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职场强人的意外纠葛》
第3节

作者: 姜仔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老黄牙据理力争,激动得满脸通红。
  “今天你要是不给俺们工钱,俺们不走了,俺们在办公室堵着,你也甭想出去!”
  一听这话,张成冷笑了几声。
  “呵呵,想要工资是吧?好说,我欠谁钱也不能欠你们工人的钱啊,你们等会儿,我马让人送钱来”。
  说着,拨通了电话。
  “喂,老五,过来一趟”。
  见状,众人松了一口气,这还差不多。

  在场的所有人都舒了一口气,唯有夜流星颇有深意的摇了摇头,轻叹一声。
  “咋了,夜兄弟,能拿工钱了,为啥还愁眉苦脸的?”老黄牙很是不解。
  夜流星苦笑着说“黄牙哥,你真以为他能给咱们发工资?”。
  “咋?他还能玩花样?”老黄牙满脸的不可思议。
  “老黄牙,你别听那小子瞎逼逼。”

  见此,夜流星无奈的摇了摇头。
  夜流星没有说错,几分钟后,门被人一脚踹开,拥入八九个彪形大汉,手持着砍刀,斧子。
  张成放肆的大笑着,“来来来,不是要工钱吗?找他们要啊”。
  为首的一个满脸横肉,左臂一道深深的刀疤,熊一样的体格,站在那里,犹如铁塔,狮吼一声。
  “哪个王八蛋艹的来要钱?”
  被这个场面吓住了,众人一片静寂,唯一还有点主意的老黄牙,此时气势也矮了一大截。
  “我们靠自己力气赚钱,讨工钱,理所应当……”
  老黄牙的声音越来越小,最后压在了嗓子眼里。

  那个刀疤男慢慢踱到老黄牙面前。
  树干一样粗壮的手臂猛然一挥,一道刀影闪过。
  精钢刀身狠狠抽在了老黄牙的脸,把他打了一个跟头,左脸变黑,转紫。
  紫黑的一块油亮油亮,像茄子一般。

  最后变成一大块淤青,肿胀起来。
  众人大惊,连忙去扶。
  “我看谁他妈敢动!”
  刀疤男一声咆哮,把前来帮扶的工人都吓了回去。
  看着个个凛然的气势,工人堆里的胡子再也没了之前的猖狂,一点一点挪动脚步,向后面蹭去。
  刀疤男左手一把拽起老黄牙的衣领,提到面前,用刀身把老黄牙的肿脸拍的啪啪响,一字一字地说。
  “我现在给你两个选择,第一工钱给你们,当做你们的抢救费,第二赶紧给我滚回去好好干活”。
  他把脸靠近老黄牙,呲牙咧嘴的说道:“你选哪一个?”
  老黄牙,已经吓得不敢说话,身体如筛糠般瑟瑟发抖。
  工人们心凉了半截,三个月的工资,要不到,还要接着干吗?
  “你们这是黑心窝点,我们不干了,去法院告你们!”,有个工人鼓起勇气说。

  “告我们?”几个大汉相觑无言,随后爆出一阵吼笑。
  好像没有什么这句话更好笑了。
  “他想告我们,哈哈哈!喂,你们听到了吗?他要告我们啊。你们怕不怕?”
  这个汉子,肚子都笑的一阵生疼。

  “这个傻逼,那我揍你一拳你是不是得回家找妈妈啊?”
  “想告我们,可以啊,不过那是后话,你们能逃出去再想这个问题吧”
  说着,刀疤男抚了抚刀刃。
  “说话啊,还想继续讨工资吗?不想要钱的话,都给我滚出去干活,别在这跟群娘们一样磨磨唧唧。”

  夜流星看明白了,这些人根本失去了拼搏的斗志,算对方拿着家伙,可自己这边人数占风,如果真斗起来,还真未必鹿死谁手。
  而眼下的情况,分明是这些人怕了。
  一个国人是龙,一群国人是虫。
  这句话是有道理的。

  经过了激烈的思想斗争,懦弱战胜了他们心的理智,一群工人纷纷像斗败了的公鸡,低下头去,垂头丧气的往外走。
  刀疤男满意的看着一群工人敢怒不敢言的往外走,心十分满意。
  “咦?你他妈聋了?叫你们滚蛋你没听见?”
  一听这话,几位工人也纷纷停下,好的向后看去究竟是谁这么硬气。
  是那个平时他们最看不的人——夜流星
  众人都愣了,他是真傻,还是有种?

