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职场强人的意外纠葛》
第4节

作者: 姜仔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夜流星面前的张成,像见鬼一样看着夜流星,疼得哭爹喊娘,声音犹如杀猪。
  夜流星心平气和的慢慢转动着刀柄,张成肩膀的创面逐渐从平面向立体扩展,这种伤口由面向空间的的拧转,让张成痛得死去活来。

  “爸爸,爷爷,您饶了我吧,我我再也不敢了。”
  张成此时连尊严也顾不得,连声求饶。
  十分钟前,他还在几个工人的面前目无人,可现在……
  而那边几个工人的表情更是各种精彩,看夜流星的表情像看一个稀有物种。
  亏自己之前还对人家颐指气使的,幸好人家没和自己计较,简直是与找死无异。
  “那现在可以把工钱给我了吗?”
  夜流星的语气极为平常,听不出一丝的愤怒,好像是在心平气和的商量一件事情,但此时的张成听来,却有如噩梦。
  张成唯唯诺诺,应承不断,“还,我还,我马还。”

  “嗯,非常好,你只需把我和那个被打肿脸的人工资拿出来可以,其他的人,不需要管。”
  “是是。”
  此时的张成,恐怕夜流星说屎好吃,他也会毫不犹豫的同意。
  而周围的工人一看能拿钱,纷纷围过来对夜流星一通谄媚奉承。
  那个胡子哥之前还对夜流星一顿恐吓,此时最先凑到男人的身边,亲昵的拍着男人的肩膀,也不知道什么时候,俩人的关系变得这么亲密。
  “夜兄弟啊,咱们工友一场,帮帮忙呗?”
  “哈哈,是啊,夜兄弟,以前是我不对,你别计较哈。”
  夜流星看着他们这些利欲熏心的嘴脸一阵恶心,只有对那个老黄牙,印象还算不错。

  冷眸一闪,暴喝道:“滚!”
  吓得周围几人菊花纷纷夹紧。
  夜流星从牙缝里挤出几个字:“谁敢再靠近,别怪老子翻脸不认人!”
  众人看着凶神恶煞的夜流星,艰难的咽了一口唾沫,不敢再说一句话。
  夜流星转向老黄牙,淡淡的笑了笑,接过张成的钱。
  “来,黄牙哥,这是你的。”

  老黄牙激动的也顾不得脸的疼痛,咧开嘴傻笑起来。
  “那他们……”老黄牙看着一边眼巴巴看着自己的几位工友,纠结的说道。
  “不必管他们,走。”夜流星风轻云淡的说道。
  再说这夜流星和老黄牙,回到工地宿舍,老黄牙对夜流星的赞叹和仰慕没停过。
  自从夜流星狠辣的讨回了自己的工资,其他工人对他的态度更是大为改观,甚至可以说是由恨转惧。
  现在正是午,最为酷热的时间,一堆工人却宁愿在外面呆着,也不敢回宿舍。
  宽敞的一个工人宿舍,变成了夜流星二人的双人间。
  “哎,夜兄弟,你那功夫是哪学的,咋恁厉害啊?教教我呗”
  老黄牙一边揉着肿脸,一边缠着夜流星。
  夜流星人畜无害的一笑,说“好啊,那样的话,你要进行的训练是现在工作强度的十倍,而且没有工钱,牙哥,你能做到吗?”
  老黄牙听了夜流星的话,低头思忖了起来“这个,额,我考虑考虑……”
  忽然,老黄牙想起了什么,急忙说:“夜兄弟啊,你今日一出手,那个张成吃了这么大一个瘪,他会不会报复啊?”

  话音刚落,门外响起了一阵敲门声。
  开门一看,是四个一身制服的丨警丨察。
  得,黑的不行人家玩白的了。
  不等老黄牙开口,丨警丨察先发话了。
  ”谁是夜流星?“
  ”我是。“
  床的夜流星翘着二郎腿,懒洋洋的答道。
  仿佛在他的眼里来的不是丨警丨察,而是送快递的。
  ”现已调查。你涉嫌一起恶性故意伤害案件,请跟我们走一趟。“
  说完,不由分说的给夜流星架了手铐。

  夜流星呲牙一乐,“看来我还挺有价值的嘛,抓我居然还出动了四个人。”
  几个丨警丨察一阵诧异,估计是还没见过这么神经大条的主儿。
  好像他进的不是派出所,而是小卖部。
  当事人还没什么反应,作为旁观者的老黄牙倒有些慌了。

  “丨警丨察同志,这里面有误会啊,你们……”
  不待他说完,夜流星被押了出去。
  来到外面,他扫视了一圈,看到周围的工人三三两两的聚在一起,对他指指点点。
  时不时的还嗤笑几声,又恢复到了之前的状态。
  不过他也不在意,毕竟幸灾乐祸,落井下石他也不是第一次见了。
  这是龙城市辖区公丨安丨分局。
  一间审讯室内。
  传来一问一答的声音。
  ”姓名。“

  ”夜流星。“
  ”年龄。“
  ”25。“
  ”作案原因。“
  ”讨要工资,正当防卫。“
  负责记录的丨警丨察,笔锋一僵。
  ”照你这么说,我们根本不该抓你来?“
  ”本来是啊,警官,作为一名活在二十一世纪的遵纪守法的好公民,我无时无刻不在想着用我勤劳的双手建设我们伟大祖国的参天大厦,时刻以党的纪律和章程规范自己的一言一行,坚决拥护伟大的党,拥护政府,天生与监狱,手铐挂不边啊。“
  夜流星一脸的委屈,仿佛是一个不该受罚的孩子一样。
  丨警丨察略一沉吟,开口说道:“其实在我个人的角度,我是相信你的,因为那几个家伙都不是什么好东西,不是打架斗殴是偷鸡摸狗,猥亵寡妇,三天两头的到这里做客。”
  “可是您相信我没什么用,我还是不能出去。”
  “那你这几天呆在拘留所里吧,好好想一下有什么能证明你自己的证据。”

  夜流星耸了耸肩,“没什么好证据,算有,现在也被销毁的差不多了。”
  “不过我有一点不明白,现场并没有什么棍棒一类的工具,你是怎么把其一人的手腕打烂的?”
  夜流星毫不在意的撇撇嘴。
  ”没那么麻烦,他的手腕是被我握断的。“
  静寂。
  审讯室内沉寂了许久。
  ”夜流星,丨警丨察没那么好骗。“
  ”警官,您不相信,我也没办法,事实是如此。“

  有的时候是这样,你说真话反而没有人相信。
  这位丨警丨察盯着夜流星的面部表情好半天,却硬是找不到一点说谎的迹象。
  难道真的像他所说?
  那他的握力堪挤压机!
  ”好了,今天的审讯到这,把他带下去吧。“

  说完,这位丨警丨察向夜流星身后两位看守人员示意,把他带了下去。
  在这号子里,虽说没有自由,可有一样很好,吃着公家饭,不用掏自己的生活费。
  能把蹲号子当成度假一样过的,恐怕也只有他夜流星一人了。
  悠哉悠哉的过了两天。
  第三天的时候,传来一个声音:“夜流星,出狱,有人保释。”
  可谁知夜流星的头摇的跟拨浪鼓一样。
  “我不出去,谁知道保释我的是什么人?万一他要干掉我怎么办?像我这样的人,有个三长两短的,是国家的损失。”
  天啊,他以为他是谁?地球离了他不转了?
  话音刚落,门被推开,进来两个西装男子。
  为首的是一个年人,四十多岁,不卑不亢,笔挺的站在那里。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