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村支教的哪些日子》
第258节

作者: 不说再见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二丫乖,咱换个要求好不好?”硬的不行,那就只能继续来软的,他温声软语的商量道,“你看,下午老师就会去城里,回来的时候给你带几件漂亮的新衣服,怎么样?”
  “我去找小月……”
  “那你说,只要不让老师亲你,不管你想要什么,老师都答应。”
  梁二丫微微低垂下眼皮,说:“你亲过我的。”
  “老师错了!”萧晋赶紧道,“那个时候老师是激动的昏了头,只觉得你是个小孩子,所以就没有想那么多,老师向你道歉,你千万不要在意。”
  梁二丫忽然用力挣开他抱着自己的手臂,深深看他一眼,转身就走。
  这次她去的方向是教室,所以萧晋没有再拦她,而且,他也有点不敢拦,因为小丫头刚刚那最后一眼虽然还是没什么情绪,可他偏偏就感觉里面充满了一个孩子绝对不该有的幽怨。

  难道……这丫头不正常,所以也不能把她的年龄当成真实的心理年龄?可是,就算她再早熟,也只才在这世上活了十二年啊!在旁人的眼里,她就是个孩子嘛!
  头疼的捏捏鼻梁,他也只能长叹一声,摇摇头颓然的离开了祠堂。
  教室里,陆熙柔站在窗前,看看萧晋的背影,再转头瞅瞅像个木雕娃娃一样坐在最后一排的梁二丫,表情惊讶了片刻,眼中就开始闪现恶作剧般的光芒。
  走到小丫头的面前坐下,她笑眯眯的问:“二丫,你……是不是喜欢你们萧老师啊?”
  梁二丫眼睛眯了一下,薄唇微启:“这跟你无关。”
  虽然陆熙柔知道梁二丫的性格,但正儿八经谈话这还是头一次,所以被噎得够呛,眉毛高高挑了一会儿才微笑说:“确实跟我无关,但我现在怎么着也算是你的老师,学生有困难,身为师长,理应无条件帮助一下的嘛!”
  梁二丫淡淡的看着她,眼睛里没有一点感情,却看得她一阵心虚,下意识的就移开了视线。
  “我还是个孩子,年龄不够,你能怎么帮我?”
  “让你现在就跟他在一起,那当然是不可能的,不过……”陆熙柔嘴角邪邪一翘,说,“要只是让他不再这么排斥你,就没那么困难了。”
  离开祠堂,萧晋先去郑云苓家拿了三个小瓷瓶,然后回到村后院子分别刷上了青色、黄色和粉色三种颜色,在太阳下稍稍晾干之后,就都装上了最顶级的“玉颜金肌霜”。

  拿着瓷瓶回到家时,周沛芹正在扫地,萧晋看她那副魂不守舍的样子,就知道她还在担心,不过是在利用干家务来掩饰罢了。
  把瓷瓶装进包里,又收拾了两件换洗衣物,萧晋才牵着小寡妇的手坐到床边,指着自己的背包问她:“你觉得这像是要去坐监狱的人该拿的东西吗?”
  周沛芹把身子轻轻的依偎进他的怀里,眼眶微红地说:“我知道,可……可我这心里就是安静不下来,他们毕竟是丨警丨察,要是欺负你、让你吃苦头,怎么办?”
  萧晋哑然失笑,低头在小寡妇的脸蛋儿上亲了一下,说:“我的傻婆娘,不用把丨警丨察想的那么恐怖,他们虽然是官府的人,可说白了,也只是官场体制中最不入流的‘吏’而已。
  要是他们心中充满了正义、一切都按照规矩来,那自然没什么好说的,但很可惜,这样的丨警丨察实在是凤毛麟角,更多的都是些不求无功但求无过的老油子,而这样的人往往顾忌最多,自然也最好对付。

  你老公我旁的本事没有,就是最擅长欺负这种高不成低不就、没啥本事还特喜欢作威作福的家伙,所以啊,你就放一百二十个心吧!我真的不会有事的。”
  周沛芹抬头看着他,满脸都是愤懑和苦恼的说:“他们为什么总喜欢欺负我们这些穷苦的老百姓呢?我男人明明是个好人!”
  萧晋吧嗒一下嘴,说:“权力这种东西就是用来统治普通老百姓的,坏人就是因为不服统治才会被称为坏人,他们这些拥有了权力的家伙,不欺负能统治的老百姓,还能欺负谁?坏人也不让他们欺负啊!”
  周沛芹把脸贴在他的怀里,用力的抱着他说:“我现在好后悔,当初就该从一开始就心甘情愿的伺候你,要是你不总往城里跑着想赚钱、一直都老老实实的在村子里教孩子,也就不会发生这些乱七八糟的事情了。”
  萧晋哈哈一笑,说:“这可怪不到你的身上,你家男人从来都不是个能安分下来的主儿,该来的总会来,是我不好,没让你过上几天好日子,光害你担惊受怕了。”
  “我愿意!”小寡妇又往他怀里钻了钻,瓮声瓮气的说,“自从跟了你,我才知道原来女人的日子也可以过成这样,你确实总让人担心,可在担心的时候,我是踏实的,是有主心骨的,不管遇到什么事,只要一想到你,我就可以什么都不怕,就是死,都不怕!”
  男人的情话对于女人来说,是感情的催化剂,而女人的情话在男人面前,往往都会起到春药的作用,不管那个男人喜不喜欢那个女人。
  当然,一定的颜值还是要有的。
  周沛芹的颜值很高,关键是萧晋还非常的喜欢她,于是,一场本来还很温馨和小清新的谈话,就变成了重口味的床戏。
  当可怜的木床终于再次安静下来的时候,萧晋翻身躺下长出口气,苦笑道:“沛芹姐,你是故意的吧?!怕我在城里经不住诱惑,所以才故意不停地说情话,好达到榨干我的目的,对不对?”
  周沛芹为他盖好被子,枕着他的肩窝说:“如果能把你留在家里,你想听什么,我就说什么,可以说一辈子。”
  “不行了不行了,”萧晋夸张的连连摆手道,“我的好姐姐,昨晚上我可是一宿都没睡,你就饶了我吧!再来的话,我可就真没力气反抗人家的欺负了。”
  周沛芹沉默片刻,半支起上身,手臂从他的脖子下穿过,让他侧过身来,把脸埋进自己柔软的胸膛,然后才轻声道:“对不起!我不该在这个时候还让你费心思费体力的哄我开心,你别想那么多了,离中午还有些时间,闭上眼,我抱着你睡一会儿。”
  萧晋张嘴叼住一个物件儿,说:“男人哄自家婆娘,天经地义,这有什么好对不起的?”
  一滴泪从周沛芹的眼角滑落,努力不让自己声音发颤的说:“我知道,别说话了,快睡吧!”

  萧晋咕哝出一个毫无意义的音节,闭上了眼,就像是一个正在被哺育的婴儿一般,很快就呼呼睡去。
  两个小时后,他被周沛芹轻轻的唤醒,在小寡妇的伺候下穿好衣服、洗了脸,然后便拎着包一起走到村头山脚的一棵大槐树下。
  周沛芹坚持要送他,他也不拒绝,两人相拥着坐在树下的大石头上说着悄悄话。不一会儿,就有三个人从山林的小路中走了出来,正是上次被田新桐带来抓捕梁喜春和梁志宏两口子的严队长以及赵、李两位年轻警官。
  日期:2017-07-13 18:44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