅我的唐突,鄙人叫岳明,想和夜兄弟交个朋友,并无恶意。”
  夜流星还算机灵,说道:“岳先生找我什么事?看你的样子像个商人,不会做赔本的买卖吧?”
  听了这话,岳明豪爽的大笑,“好!好!快人快语!”
  “那我开门见山了,我很欣赏兄弟的能力,不知能否有幸邀请到你来敝处屈呢?”。
  “您是做什么的?”
  “听说过朋乐酒店吗?”
  年人接着说,“我是那的老板。“
  夜流星还在斟酌。
  ”其实跟我干,你的工作很简单,做我的助理兼保镖,我会在酒店腾出一个标准间作为你的住处,而且工资是你现在的五倍”。
  岳明不愧是商场打拼的人精,几句话毫不啰嗦,干脆利落地回答了夜流星的所有疑问。
  夜流星轻呼了一口气,“我似乎找不到拒绝的理由”。
  “这么说,你是同意了?”岳明言语间难抑喜色。

  “嗯,我干了。”夜流星直截了当地回答。
  “好,那你简单的收拾一下,现在跟我走吧”
  夜流星几乎没什么东西,先前在工地还有个破旧的行李包,不过去那当个保镖,应该不缺这些被褥之类的东西,索性撂在工地,没回去取,所以收拾得也快,十分钟后,他一身轻的站在岳明的面前。
  看到夜流星两手空空,岳明微有诧异,“准备好了?”

  夜流星人畜无害的一笑:“我想这些私人物品,你们那么大一个酒店,帮我解决下,应该不是问题吧?”
  “嗯,的确没问题,车吧,以后你是朋乐酒店的人了。”
  奔驰车内,夜流星和岳明坐在后排,三人向朋乐酒店赶去。
  过了许久,岳明微笑着率先开口了。
  “你也许是疑惑我为什么找你吧?”。

  “办公室的一切你应该都看到了吧?”夜流星也反问了岳明一句。
  二人相视一眼,不约而同的笑了起来。
  岳明接着说“不到十秒赤手空拳放倒八个持刀混混,面不红气不喘,而且只用了一只左手。”
  岳明颇有兴趣的打量着他,“你很不简单啊。”
  夜流星则大大咧咧的一笑而过,“岳先生,过奖了,只是随便玩两下子而已”。
  “在龙城,有你这样身手的人,不会超过十个,而最关键的是,你还没有出全力。”
  不得不说,岳明的眼光很犀利,看法也很独到。
  虽然对功夫一窍不通,但是抓住几个细节对夜流星的实力做出了一个初步的总结。

  夜流星渐渐收起了笑容,认真的考量起眼前的老板,眯了下眼睛,问“你和张成是什么关系?”
  “张成是朋乐酒店的常客,他和我也算是认识,今天我去他公司找一个同学,正好遇到你们打斗的一幕,怎么样,夜兄弟,还有什么疑问吗?”
  岳明对这个年轻人越来越感兴趣了。
  “那你这么做,不怕张成与朋乐酒店结下梁子?”
  听了这话,岳明满是豪气的说“哼,他不敢,如果他敢不老实,我分分钟让他的公司关业垮台!”
  岳明接着说“我只是朋乐酒店的管理者,你可知朋乐酒店真正的老板是谁?”
  夜流星轻摇了摇头。

  “龙氏集团。”
  岳明一字一言地说。
  这回夜流星倒有些吃惊。
  龙氏集团,他还是有所耳闻的,华夏排名前十的企业,涉足房地产,投资,开发等多个领域。
  没想到这个五星朋乐酒店,竟然也是龙氏集团的产业。

  “夜兄弟,我有一件事不明白,派出所是所有人都反感的,为什么你能在里面过得这么安然自在?”
  听了这话,夜流星龇牙一乐:“为什么不自在呢?那里面有吃有喝,还包住,最重要的还不花钱,其实说句实在的,号子里的住宿环境,我平时住的环境都好,对于我这种混一天算一天,活一秒,赚一秒的人来说,那里简直是天堂啊。”
  二人说话的功夫,朋乐酒店已经到了。
  “来,小夜啊,这是你的房间了,来看看怎么样。”
  二人推开了房间。
  房间里是低调简约的风格,进门是一个会客室,房间不大,各类设施却一应俱全,会客室左边是卧室,整体采光极佳,房间布局,很是宜人。

  “嗯,非常好,谢谢老板”
  夜流星道了声谢。
  “小夜啊,工作你是我的助理,私底下,我是你大哥,叫我岳大哥行。”
  “那好吧,岳大哥”。

  “哈哈,你先休息一下,晚些时候我会叫人给你送一套西服过来,把你这身牛仔装换了吧,以后西服是你的工作服了。”
  岳明走后,便只剩了夜流星一个人,百无聊赖的躺到了床,习惯性的翻开手机,今天是六月十七号。
  明天是六月十八日了。
  他的眼神阵阵飘忽,思绪也渐渐飞回了七年前的那天……
  眼前,出现了那静谧的夏夜,绿草如茵的山坡,那对相依偎的恋人。
  女孩的面容逐渐在他的脑海,变得清晰。
  他想去触碰,去追寻。

  可在接触的一刹那,那清纯的面容如泡沫般,破碎,虚化。
  最后归于空无……
  男人一动不动的躺在床。
  他的意识好像被思绪抽离,空洞的眼睛一眨不眨的无神的看着天花板。
  微微起伏的胸膛,也仿佛停滞。

  夸张地说,此时的他,好像不再是一个鲜活的生命体。
  外面明媚的日光,穿过玻璃,温暖的照在他的身,但却驱不走屋子里的阴沉。
  刺眼的日光变成了金红色的夕阳,最后换了清冷的月光。
  但躺在床的男人,却纹丝不动。
  月亮的冷光下,屋子里更是寒凉如水,仿佛每一丝空气都被这个男人的气息凝至零点。

  终于,男人的眼眸回过一点神采,慢慢地坐起身来。
  尽管有月光,可是屋子里光线依然很弱。
  而男人像是有夜视能力一般,信手向床边一抄,手机便被他拿在了手里。
  夜流星打开手机,任由那微微蓝光映在他的面容。
  拨通了一个号码。
  ”岳大哥,明天我想请一天假,办点私事……“
  第二天,清晨,夜流星早早的起床了。
  他折了十八只纸帆船。
  夜流星来到一家游乐场,走到一条人工河边。
  这个地方是从前的她喜欢来的,她最爱在晴日里和自己来到这人工河边放纸帆船。
  望着水渐漂渐远的纸帆船,脑海又想起女孩那可爱的眼神。
  男人平静的站在河边,可如果靠近他的人,并不难发现,他的心里正忍受着巨大的煎熬。
  指甲深深扎入了手掌,道道触目惊心的血线划过青筋暴满的拳头。
  不知站了多久,朝阳换成了落日,夕阳为夜流星的背影镀一层金黄色的光晕,落日余晖河边的这个身影,苍冷,凄凉。
  从追忆逐渐清醒的夜流星,一时间有些茫然,无所适从。
  仿佛受了一场酷刑,脸挂满了憔悴。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