  听了这话,夜流星很无辜。
  “是你说的,还有谁想讨工资啊,他们不想要,可我想要啊。”
  听后,刀疤男,翻着怪眼白了夜流星一下,咋了咋牙花子,带起一阵劲风,向夜流星冲去。
  挥舞着砍刀劈向夜流星的肩膀,动作狠厉不花俏,不拖泥带水。
  很明显,这是有着打杀经验的角色。
  他身体厚重,动作却不慢,两步冲到夜流星面前。
  前一瞬手起,后一瞬刀落,眼看着刀要劈穿夜流星的肩膀。

  然而,意外发生了。
  夜流星的速度仿佛无视了瞬间这个概念。
  掠影而过,夜流星的左手牢牢握住了刀疤男的手腕,好像在那里等待了许久一般。
  刀疤男这只手犹如被夹在了山岩,纵然使出全身力气去挣扎,也无济于事。

  这个膀大腰圆的男人正使着吃奶的力气龇牙咧嘴的和夜流星的握力较劲。
  抬眼一看,面前这男人似笑非笑的看着自己,目光满是戏虐。
  在他的面前,自己好像是一个演技拙劣的小丑。
  心没来由的竟升起一股寒意。
  自己混了二十多年,砍过打过不少人,这种感觉第一次体验。
  或许是夜流星厌烦了他愚蠢的表演,左手加劲,刀疤男双眼爆出地吼出一声哀嚎。
  他的手腕已经严重变形,刀也掉在了地。
  破碎的骨节扎出皮肤,血流如注,被捏的部分碎骨与筋肉混为一物。
  剧烈的疼痛让他站立不稳,几乎要跪在地。
  夜流星随手向后一拉,刀疤男弓着腰捂着断腕,向前冲去。
  头撞在墙,发出一声山响,生死不知。
  地板留下了一道断腕滴下触目惊心的血线。
  夜流星甩了甩左手的血迹,扫了一眼像傻瓜一般的张成。
  半晌,全场寂静。
  最先反应过来的是张成,冲着众打手喊道:“还愣着干什么,啊,砍他!”
  七个人围住他,夜流星一个前冲,左手向推掌,打在一个刀手的的下巴。
  这位苦逼的打手还没看清夜流星的身影,便失去意识,双脚离地直接向后飞去,重力加下落的速度将实木办公桌生生砸成碎片。
  接着夜流星顺势转身,左手掌沿横劈另一个大汉,这个飞到了沙发,将沙发砸断,陷入了两半木架,失去了声息。
  闪身躲过一个刀手的斧劈,一个铁山靠,那人便飞到了门,和门板一起砸到走廊的墙。
  展臂一击震在对方手腕,将刀打落,随即飞出一记鞭腿,那人转身飞了出去,侧脸撞在墙,口爆出血和牙的混合物,身子一软慢慢下滑.。
  再前冲左手刺拳,打碎来人的鼻梁骨,牵动着泪腺,血和眼泪一起飙了出来,夜流星夺过他手里的斧子,看也没看,狠劈在身后一个刀手的肩膀。
  宽敞的办公室内毫无预兆的爆出一声凄厉的惨叫。
  然后一个闪身躲开最后一个刀手的斜劈,借势拉着他向前刺向正欲逃跑的张成的肩膀,把他死死钉在墙,随手敲晕了最后一个刀手。
  对战七人,前前后后,不到十秒……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