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职场强人的意外纠葛》
第1节

作者: 姜仔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龙城市作为亚洲的一线城市,坐落在华夏沿海,海陆空三面发达的交通,使得龙城这个明珠一般的城市涌现出大量的商业巨枭,高度发达的市区处处金碧辉煌,高楼林立。
  此刻,这夜幕下的繁华都市,华灯闪烁,流光溢彩,为了各自的目的奔波了一天的人们带着疲惫,爆满在各大娱乐场所,沉浸在红灯绿酒,纸醉金迷之。
  不过,任何一个城市都有闹市与贫民区,龙城自然也不例外。
  在一处偏僻的城区里,一条古旧的小路,分外幽静。
  在这时,一阵嘈杂的喊叫声声,打破了这份安静。
  声音的源头,是一间简陋的活动板房。

  “哈哈,还是大!老子又赢了!夜流星,你还有钱没有?没钱了,叫声好听的,哥哥借你。”
  一个大汉语态嚣张的喊道。
  “胡子哥今晚肯定是拜财神了,要不然手气能这么顺?”
  旁边的二人也跟着一块起哄。
  说是叫胡子哥,其实他并没有胡子,一张粗野的脸,满是凸起的胡子硬茬。
  低度灯泡昏暗的光线下,因为赢钱过度的激动,红光满面,加原本黝黑的肤色,一张脸紫涨得像猪肝一样。
  这个叫夜流星的年轻男人,一脸苦相,抓了抓自己本凌乱的头发,“胡子哥,不对劲,这一晚怎么光你赢了?是不是这骰子有问题?”

  说着,要伸手抄起一个骰子。
  这时,那位胡子哥仿佛被踩尾巴一样跳过来,还不待夜流星的手靠前,他一只大手严严实实的捂住三个骰子。
  瞪着虎眼,操着震耳的嗓音,“你小子想干什么?帮老子赢了这么多钱,这是老子的吉祥物,被你碰坏了怎么办?”
  夜流星呲牙一乐:“我只是随便看看,您这么大反应干什么,莫非是心里有鬼?”
  听了这话,那大汉更怒,一把揪住夜流星的衣襟,“卧槽,你小子输不起了是不是?想找揍啊!”
  听了这话,夜流星诚惶诚恐,“胡子哥,您消消气,大家都是工友嘛,在一起混饭吃的,刚才说话有得罪的地方,您别放在心。”
  旁边的人津津乐道的看着这一幕,却没有来劝的意思。

  胡子哥从鼻孔里不屑的哼出一声,将夜流星推开。
  “算你说了句人话,今天不和你计较了,快滚!”
  “好好,胡子哥,再见。”
  夜流星如蒙大赦一般,松了口气,离开这间屋子。
  这时,那两个人凑前来,讳莫如深的一笑:“胡子哥,你肯定是用手段了吧,咋赢的他啊?”
  这粗犷的大汉奸笑一声,“嘿嘿,我这骰子,想出几点出几点。”
  说着,他拿桌边的一个茶缸子,对着骰子狠狠一砸。
  骰子应声而碎。
  迸出一小团灰银色的液体。
  水银。
  “哈哈,胡子哥果然是高!”
  夜流星回到了自己的住处。
  那是一间老旧的地下室,地面满是浮灰,一张一平方的看不出年代的桌子,囊括了他的餐桌,盥洗台等各种用途。
  墙角处零星挂着的蜘蛛,鲜明的反映了主人的疏于修缮。
  至于家居物品,也很简陋,除了一些桌椅,木板床等这些必要的设施,萧条的地下室内空无一物。
  刚刚输了钱,还差点被扁一顿,放在谁身心情都不会好。
  可他的心情好像并不坏,把自己的身体随随便便的往床一撇,那摇摇欲坠的木板床立刻发出了一声尖锐的摩擦声,天知道这几块木板子还能撑多长时间。
  男人没理会,他享受的抻了个懒腰,随意地扯过一件旧衣服盖在身准备去会见周公。

  在这时,夜流星的手机响了起来。
  刚一接通电话,那边传来了破锣一样的声音。
  “夜流星,我日你个仙人板板,你个龟儿子的还想不想干了?三天都不来了,你他妈是死在屋里了吗?”
  “对不起,老板,实在对不住,我明天去班。”
  “赶紧他妈的滚过来,再不来老子扣光你这月的工资!”

  “好好好,我马去。”
  撂下电话,夜流星的嘴角扬起一抹不屑的笑容。
  你这个老板当的不行,还特么拿工人撒气,要不是你口碑太臭,招不到人,你会有功夫理我?
  一个小工人旷工三天,对你一个老板来说算个屁啊。
  第二天,早八点。
  在一处建筑工地门口,出现了一个人影。
  他穿着一身不知什么年月的劳动服,脚绑着一双解放鞋,脑袋还歪歪扭扭的扣着一顶不合大小的安全帽。
  一副慵懒的脸颊不知几天没洗了,眼角还带着两坨眼屎,枯草一样的斜刘海,散乱的露在安全帽的外面。
  一面打着哈欠,一边晃晃悠悠的走进了工地。

  旁边走来了两个工人,向男人投去两道不善的目光。
  可是到了男人这里,统统被过滤。
  看着男人远去的背影,其一个工人嘀咕道:“瞅他那副傻逼样,跟个智障似的,这几天不来,被老板把他家的祖宗问候了个遍,今天来了还和一个没事人一样”
  “算了,既然是智障,你还和他计较?”
  男人继续往里面走着,迎面来了一个瘦高个老鼠眼的年男人,看见这邋里邋遢的男人,扯开嗓子便骂。

  “夜流星,我操你祖宗的,你来一趟可真不容易啊,老子还以为你死了呢,都准备买个棺材给你送去了。”
  夜流星嘿嘿一笑,“放心吧,王头,您还活着,我怎么会死呢?”
  “你个王八蛋说什么?”听了这话,这个被称为王头的男人脸一阵扭曲,提了一节钢筋,向夜流星走来。
  见事不好,夜流星急忙跳开,“王头,我该班了,改天陪您聊!”
  见此,对面的工棚一片哄笑,对夜流星的轻蔑之声,此起彼伏。
  只有一个年人,一口烟黄牙,满是担心的看着夜流星离去的背影。

  夜流星来到自己的工作岗位,一片灰黄的土地,一辆握把被磨得锃亮的手推车,还有旁边山一样的砖堆,组成了他全部的工作内容。
  在夜流星工作的地方,已经有三个工人。
  这三个人说三句话也装不了一块砖,早的太阳下,连一滴汗都没有。
  见夜流星前来,三人眼前一亮。
  说道:“哟呵,你来啦,快过来,我们都干了三天了,快来跟我们换把手!”
  看那砖堆,夜流星一阵无语。
  尼玛,三天前是这个砖堆,三天过去了,砖都没怎么少,你告诉我你们干了三天?
  “夜流星啊,正好你力气大,推得多,去吧,那些砖都是你的了。”
  看着那一层楼高还不止的砖堆,夜流星颇为无奈的说道:“哥几个,不能这么欺负人啊。”
  “哎呦,还知道我们欺负你了,我们欺负你,你有什么意见?”
  说着,这三个人高马大的汉子,把夜流星团团围住,不客气的把他推来推去。
  见此,夜流星满脸堆笑的说道:“没有,没有,助人为乐一向是我的爱好,几位兄弟累了三天了,你们先去歇着,这些交给我吧。”
  “嗯,不错,这还像句人话。”
  几个工人满意的看了他一眼,大摇大摆的离去了。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